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望月 名博

雁过无痕叶落无声美丽是些俱体而实在的东西,无处不在守候着你感激这个世界魅力,感激你的存在感激我们相识
博主:莫言秋雨

隐形的翅膀

海伦说,假如给我三天的光明,第一天,我要看人,看他们的善良,淳朴与友谊使她生活值得一过,我要长久的凝望我的老师,看看他的嘴巴和鼻子,以及身上的一切;第二天,我要看光的变幻莫测和日出,看看日出是怎样落下去的,他要奔向何方;第三天,我还要看日出,因为这将是我能见到光明的最后一天。

 

很多时候,我们会为生活中的一些挫折而纠结命运的不公,会为过去的创伤而耿耿于怀,甚至会荒废生活而度日如年。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已拥有了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你已是一个凌驾于生活的幸运儿,因为你看得见,听得清,会说话。

“秋雨,今天我上班途中,也看到了那个小男孩,感觉是有点不对劲?”“你也发现了这个事,我想问问他旁边的阿姨,但是我开不了口。”“你还是不要问了,他是有点弱智的表现。”阿柳有些难过,神色有些黯然。

 

我心里也有些隐隐的不安,我喜欢步行上班,脚步匆匆,一路不想被人打扰,这样就可以想着心事,听着音乐,全神贯注地走在城市中,我看似一人独自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路过,但其实,也难免会主动或被动的注意到周围的各色人等,渐渐的一些陌生的面孔就变得熟悉起来了,于是我们就这样彼此联系在一起。

 

一日,大雨过后,街上落叶星罗棋布,一对母子正一丝不苟地清扫着零乱的碎叶,小孩子大约有五岁左右,瘦瘦的个子,穿着条纹的格衫,蓝色牛仔裤,清秀的面容,干净的眼睛,让我在人群中停足多看了他一眼。他一点一点的打扫,专注的神情,好像要拂去所有尘埃,扫完一小段路,回头一看,又有几片叶子飘落在地上,他又匆匆回头拾起,如此重重复复,来来回回了几次,小孩子的执著让我暖暖一笑,想前去指点一二,又觉得还是静静远观,怕打扰了那一份执著。他继续打扫,发现了一些掉落到水沟的叶子与树枝,扫把太大够不上,他就用小手一片一片的拾起来,清理完毕,又拿起簸箕扫把继续跟着母亲前往另一段小巷。小小年纪,就如此懂事,让我有些羡慕她的母亲,那种幸福与安心是我们所有人所期望的。

接连几次上班的途中,我都遇到了那对母子,我渐渐地有些疑惑起来,小孩子应该到了上学的年纪,为什么我总是在工作日看到他,有好几次,我都想停步问问那位阿姨,但是难以启齿,因为我只是一个陌生人,我把此事告诉了阿柳,阿柳也注意到了那对母子,虽有好奇,却不知情。

 

直到有一天,那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们的公司,他向同事比划着要喝水,同事给他倒了一杯,阿柳问,他怎么不说话呢,同事回答,他是哑巴,不能说话。“啊?”我失声叫道,感觉有些失理,脸胀得通红,心沉重如山。同事又继续说,因为他不会讲话,又有些弱智,经常受到其他小朋友的嘲笑和欺负,大家都觉得他很可怜,有时也会赠送一些吃的零食给他。“那怎么不送他去聋哑学校呢,学一些手语,也好照顾自己!”阿柳很急切的问,同事说这个他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也是道听途说。

青石小巷,一场春雨,淅淅沥沥地打湿了我的衣襟,在那巷子的深处,那个沉腼的小孩,依然静扫着落叶,他看到了远处的我,朝我淡然一笑,用手指着旁边的树顶,吱吱呀呀想要说些什么,我知道,他是想告诉我,起风了,下雨了,又是一个落叶纷飞的一天,我向他摆摆手,心中五味杂陈,此时无声胜有声,沉默远胜千言万语。

 

孩子,你在无声的世界里,每一次徘徊孤单中是不是害怕而努力坚强?每一次受伤是不是往天空望四十五度而不闪泪光,每一次梦里见到自已歌声嘹亮是不是愿梦恒久比天长?

