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俞樾在苏州的四个家

   曲园老人俞樾在苏州的故居,除了大家熟知的马医科巷的曲园外,还有三处,不太为人所知,那就是饮马桥畔状元石蕴玉的五柳园、紫阳书院和大仓前。
   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正是俞樾因任河南学政时出题割裂荒谬(按俞樾出的试题为截搭题,是经书中的上一句的下半与下一句的上半凑合在一起的一种试题,由于过于离奇难解,因此有俞樾被狐仙作祟的荒诞不经的传说),被御史曹登庸参劾免官的第二年,这一年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捩点,是他由为官转向为学的的十字路口。年轻人总免不了有点热中,想做一番事业,一旦免官,才如一瓢冷水淋头,清醒起来,不得不改弦易辙。曾国藩曾说过一句话:“李少荃(鸿章)拼命做官,俞荫甫拼命著书”,下半句说的就是此后的俞樾。当时正是鸦片战争时期,沿海地区兵连祸结,俞樾的家乡德清也不平靖,归不了家乡,他才踏上了古城苏州这块土地,这是俞樾寓苏之始,当时他38岁。
   俞樾来到苏州,首先赁居的是饮马桥畔金狮巷石蕴玉的五柳园。石蕴玉是《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的朋友,两人都是乾隆年间的人,到咸丰初年,五柳园早已没有了全盛时期的辉煌。步入园中,五棵袅娜的柳树,只剩下了三棵,不过园中的主要建筑独学庐、微波榭、眠云舍还无恙,园中还有嵇文恭公(璜)所题“鹤寿山房”匾额,嵇璜是雍正庚戌翰林,石蕴玉是乾隆庚戌状元,而俞樾自己,则是道光庚戌翰林,想到这点巧合,俞樾有些高兴,咏了一首诗,其中有“一椽聊寄诗人屋,大好城南独学庐”一联,自己又题了“三庚戌室”的匾额。朋友陈奂送来了一副篆书对联:金樽日月三都赋 玉洞云霞二酉春,用的是左思著赋和秦末藏书于二酉洞的典故,对俞樾来说很是贴切。
   俞樾开始静下心来,他有了做学问的时间。俞樾的年谱上这样说,“夏间,先生读高邮二王(王念孙、王引之)《读书杂志》《广雅疏证》《经义述闻》诸书,好之,遂有治经之意。”他的经学大师的身份从此奠定。这是俞樾在苏州的第一个居所。五柳园被毁于太平军攻占苏州后。
   同治四年(1865),李鸿章任江苏巡抚,驻跸苏州。李鸿章急于恢复被太平军荡然的儒学传承,就荐俞樾主讲苏州紫阳书院。这时的紫阳书院也在太平天国运动中焚于火,尚未恢复,就假黄鹂坊桥吴氏大宅开办,在苏州无家可归的俞樾就把自己的家安在了新迁的紫阳书院。三年后,俞樾受浙江巡抚马新贻的聘请主讲杭州诂经精舍,同时辞去了紫阳书院的讲席,他就把家搬到了大仓前的一所旧宅第中,这是他在苏州的第三个居所。这几年,俞樾仆仆风尘,奔走于杭州与苏州之间,他身佩学生送的“西湖长”的印鉴,更多领略了西湖的旖旎风光。
   同治八年(1869年),俞樾49岁,赁屋马医科巷潘氏屋,一住六年,到同治十三年,他出钱买下了潘氏的房屋,又增购了附近的废地,建屋三十余楹,筑“乐知”、“春在”两堂,并叠石凿池,杂栽花木,建成了有名的曲园,这时的俞樾已经54岁了,他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苏州小巷深处的园林佳胜,这也是他在苏州的最后一个居所。有关曲园,已有太多的文章说到它,这里就从略吧。
  俞樾在曲园生活了三十余年,直至以86岁的高龄逝世。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