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话说朱碧山银槎杯

  1972年,苏州藏书乡(当时还称公社)社光大队的青年突击队在“旱改水”(旱田改水田)时,从清代乾隆年间的刑部尚书韩崶墓中出土了一件稀世之珍——朱碧山银槎杯。出土后,有一个时期就堆放在生产队的仓库里,银器表面氧化后发黑,农民以为不过是一件普通的铜器,偶尔也把它当作烟灰缸使用,就像散氏盘被当作猪食盆,和氏璧被认作一块普通石头一样,它的重新出世是那么平淡且无声无息。这件槎杯在1979年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在此之前,被发现的朱碧山银槎杯只有四件,两件原藏圆明园,其中一件于咸丰年间被盗,流入美国,现藏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另一件于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流入英国,现藏大英博物馆;在国内的两件,一件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一件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朱碧山,字华玉,为元代著名银匠。嘉兴武塘人(今嘉善魏塘镇),据说原先他习画,因为在艺术上无法与同时代的同乡画家吴镇、盛懋争胜,转而从事于银器的制作,来到苏州的木渎(一说姑苏皋桥),以制作独创的槎杯闻名于世。在元代,东南地方以手工工艺制作闻名的有陆子纲治玉、濮仲谦治竹、归懋德治锡、吕爱山治金、王小溪治玛瑙、蒋抱云治铜、时大彬治砂(紫砂壶)、江千里治嵌漆、屈尚钧治图章、李马勋治扇和朱碧山治槎杯,如今能留下手泽的大抵只有时大彬和朱碧山两人了。
  有关银槎杯的记载,最早见于《辍耕录》和明万历《嘉兴府志》:朱碧山独制银器,隐于姑苏皋桥,为一时绝技,天历间柯九思命制芝菌,其后虞集、揭傒斯各令制槎杯为寿,世所传至正乙酉、壬寅两槎杯是也。由此可知,朱碧山从事银槎杯制作的时间,当从天历(1328—1330)起,现存的银槎杯的制作年代都是至正(1341—1368),则前后跨度有四十多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制作的数量当不在少数。
  据清代著名的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卷七“银槎”)记载:道光年间,胡敬(字书农)曾以一件朱碧山银槎杯作酒具招待客人,此器上镌至正乙酉年造,有碧山款识。席上胡敬赋诗,列席者如诸嘉乐、庄仲芳、吴衡照、孙同元、汪远孙等都作诗唱和。在此之前,王渔洋,朱竹垞也都作过《碧山银槎歌》,在他们的诗序或注中,都提到见到的银槎杯是至正壬寅所造。
  《茶余客话》中也记载了一件银槎杯:“见一槎杯,首有‘岳寿无疆’四字,左朱华玉造,右至正乙酉年,底镌‘槎杯’二字,杯尾诗云‘欲造明河隔上阑,时人浪说贯银湾。如何不觅天孙锦,只带支机片石还。’图书‘碧山’二字。”这件银槎杯有着比较清晰的流向,它最早为孙北海所藏,后归宋玉叔。施愚山、曹实庵都为它写过长歌。宋玉叔死后,被高士奇(江村)在市场上购得,也为之赋诗纪念。此杯后来又归陆费墀(丹叔),又进入清圆明园,流入美国的克利夫兰博物馆的即是这一件。
  据考证,银槎杯是一种饮酒器,值得注意的是,它的制作最早都作为贺寿用,这与《嘉兴府志》上的记载也相符合,《茶余客话》中记载的那一件上有“岳寿无疆”四字,或是用来作贺寿的礼物。
  中国工艺史上能制作银槎的就只有朱碧山一人,也就是说银槎杯是朱碧山的独创。银槎杯的“槎”指的是一种独木舟,整个形状非常奇特,月牙形,故又称月槎,上面刻镂一位男性仙人乘槎的形象(八仙过海之一吕洞宾?),造型栩栩如生,衣纹飘逸细腻,独木舟也刻画古拙,极具装饰性,显示了古代工匠极其高超的工艺水准,确实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和艺术珍品。
  
分类:文史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