油松写字楼招租价格表找1980文化创意园

楼主:壹玖捌零产业集团 时间:2021-02-22 15:57: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禅宗园林,历史悠久,起于魏晋南北朝的“禅窟”,

兴盛于唐朝百丈怀海开创的“禅居”,南宋的“五山十刹”,

是禅文化对人们的审美意识作用的产物,

是禅趣和禅机的有机结合。

现代禅意园林,则是以传统的禅宗园林为基础,结合现代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的园林作品。


1980油松漫城产业园,凝聚禅文化之精髓,叠山理水、栽花植木,

凭借着对建筑和水林的绝妙布局,

超然物外的静明哲思,运用纯粹质朴的材料,

如砂、石、苔、木,摒弃万千繁复,

回归初心,由草木之“画境”升华到自然之“意境”。



青青翠竹,总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园中竹林掩映,步石曲径通幽,

小到一草一木,大到一街一景,无不披上了一层静谧淡泊、清净无为的禅境美。



园区中心的湖水清净明亮,映着苍穹流云,

看湖中榕树郁郁青青,湖畔点点睡莲自在恬然,

鸟雀呼晴、鹅鸭戏水,佛说众生六道皆有灵性,在1980便可见一斑。


而建筑中央的池水,不仅舒缓办公之余的疲乏,又迎合了禅文化里的“聚合”之意,广纳天下创客贤士,聚气生财。


1980油松漫城产业园充分运用留白艺术,

在楼群间另辟多方庭院,


空间形态中的点、线、面相结合,色彩简洁和谐,

结合季节更替之特性,建立起景物和人的生动对话。

师法自然的木雕建筑,随处可见的佛像,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渲染着空间的禅境美感。



“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禅宗倡导人、物、境之间的和谐关系,

与现代“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不谋而合。

1980产业园,延续场地文脉,以禅文化为核心,营造一座处处品雅趣、时时悟禅机的东方美学园林。



禅,是一种心境。

隐入都市,融入自然,

觅一份超脱物外的性情。

骤雨松声入鼎来,白云满碗花徘徊。

在1980,享自在办公,惬意生活,

品一杯香茗,得一份安然,心游万仞,目极八方。



人的生命短暂,但时空却是天长地久。几千年来人事的变动频仍,只因人的欲求不断!

为了愿心与欢喜心而服务人群的人,能不惜承担重任,不畏辛苦地勇往直前!只要众生能离苦得救,就满心欢喜,别无所求。

人要培养坚强独立的性格,不要有依赖性;负担虽重,只要有心,没有挑不起的担子。

有修养的人“在职尽责”——不计较时间,肯尽自己的责任做好本分事。

人生因有责任而踏实,逃避责任则是虚度人生。

真正的布施,除了无欲无求,还要有一份感恩心。布施,并不是要求得对方的感恩,而是要以感恩心感谢对方让我们有付出的机会。

越来越多年轻人离开了老旧的村落,选择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心生活,老城区变得越来越像是老年人的城市。如何让年轻人重新回到老城中生活,是城市更新的一项重要内容。本项目位于深圳龙华古老的油松,将曾经的破旧工业区改造为文化小镇。一方面尊重工业区的原始空间格局,保留以前的空间特质;另一方面,将其改造为适合现代年轻人生活方式的生活空间。结合业态要求,试图在油松老旧的工业区中融入新时代的生活方式。


图为昔日工业区旧貌

这个区域是一片居住环境有待提升、建筑质量有待改善、文化功能有待梳理的历史工业区。因此,在当前深圳推动老城整体保护与复兴的背景之下,众多建筑师用单体院落或单体建筑改造的项目作为触媒,紧密结合当地居民的具体需求,进行城市更新的思考与探索,从而进一步提升当地居民的生活环境,延续城市历史文化脉络。