 

人生如叶,

一生一落,一落一生;

人生似梅,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隐形的翅膀        

(二)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和黑夜,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领略四季的变换,就能阅读浩瀚的书海;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惊喜的从背后给你一个拥抱,生命也完全不同。

 

小可是一名六年级的小学生,一家不幸遭遇车祸,这场无情的变故让她与父母、外公等至亲天人永隔,而她本人也在这场祸事中失去了右眼,面部粉碎性骨折,当小可醒来,一次次呼唤妈妈的时候,亲属泪流不止,不敢前去相告,只能一遍遍安慰着,轻抚她的情绪。弟弟与小可就读同一所学校,回家就忍不住地哭着对妈妈说:“姐姐好可怜,姐姐没有爸爸妈妈了。”朋友抱紧了孩子,轻轻的拍着的他的小背,说姐姐会勇敢,会好起来的。弟弟止住哭声,揉揉眼睛说:“真得吗?”“是的!”朋友点点头。

 

一时间,关于小可的故事传遍了朋友圈和微信群,学校发起的爱心捐款倡议也迅速变成了这座城市乃至整个网络的爱心接力,我的朋友、同事也纷纷加入献爱心热潮,短短几个小时,捐款就超过百万。

爱心的家长们谈起此事,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有位家长说:“对小可的帮助不仅仅是捐钱,还需要系统长期的专业心理恢复,如何告诉她父母的消息,以及她面临的失去眼睛、面部恢复的心理承受能力,让她建立未来的信心是需要专业方法的,这其实也是最重要的,也是最难的。”

 

路再难,仍要坚持前行;涅槃重生,依然绚烂绽放。

花满楼,鲜花满楼,拥有这个好听名字的人儿却看不到这种美景,因为他是一个目盲之人。小时候每每看《陆小凤传奇》,就有些惋惜,并且幻想古龙先生像琼瑶阿姨一样能够让紫薇失而复明,也让花满楼重见光明,那就相当完美了。

在纯粹黑暗的世界里,花满楼要过一辈子。然而当你看见他的时候,白衣如雪,在他的脸上,你看不见怨恨的神情,忧郁的神态,只有笑意,浅浅淡淡的笑意。浅到好处,淡到好处。他的眸子没有光,没有焦距,但是却比任何一双正常人的眸子都代表了对于生命的热爱。

 

明知自己天生就是一个瞎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花满楼就想办法把缺点变成优点。他把自己的听力发挥到了极至,流云飞袖、闻声辨位的武功,乃至江湖一绝。就连陆小凤也这样说:“在这个世界上我相信的东西只有七样,其中就有一样是花满楼的耳朵。”双目失明之人,有如此造诣,实属不易。

 

他说:

你能不能活得愉快,问题并不在于你是不是个瞎子,而在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乐乐的活下去?我虽然看不见,却能领略得到。

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清香?…… 

所以我总觉得只有那些虽然有眼睛,却不肯看的人,才是真正的瞎子。

幸福的指数来源于对生活的态度,你对生活抱以宽容之态,生活也必投李报桃。人有善念,天必从之。有的时候,我们遇到那些遭遇磨难之人,没有必要嘲笑欺凌,冷眼相待。世事难料,或许下一个飞来横祸的人就是你,惟有对他人的苦乐感同身受,才会心生慈悲,即使不相往来,也不必火上浇油,心生恶念。

 

耿师兄说:“每个人来到这个娑婆世界,生活经历都是私人定制的。你所遇到的事情都是一场人生历劫,凤凰涅盘,浴火重生,以欢喜之心接受,以有爱之心修行,勇敢面对,把痛苦得以解决,未尝不是一件幸事。”生活是不公平的,不管你的境遇如何,绝不能让心灵也有残疾,你只能全力以赴。

 

“我的手指还能活动,我的大脑还能思考,我有终身追求的理想,有我爱和爱我的亲人和朋友,对了我还有一颗感恩的心……”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女记者提出一个苛刻的问题。但霍金还是以恬静的微笑这样回答。霍金不仅以他的成就征服了科学界,也以他顽强搏斗的精神征服了世界。

 

我知道我说话需要机器的帮助,但是我的思想是自由的;

我知道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了我希望翱翔于天空;

我知道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眼前,就在我眼前。

 

分类:涂鸦人生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