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期刊中的专号与特辑

  期刊的收藏——毫无疑问——能搜集全套是上上大吉,当然由于年代已久,佚失很多,要想获得全套是一大奢望。那么,退而求其次,就是“收藏期刊,从头(或尾)开始”,搜集创刊号、终刊号和复刊号之类,再退一步,期刊还有新年特大号,周年纪念号等,这些都是一份期刊中很有意义的“里程碑”。如果把一份期刊比作一条以创刊号为起点到以终刊号为终点的道路的话,那么,除了中间的这些里程碑外,路途中还会有一些小的标志,或者说是站点,那就是期刊的专号和特辑。笔者认为,如遇到这样的专号和特辑,收藏者切不可轻易放过。
  所谓专号,即某一期杂志为它的内容规定了一个范围,里面所有的文章都在此范围之内,这样的一期刊物就是专号。一般来说,这样的编辑方法体现的是编辑者的意图,是通过约稿而完成的。当然也有范围比较宽泛的,如文艺专号,所收的文章都是文艺性的,这种杂志往往是综合性的,它觉得各类文章混杂在一起,显得很乱,就过一段时间,出一期文艺专号,调剂一下读者的口味。更多的情况是,编辑者有一个通盘的考虑,使一期杂志成为某一方面专门性文章的汇编。譬如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叶有一种小品文半月刊——《谈风》,由海戈和周黎庵(周劭)主编。这本期刊几乎一开始就出专号,如湖南专号、南京专号、苏州专号等。这里不妨来看看《谈风•南京专号》(1936年1月25日)所收的有关南京的篇目:《我的京寓》(姚颖)、《中山陵与明孝陵》(曙山)、《南京的留学生同学会与社交界》(华五)、《南京的骨董迷》(方令孺)、《秦淮的今昔》(莫一钧)、《夫子庙与玄武湖》(章伯雨)、《国都的南京》(文高)、《陪都事变后之首都》(苹等)、《秦淮的歌场》(海若)、《南京的女人》(树三)、《南京的学校与学生》(苹等)、《南京的衣食住行》(清水)、《南京的特产品》(钱无敏)、《冠盖京华中的旅馆》(荆有麟)、《南京的官气》(马敬文)、《漫话南京》(白茵)、《南京的私娼与棚户区》(抄余),凡十七篇之多,六万字以上。只有三处与南京无关,那是《谈风》的固有栏目:半月志异、长篇创作连载及书评•幽默文选,所占分量极小。前两年刮过一阵编辑关于名城的近现代散文选集,我发现编者能在这类专号里挖掘的很少,事半功倍而不为,说明对于民国期刊含金量的认知还远远不够。
  所谓特辑,就是一本期刊中拿出一部分篇幅来刊登某一方面的专文,比起专号来,特辑分量较少,往往以“应时”为目的,如《人间》第二期有个“春的特辑”,占十页不到;有时候却为了一个突发事件(因为期刊不如报纸对新闻时效反应迅速),为了引起轰动就临时抽换,出上一个特辑,就好像报纸的《号外》;也有为了表示对某人的纪念,专门出一个特辑的,如《文讯》月刊第九卷第三期(1948年9月15日)就出了一个《朱自清先生追念特辑》。
  《文讯》月刊是文通书局(创办人华问渠)出版的一个以社会、政治、哲学为主的综合性刊物,诗人臧克家主编,一般在半年左右出版一期《文艺专号》。《文讯》每期60页,追念朱自清的特辑收有朱自清的遗像、手迹和别人的纪念文章,共占了三分之二,写纪念文章的有:郭绍虞、郑振铎、叶圣陶、冯至、魏金枝、许杰、青勃、杨晦、朱乔森、李长之、吴组缃、刘北汜、杨振声、王瑶、徐中玉、牧野、余冠英、渐离、穆木天、王统照、任钧、郑敬之。从这一排响当当的名单中可以看出编辑者对已逝者的敬意与追悼。无疑的,有着这样的特辑的期刊是史料性与文献性很高的,也是期刊收藏中的“珍物”。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