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许杰的书评——《现代小说过眼录》

  许杰的《现代小说过眼录》与常风的《弃余集》一样,也是出版在那个年月的书评集,不过两者有很多不同之处:首先,许杰一向以左倾教授的身份出现在文坛上;而常风基本上是作为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身份来评衡作家与作品的,因此两人的嗜好与评论的标准,以及他们的出发点就有着几乎是本质的不同。其次,就像许杰的书名所标明的,他说到的只是小说,而不如常风的《弃余集》谈到了小说、戏剧、书评研究和诗等多个方面。
  许杰在书的《自序》中谈到写作的动机和经过,说大概在1935年间,周予同曾劝他写一些现代小说的提要,因为现代小说“是代表一个时代的东西,是值得注意的”,但倏出倏没,过了几年,“你再要找他,可已不大容易”。“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给每篇小说做一个提要,……这工作就很有意义了。”因此之故,最先许杰作的不过是一些小说的提要,“有时还带一点主观的感想或是批评”,“每篇文章只有两三百字或是五六百字为止”,当时陆续刊在《立报》由谢六逸编辑的文艺副刊《言林》上。就这样写了二三十篇,抗战爆发了,许杰虽然有续写的心思,因为辗转不定,见到的杂志也不多,因此直到1941年以后,他来到福建,才开始现代小说评论的写作——《现代小说过眼录》。在辑集时,他舍弃了《言林》上的提要,而是从批评陈铨的《花瓶》和上官碧(沈从文)的《看虹录》开始,共收书评二十一篇(他在序中称二十篇),另附《小说讲话》四篇(作者算作三篇,其实《鲁迅的〈药〉》《再谈鲁迅的〈药〉》应是不同的两篇,另两篇分别是《明天》和《鲁迅的〈故乡〉》)。
  许杰对陈铨与沈从文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从“一切为了抗战”这个先决条件作为评衡作品的标准,即社会影响和政治标准为主,因此,他的批评是偏颇的,忽略了小说的艺术价值。作者站在“左”的阵营里,对“普罗文艺”“左翼作品”有着天然的嗜好,而对“战国策派”却很是不恭,譬如他在批评沈从文的作品时,就专门摘出他小说中有关男性对女性性幻想的段落,斥为“色情文学”;而把陈铨的《花瓶》斥为“概念、概念,第三个概念”,未免武断。以现在的眼光看,我们虽然不能说许杰不是出于真诚,却不得不说许杰不是一个优秀的“文艺评论家”,不过此书有着作为现代文学研究的珍贵史料价值,因为在金介甫的《沈从文传》中说沈从文的《看虹录》《摘星录》已经佚失,而书中的摘录尚可略窥一斑。
  《现代小说过眼录》各篇先在南方如桂林等地的报刊上发表,于1945年7月作为海岑主编的“立达文艺丛书”一辑之一,在浙江永安出版,土纸本,印数是2000册。上海的倪墨炎先生也藏有一册,由于此书早已绝版,曾建议影印出版未果,他写的《许杰的〈现代小说过眼录〉》一文收在《现代文坛随录》一书中,与笔者的看法大相径庭,有兴趣的读者可参看。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