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嘴唇或以梦为马

为自己的日子/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伤口/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
博主:寂寞的嘴唇

家或回家——给MJ

家或回家——给MJ

 

对抗世俗的人

亲拥世俗的人

是一个人,也是一对羽翼

一对热恋的人,一支年岁久远的合流。

 

今夜,和历史上所有流放和接受洗礼的脑袋一样

仿佛从梦魇中破茧而出

在春晖湖畔重新团结起来

——回家何以可能

湖畔这漫长而短暂的一日或一个时辰

一个不经意的逗留或驻足

——回家何以长路漫漫

将散漫而迟缓的脸推得更远 直至模糊

 

迎面而来的学生说:“假期尚未到来

遥远的前程如一面空响的破鼓。”毕竟在他乡,

和相隔十年的陌生人秉烛长谈

一生只需一次。或者是

跳广场舞,下中国棋,共和一首民谣

涂鸦,裸奔,猜谜语。

我和孩子分辨动画片中,大半年来逐渐

遗忘的脸。而远方的父母和乡亲在树下说年成

 

多么漫长短暂的一日或一个时辰。

我的父亲,母亲,将要比我长得高的孩子

要在子夜之前到家。

而我,写诗的儿子和父亲

一半满足,并报以微笑

一半落沉,如重复多年的一个噩梦。

 

而回家,依旧和世俗的脸迎面擦肩的一天

如同,为什么在在子夜还要放声吟诵诗歌

如同,为什么,今夜只有我,独自吟诵水的诗歌,

黄土地的诗歌,远去的诗歌

如同,为什么,有理由去放逐,没有理由去生活

 

生活如门,开自开,锁自锁,经年的沉思如门

作为父亲,一个家如何在舒缓的路途团结起来

变得深重。春晖湖畔的灯火渐灭

青春的疲倦向夜色步步逼近

黑暗也渐渐褪去外衣,露出本质的核心部分

而我,已体味到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奏

 

分类:我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