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 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博主:huangyun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破虽破 苏州货

  这篇写得不好,不过是史料堆砌罢了.不过这个话题,好像尚无人说过.
  
  关于苏州的产品,历来有一句遐迩皆知的俗话:“破虽破,苏州货”,若要细细分析起来,应该包含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是情感上的:苏州货珍贵,来之不易,虽然已经破旧,但舍不得扔掉。所谓敝帚自珍,毕竟是相随已久的器物,有了很深厚的感情;一个是事物本身,苏州货经久耐用,您看,虽然已经破旧,可到底是苏州货,“嘿,它好使着呢!”
   苏州历来是个生产型的城市,而不是所谓的消费城市。自公元前514年吴王阖闾建大城以来,一直是江南经济最繁荣,人民生活最富庶的地区之一。在苏州生产的产品,不但供给本地民众使用,还远销苏州以外的广大地区。良渚人留下的精良无匹的玉器;钱山漾出土的古绢残片;草鞋山发现的葛织物;吴越时期欧冶子、干将、莫邪铸就的锋利无比的宝剑,至今仍闪着寒光。据《三国志•吴志》载,当时吴国的贵族及其妻妾已经有了纹样美丽的刺绣;左思的《吴都赋》更是把苏州货铺陈夸张到了极至,到了盛唐,苏州的经济更是有了长足的发展,苏州的琢玉、漆器、制瓷、刻版均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宋元时期,新的《苏州市志》是这样描述的:苏州的产品“以品类丰富多彩、技艺精湛而蜚声海内。”刺绣、缂丝、宋锦、灯彩、泥人、扇子、笔砚等受到当时各阶层人士的青睐。在苏州城内,相同行业汇聚一处,形成了固定的生产和贸易的街巷,如绣线的有绣线坊、制作乐器的有乐鼓巷,织罗的有新罗巷,制帽的有巾子巷,金银匠作有金银巷等,不但形成了一定的规模,而且在此后的几个世纪里,一直是行业超群、产销两旺的所在地。
   到了明清,苏州的丝织、棉纺手工业工场迅速崛起,很快成为整个国家中最繁荣的城市。在那里的乡村和市镇,无论男女老少,差不多都以养蚕缫丝为业。在水网交错的苏南大地上,遍地是桑园。当蚕季开始时,人们昼夜辛勤,一如茅盾小说《蚕》中所描写的那样,而在城市,遍布大机户那样的个体资本的工场和苏州织造府那样的官府机构,据说康熙登极,织制龙袍,就用的是吴江的纬丝和南浔的生经细丝。在顺治十年苏州织造署的《重修织造公署碑记》上载:苏州设南北新局各一,“以安外机,改私为公”,其中观前街附近的北局有一个时期曾拥有1300多人,其中机匠达1170人,可见其规模之大。苏州织造署的总织局旧址上,有一块《江苏织造府所辖机户名碑》,上刻三百二十一户机户的姓名,他们都是一些拥有生产资料和资本的工场主,如果以每个机户雇佣一百个机匠计,那么在当时的苏州,仅织造署所辖的从事丝织业人员,就有数万之多。因此说,苏州直至清末,一直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以生产为主要特色的城市。《红楼梦》中薛蟠在虎丘买了不少苏州泥人的情节,更使苏州泥人声誉鹊起,名闻遐迩,这件苏州货,却不是以其结实耐用而著称,而是以具体而微,惟妙惟肖而使人惊叹。
   自从上海这个国际型大都市崛起在东方,苏州就渐渐蜕变为上海的后花园,民国初年,许多遗老遗少一致选择了苏州作为消闲享乐的场所,于是,苏州在人们的心目中才有了消费城市的印象,不过苏州的民族工业在舶来品的冲击下仍然顽强地生存着。专诸巷的眼镜、虎丘的草席、桃花坞的木刻年画、吊桥堍的玉器……依然以其苏州货的响亮品牌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继续成为消费者心目中的爱宠。
   破虽破,毕竟是苏州货啊!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