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黄子

写文,读文,爱文
博主:槐黄子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公交车上喂奶,我妨碍了谁

 国人一向是会演戏和围观的,这是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这些自不必说。

  我这个人除了会演戏,围观以外还会骂人。

  说我好打不平那是高抬了我,我不过是个乡下的老泥腿子。哪有资格腆着肚子来大言不惭的骂那些个‘白骨精’。

  乡下是没有公交车的,有的只是‘长途客车’。所以对于公交车我有点发憷。毕竟不是俺们农村里的产物,怎可妄自菲薄。

  但好歹我也是在城里打过工的人,所以对于自动投币车还是有那么一点见识。最少我知道车上的那些自以为是的城里人很是鄙视俺们这些进城打工的泥腿子。

  放下美名其曰的‘农民工’咱们先不说他们受到的歧视。咱先聊聊最近一位城里的妹子公交车上的喂奶事件。

  天涯上围观的人不少,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毕竟我是喜欢凑热闹的,况且还牵扯的一个坦胸露乳的喂奶少妇。心里痒痒总是难免的,要不我的男性荷尔蒙如何分泌?我的男性特征如何彰显?

  但这个喂奶的小小动作竟引起了轩然大波。我知道这推波助澜的好事者是谁?

  每件事情都是有好事者的,不管这件事情是好还是坏。有反对的就会有支持的。除了这个人不是吃人奶长大的。

  孩子饿了就要吃奶和大人饿了要吃奶是两个概念。如今,就连某些个成人都敢正大光明的吃人奶了。一个不足月的孩子吃了他妈的奶竟会如此这般?

  你能接受成人吃奶,一个孩子还没抢别人妈妈的奶吃呢,你就瞟了一眼,妨碍了你的三观,你的三观就尽毁了?

  奇了怪了,你小时候害羞从不吃自己妈妈的奶?

  心里藏了龌龊的人就会有龌龊的想法。这个世界是有多少东西是干净的,我只敢说母爱纯洁。却不敢说它有多么干净。

  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莫过于瞎子的眼睛。他看不见所有的肮脏也便眼不见为净了。

  xxxxxxxxxx

  给孩子喂个奶就成了大逆不道,有伤风化了?

  那些个‘白骨精’倒都不是‘白骨精’了。他们倒是成了专门研究‘少妇给孩子坦胸露乳喂奶’的‘白领’‘骨干’‘精英’了。

  你龌龊就龌龊呗,偏偏还要跑出来大声地呐喊,唯恐别人不知道你龌龊。

  你做不到‘气定神闲’又做不到柳下惠的‘坐怀不乱’偏偏要打肿了脸的充胖子学人家有教养的人来给大家上堂道德课,偏偏用道德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呜呼哀哉,你是活该!!

  xxxxxxxxxx

  如今倒是有了成人的奶妈,还是那种亲自用嘴来吸的那一种。前一阵子还火热了一段时间,如今好像转入地下了。

  不知廉耻的事即便你藏了起来也是没有廉耻。

  你敢说给个婴儿在公交车上喂喂奶叫没廉耻?我他妈就敢骂你是个老流氓。你若没有歪心思,你就能想的如此的联翩?

  我不是来踩低别人抬高自己的。我是属于那种找气生的那种人。看着不顺眼,我就想蹭你。

  当然,我也不是啥圣人。男欢女爱本是人之常情,但要把心思用对地方。食色,乃人的天性。无可厚非。但有时候别拿一些本应该存在的极其正常的现象说事。

  在俺们农村,那家门口不见一两个当街坐在门外坦胸露乳喂孩子的少妇反倒成了怪事。也没见有哪位老少爷们出来吆喝着说‘有伤风化’的。如果真有,那他跑不出两步,就有可能被当流氓抓起来。最少我会上去先给他两耳光子让他知道啥叫龌龊必报。

  给孩子 喂个奶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从远古到封建社会都能容忍,你说说,当今的开化社会总不能人的品德越活越倒退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