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嘴唇或以梦为马

为自己的日子/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伤口/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
博主:寂寞的嘴唇

拯救,何以可能?

我翻遍古中国的残篇累牍,找寻一种可能。

谁在狂放的夜曲里笑得灿烂 趋于迷醉?

谁能接过幽暗的陶罐捧在胸口

让白白流淌的真理之水浸透疲倦的灵魂?

 

我曾在多少个夜晚多少座山峰上试图带你飞翔

我又曾屡次历经沉降 把双手插进岩石和沟壑

那难以洞察又明明存在的暗流涌动 在动 动

又是谁?让我在灰烬般的时光浪费里等待

 

我等待,我将全部时光的琴弦

有节奏地扣响

我要以一把思想的滔天大火,隐喻毁灭

白马走失,羊群赶入大海

整个世界在凌乱的蹄印中也变为灰烬

现在只想回家,回到故乡,而马灯暗淡

又是谁在青瓦屋檐把石钟重重击打

那些丧失已久却放射出永恒光辉的事物

只好一一珍藏,束之高阁,我也吹响竖笛

纷繁如命理的图景中我的笛声呜咽

 

分类:我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