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两座“民不能忘”牌坊

  大家都知道苏州人民曾经为纪念汤斌治吴而建的牌坊,上面大书“民不能忘”。康熙时期的江苏巡抚汤斌,是一位理学名臣,他在苏州兴利除弊,勤政爱民,特别是在胥门重修了万年桥,并在全苏州开展了摧毁淫祠邪神的“运动”,使一度在上方山香火盛极一时的五通神沉入了石湖深处。这两件事给苏州人的内心震动很大,因为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汤斌敢于把五通神捣毁,并投入水中,神袛被剥夺了血食,竟不敢把灾祸降到汤斌身上,可见他必定是天上星宿下凡了,因此对汤斌,苏州人更多的是敬畏。
  其实,苏州历史上还曾经有过另一座为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立的“民不能忘”牌坊,这座牌坊也立在胥门外。两座牌坊都是由市民自发集资修建的,同样代表了民心与民意。
  有清三百年不到,抚吴的官员不知凡几,却只有一位汤斌能享此殊荣,而天平天国统治苏州不过十年左右,战乱频仍,期间李秀成也不全在苏州(前后不过一年左右),何以也能与名臣汤斌同样赢得吴人的感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到农历四月十三,苏州家家门口都贴着一张黄纸,上面用红色写着“阿弥陀佛”字样,表示对天平军攻下苏州的纪念。此风曾相沿成习,有四十年之久,直到民国成立,才慢慢淡出苏州人的生活。
  太平天国军队作为一支反政府武装,有它进步的一面,也有它凶残的一面,当时的很多史料都能证明这一点,然而,作为统治者的人,他们运作的方式却因为每个个人的不同,表现出千差万别的结果。如果说,杨秀清在南京是用神道设教来教化治下人民的话,天平天国的后起之秀忠王李秀成在苏州的作为,却相对人性化得多,远远超过了此前在苏州的清廷巡抚薛焕。
  有一则传说来自苏州人赵垂裕的《荆芒录》:“忠王李秀成下苏州后,常微服至北寺山门一赞轩食烧卖。独据一盘,肆吻大嚼。”寥寥数言的记载,给我们后人留下了丰富的信息。首先,贵为忠王的李秀成,他的日常起居是非常平民化的。嗜食烧卖,本身就给我们苏州人带来了亲切与温馨,这面粉与糯米做成的小吃,不也是我们苏州人日常喜欢的点心吗?“独据一盘,肆吻大嚼”,又把一个与众不同的军人的豪迈气概充分地表现了出来,和易近人的同时,又大开大阖,确实是个做大事的人。我们还可以知道,当时北寺塔前还有一个名叫一赞轩的点心店,所谓一赞,大概说穿了就是伸出大拇指,高叫一声:好!起得出这样的店名,也要有点干云的豪气才行呢。
  李秀成在苏州,曾亲率数只小艇,深入乡镇,苦口婆心劝民众放弃无谓的抵抗。乡民却手执器械,将他围住,“随往文武人人失色”,李秀成已立志“舍死一命来抚苏民”,故不许下属动手,只是继续劝解。终于以诚动人,“各方息手,将器械收”。用这个办法,七天之内,“以近及远,县县皆从,不战自抚”。以故,苏、常虽被战火,百姓却免遭荼毒。难怪苏州士绅与民众要自发为李秀成立“民不能忘”的牌坊了。
  这座为李秀成立的“民不能忘”牌坊,后来在淮勇进入苏州前,由李鸿章下令赶快拆毁,因为牌坊上面还雕刻着捐助钱款人的姓名,这些人的家族亲戚还在京中或各地为官,一拆毁就可以不受追究了,李鸿章也保护了一大群苏州的民众,同时也争取到了一群拥护者。
  周瘦鹃先生曾为此写过一首《望江南》词:苏州好,拙政园好园林,民不能忘垂百载,忠王伟绩感人深,歌颂到如今。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