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河泛

  我也不清楚那种现象究竟有怎样规范的命名,就姑且称作“河泛”吧,因为大家都这么叫。记得是在十六七年前,横贯木渎的那条有名的香溪河,突然有一天,从河底泛起一朵朵五彩的油花,翻滚起墨汁般浓黑的沉渣,不一会儿,一条清澈的香溪就变成了污秽的浊流,鱼、虾、鳖纷纷从它们的水府洞窟中窜出来,鲫鱼、白鱼、鲢鱼、青鱼都汆出水面,把白花花的肚子朝了天,艰难地吸着气。虾简直迫不及待争先恐后往岸上跳。鳖从污泥中探出头来,把脖子拼命地伸长,也顾不得有没有人类贪婪的眼光。正当年轻人惊诧地瞪视着眼前地一切时,我的外婆开了言:河泛了。
   快去拿篓子捉鱼吧。不知谁喊了一声。人们猛醒过来,一传十, 十传百,香溪河畔顿时聚满了人,仿佛福从天降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笑意。鱼再也不用悠悠垂钓,只要篓子一捞就可,老鳖用脚一踩就手到擒来。不时传来捉到十几斤大鱼的消息。在这时,孩子们也是快活的,沿着河滩奔跑,一看到鱼、鳖的踪迹,就狂吼着叫大人捕捉,为自家的收获雀跃。香溪河变成了集体的大鱼塘。
   那天傍晚,几乎每家的餐桌都摆上了红烧,白烧的鱼,吃得尽兴。人们从没有为那送上门来的鱼想上一想,只是得意地回味着已过去的一幕,为自己的身手敏捷或运气好,再三向妻儿夸耀;为自己的眼笨手拙或运气不佳,暗恨不已。
   河泛是两小时后结束的。沸腾了的香溪河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微风过处,依然波光粼粼,船来船去,微波荡漾。只是后来有人发现,江北人的鱼船来得少了,渐渐无了踪迹。到了春夏 ,烟波钓徒们尝试了几次,也懊丧地收起了鱼竿和钓丝,空手而返 。酷暑中,游泳好手在望河兴叹,一下水就会全身瘙痒,惹出一身皮肤病。河水在发黑变臭,粘粘的、稠稠的,香溪成了臭沟。
   这时候,人们才回想起那次河泛,隐约有了一丝不安。不知从何时起,每家每院都开了一口井,有几户人家甚至用上了自来水。香溪河依然在流淌着,和木渎人的生活却疏远了。过去是淘米、洗菜、洗衣,每天都要走上十几回的,到后来连洗拖把也懒得走上一趟。只有河里的机帆船掠过一阵阵噪音,卷起一阵阵浊浪,在家家枕河的木渎人脑海中,勾起一点往昔河边的回忆。
   85岁的老外婆有时还会说起那次河泛。她说,这样的河泛她一生只见过三次,这是河在生病啊。哪知道它没逃过这最后一劫,从此香溪河死啦!鱼是河的灵魂,没有了鱼的河不就像失去了灵魂的人吗?她的脸色非常平静,是岁月赋予的。
   她不知道发生河泛的原因,我知道,但我没有告诉她。我也是那次河泛参加捉鱼的一员,正是我们谋杀了香溪河,又聚集起来为它送了葬。俟河之清,人寿几何?是古人消极的话语,在我们对环保日益重视的今天,外婆还能看到香溪河的“凤凰涅槃”吗?
  
  
  
分类:小品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