项目位于老旧工业区,周围一片全是城中村,周围环境脏乱差。为满足生活面积的需要,院内违,章加建现象较为严重,形成了典型的大杂院格局,空间杂乱局促。因此,我们将整体建筑改造升级,还原出中国庭院的原始格局。

项目的设计逻辑是在现有条件下因地制宜,着重对现状材料的发掘与再利用。比如在产业园中心位置,我们使用原有建筑而保留下来的空地搭建了一池水景。水景中间,是一颗百年老树,在大树的庇荫之下,坐落着几尊石像,展现出传统中国园林建筑群体的魅力。

原有建筑的旧的厂牌也予以保留,再重新组织利用,处处可见这片工业区旧时的生活气息。再配以从全国各地运来的,具有几十年至上百年不等历史的石雕、木雕、还有大量的旧的青砖,其间点缀嵌入现代材料,这座“园”就连接了中国的过去与未来,是空间记忆的传承。改建的虽然是旧时遗留的厂房,但也是整个院落历史中不可或缺的一章,更是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万般造物,皆可形容,佛像之美,自是难言。他有一种超脱尘世的平静,殊可抚慰人心,涤荡性灵。其态其韵,皆在形姿之内;其神其妙,尽在法相之中。


他不语,却有一种安定的吸引力,让人伫立良久,目不转睛。他庄严,每个特征都表现着虔诚,每个细节都能引人深思。他慈悲,虽不能解救生命中的所有苦难,却能引人洞见真实的自己、显露智慧的灵光。

 

驻足佛像前,那是一张美得难以形容的脸,即便不是佛,教徒,也会不由得心生虔敬。


1980油松漫城产业园内的佛像,容貌丰满而秀美,静穆而庄严。或低眉敛目,和颜含笑,坦然自若,若有思,若无思;或坚定自信,愉悦幸福,眸间唇角带着微笑,好像浸在不可测度的冥想之中。不论哪一样,似乎在佛像面前,我们总能找到自己需要的力量。

1980油松漫城产业园内每一尊佛像的脸上,皆透露着一种超脱于尘世的平静。我们看向佛像的第,一眼,那种平静的震撼,过了很久之后,仍会在心中留有余响,如丝如缕,袅袅不绝。这种平静的力量,将我们引向专一的心境。


静心观之,神仪宝相,如在眼前,若闻梵音在耳。恍惚间,忽忆曹子建之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似可言此美境。

 

佛像有灵性,在1980油松漫城产业园,予人以启迪。有的在大树下,有的在园林深处,有的被供在殿堂高处,有的站在露天环境里沐风栉雨。佛像也有不同的样子:有的饱满圆润,是雍容的成道者;有的瘦骨嶙峋,是苦修的禅定者。不同的生命状态,有不同的人生指引。

 

无论哪一种样子,一尊尊的佛像,都无碍地组成了庄严的佛界。



万物静观皆自得。佛像无悲无喜,无忧无扰,自观自在,化苦为乐。念兹在兹,那份专一的心境,同样也是一种修行。驻足于佛像前,我们心中涌起的,并非盲目的崇拜,而是真挚的敬仰。

 

佛像身上,有一种被纯化了的艺术和精神,交织着理想的寄托与现实生命的美感。从北朝犍陀罗式的朴素,到唐朝时的雍容闲适,再到宋代以后的世俗生活化,佛像之中融入了人们的状态和价值,展现着心中的理想与审美的选择。



1980的佛像身上,有一种被纯化了的艺术和精神,交织着理想的寄托与现实生命的美感。

 

喜欢1980的每一尊佛像,喜欢他脸上的微笑,喜欢他散发出来的安详、宁静、自在的感觉。见到1980里一尊尊的佛像,心里便充满欢喜与宁静。



佛像,相对无言,直指人心。在1980的视域和精神世界里,普度众生。


1980每一处佛像,无不吐纳着历史风华,其承载的宗,教信仰精神、蕴含的教理内涵处处传递着中国的传统文化、民族色彩与审美意识。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