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一场游戏一场梦

  还是去年七月的文章,报上不发,时过境迁,也就不发了.
  
  前不久,三位苏州作家在报社编辑的诱导下,“下水”创作了今年的“高考作文”,真是各尽其能,精彩纷呈,由此也引发了苏州市民的兴趣,口头议论褒贬不一。教育系统的人员,是摇头的多,他们不解这些作家怎么会写出这样恣肆的文章,把“高考作文”的要求完全抛到了脑后,自由到了跑野马的程度,因此给这几篇所谓的“高考作文”批出了相当可怜的分数;而作为市民与身历高考的应届学子,读后却认为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因此感到亢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相岐的情况,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高考是学子们必须参加的一场竞技游戏,而高考作文,是其中的一个小节目。游戏一例有其参加者必须遵循的游戏规则。这个规则就是高考作文的潜规则,它存在于高三语文任课教师的心中,存在于出卷与阅卷者的心中,也同时传授给了高考学生的手中,它与文学创作不同,它必须便于操作、评衡(即打分定高下),文学创作在于创新、出奇、诡异,甚至天马行空,不着边际……而高考应试作文却在于循规蹈矩,学的时候,便于教师传授;考的时候,便于学生上手写作;阅卷时又便于考官们定分。它与文学创作完全是两码事,这是长期以来自然且必然形成的结果,就像科举与八股文,是你选择了我,我选择了你的互为因果的结合,因为我们的教育毕竟不是专为培养文学家服务的,莘莘学子学习作文也不是为了成为一个作家,所以从历史上看,大作家往往在科举方面少有得意的,而科举方面得意者同样也少有大作家出现。苏州历来是个出状元的城市,状元可以说是科举方面折桂登顶者了,然而大家都知道,这些状元中数不出一个李白、杜甫,也没有曹雪芹、吴敬梓,为什么?因为教育的目的从来不应该为创作服务,它自产生以来就是一项竞技,是“万人争过独木桥”的运动。
  回头再说作家这回“降尊纾贵”来写高考作文,他们是否就把自己放在了应考学生的位置呢?当然没有,也不可能。说实话,不过是来“作秀”而已。他们心目中没有高考,更没有高考作文,不过又一次创作罢了。于是,自然就不会遵循高考的潜规则,放胆高论,不可一世,因为他们不担心“分数”,如果一如应试的学生一样惴惴然考虑到分数的话,他们肯定发挥得还不及学生,其结果当然是不写,免得出丑。既然如此,不妨采取一个策略,“作秀”一番,倒也充分显示了作家的身份与玩世态度,就譬如一场梦而已。然而搞笑的是,居然还有教师来评分,这就使教师落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很多不明事理的人们,就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高考作文有问题,教育也有问题,不然为什么很会写文章的‘作家’竟得分这么低?”大家也不想想,如果高考作文可以无规则的乱来,学生的作文分数可能就会非常“可怜见”了。文学与教育毕竟是两码事,硬要联姻,就会生出怪胎来,可不慎欤。
  
分类:杂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