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晒书与运瓮

  书一多,不但占有居室有限的空间,而且有许多线装古籍还得每年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照料它,它们的的确确是一帮桑榆暮年的衰朽老者,一不小心就会病入膏肓:竹纸发脆、丝线断落、蠹鱼侵蚀、还有发霉,有鉴于此,非得每年残暑阳光最好的时候晒书不可,且让我暂时充当养老院的护工。
  晒书可以让我重新摩挲那些被长时间束之高阁的书籍,也使我得到机会去回味一下当初熟读它们时的情景。很多时候,我像一个喜新厌旧的男人,遍地留情,却甚少怜香惜玉之心,用过一次,就备位“后宫”。
  我耐心地选择了一个无风的晴和天气,把小小阳台扫了一遍又一遍,这些书籍将暂时把这里当作它们的床铺,舒展一下身心,见一见久违的天日,享受一下阳光中紫外线的照拂。如果说读书是我生涯里的赏心乐事,那么晒书是伴随读书而来的苦乐兼而有之的事务,装点着我的中年哀乐。
  于是爬上铝合金短梯,打开橱门,一股旧书的味道扑面而来,风雅的人往往把这种味道称作“书香”,而我却不免为之皱鼻,也许是我的书过于一般,缺少宋板元椠的精致,是的,不必说宋板元椠,就是明刻本也没有一卷,只是一些清刻残卷,民国洋装。当时由于价格的低廉才从冷摊上领回,让它有个勉强可以安身立命的家。有些书买来后只是随便翻翻就把它安置到一个角落,如今拿出来,竟然忘了它的身世来历,深藏在它身后的万卷纪实早已化作历史烟云,扉页上的殷红印鉴,是书的前主人的印痕,他的欢笑与涕泪,我无法读懂。如今我盖上了自己的藏书章,可留有让后人继续盖章的余地?有些书,我曾经在灯下细细读过,写上了自己的所感所思,那是过去的自己,幼稚甚至荒唐可笑,可能会在将来的某一天贻笑大方,是的,但也不必因此而悔其少作,曾经幼稚过,不是每个人都这样么?每个人都有穿开裆裤、吃奶时候,是不是就应该脸红红的不敢见人?有些书曾红及一时,如这一叠线装的《容斋笔记》,因为说是毛泽东的爱读书,才买了一套,当时大概有些伟人情结,如今才领会到时势和趣味的变迁,还连带尝味了出版社炒作的味道。
  橱里的书在少,而阳台上的书籍在不断增多。晋代的陶侃有一件运瓮的佳话,他早晚运瓮以励志勤力,没有瓮,我就搬搬书吧。
  阳光很好。
  
分类:小品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