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b田园夕照(乞儿传奇)

时代与社会决定人生,因而才写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家族的沧桑岁月,一展命运究竟自己能掌握多少!
博主:jcb2015
日志存档

【原创】认得了

【原创】认得了

        家庭被斗,自幼沦为乞儿,初始时我把它归结给个人恩怨,随着年龄的增长,认识技能得到提高,在加上社会活动面的扩展,也就越来越透彻了,也就是认识了它的实质性的关键所在了。

        1947年冬月十一下午,被李家村斗了,即没收全部家庭所有 ,并把父亲打的伤失劳动能力,达十二年之久而去世。我的生存就靠乞儿之始来起步。虽然在1948年的初春,在纠正极左路线下平反纠偏,定位贫农,但物资血本无归,还给父亲留下一个伤病之体,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人生开始了新的途程,它奠定了我的童年,到少年直至青年的生存境界的一个连锁链条。

        让我无奈的住进了黑牛伙络东南沟的大山里,而晚上学,又沦落没成年的两年小农民,后来三年六挪的读了三年民办学校,才以一个优秀学生干部(学习委员)的身分走向社会,可又偏偏赶上那个“人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的总理批示,于1962年的4月30日星期六也是个下午宣布的,离开了那个暂短的正式小织员的单位,成了平顶山西五队正式在籍的铁打的农民身分。

        这些个变迁,导至我困难的家庭,又成了农民的成家困境,置此无奈之际,遇到了一个【如果的缘】得以成家,可这个缘却带给我的是,清除民兵队伍、团籍、撤掉会计的惩罚。

        这一系列的变故,对我来说真是步步为营,为我而设置,这究竟意为着什么!是什么又是谁给我造成的这么个结果,不很值得推敲和思索吗!?下面就对每一步进行一番连锁探究!

        1947年我家住在前河沿三间房的东屋南炕,北面是储存室,西厢房三间南头住的于治国,冬月初十被李家村来人把他抓走,他是个穷光蛋,并不是斗争他的财产物资,他什么也没有,就是因为他在勤劳奉事时在兴安南省,当小队长,承经打过李家村一个姓李的,这个人现在是农会成员,抓他就是要教训他一番。这一打他就胡乱咧咧起来说:“你们斗我干吗啊!我们上屋老教家,午更半夜给老萧家藏东西。”这就遭来第二天到我家来了。当时父亲被带去挨打时,这个李姓人大骂于治国不是个东西,胡乱咬人。

        这就在我幼小心灵里留下了一个结,于治国这三个字和李家堡子就扎根在我的灵魂里了。在后来上学了,认识事物的面宽了,才联系到这都是时代和社会所决定的了。

        

分类:人生长歌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