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老苏州的味道

  
   一
   那个园林就在一条深巷里面。
   路像迷宫。站在巷口可以望见前面的幽深,有高的墙,古老的房子,看到几个拄杖悠闲的老人来去。
   巷口小杂货店的老夫妇非常可爱,老头身材不高,一口苏白说得软糯似乎《海上花列传》中的人物。
  苏州那么大,可每一处都那么苏州。
  这是周瘦鹃的苏州。
  一切都悠长。老太太瘪了嘴,跟我指路时,手中的“京叭”睁着有神的大眼,人似的对我打量,鼻息咻咻。老太太耐心,不厌其烦,话里已经左转弯右转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转得我头晕……
  狗也不停甩尾巴。没完没了。
  三月的天,很热很热,有露出大腿的女郎在路上招摇,还戴着墨镜。浓的白兰花香,纯粹苏州味道。
  终于弄清了路径,摸索着前去。是文徵明时代的艺圃,曲折回环,有那么多的水,水又那么清,是明代的苏州。
  那天晚上我很兴奋,在那家有名的松鹤楼大快朵颐,吃了陆文夫《美食家》中的菜,还听了净是叮叮咚咚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评弹。一切都陌生,才来到苏州,印象零零落落拼不成完整的一幅。零缣断幅的《姑苏繁华图》。
  晚上睡在仿古的房里,有雕花的木长窗,下临深巷,石板铺的,路人咯咯走过,很远很远还能听见。有月色如水。街灯如水中月。
  喝一瓶啤酒,名“太湖水”。
  文人一到苏州就可以充满诗意,大发绮思,足见苏州吴山越水间浸淫了太多的古意浓情,教人身不由己。
  第二天,会有卖花姑娘袅袅的叫卖声么?夜色正阑。杏花大概也开了。
  
   二
  南林饭店与南园饭店的大门是两只蟹螯,它们拱卫着的是老苏州茶酒楼。
  在十全街中段,好一个黄金地段。不禁想起十全老人乾隆的盛世繁华。
  老苏州茶酒楼是依托作家陆文夫的声名而开的,准确地说是写了《美食家》的陆文夫的声名,有许多人没读过《美食家》,却知道美食家就是陆文夫,陆文夫就是美食家,其实陆文夫不是美食家,陆文夫只是写了《美食家》。
  这里卖的就是老苏州的味道。门口有一副对联:
  
   天涯客来茶当酒
   一见如故酒作茶
  客来清茶一杯,友至春醪满卮,茶酒之为用也大矣,可以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作为饮料,是苏州人须臾不可离的,因此吴侬软语也那么温和,少有火气。是一种历尽了沧桑世故的不温不火,是苏州人的味道。
  茶酒楼甫一开张,引起了一点不大不小的轰动,顾客盈门,座无虚席,因为是它的苏州特色,浸入骨髓的:一盘热炒、一碗拼盘……充分显示了悠久历史的精致,巧思,是殚精竭虑后的顿悟,一种风雅生活的结晶,一种吴地文化的体现。于是,吸引顾客,特别是法国顾客的光顾,《美食家》在法国,就像茶酒楼之在苏州。
  然而,生活的节奏一加快,人们像遍尝百草的神农,只追求食谱之广,而少有在“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上下工夫,文化的精致敌不过山珍海味的诱惑,于是,也冷落静寂,就像拱卫在两侧的南林饭店和南园饭店,曾经是蒋纬国公馆的南林和曾经是国宾馆的南园,也先后被一些拔地而起的高楼——现代的宾馆取代了,也许是落伍,在时代面前失色。
  老苏州的味道依然顽强地保留着,等待被重新估价,被重新赏识。像一位古松一样的老名士,深信自己的价值。
  
分类:小品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