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嘴唇或以梦为马

为自己的日子/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伤口/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
博主:寂寞的嘴唇

清明

清明

 

三月或四月,雨水交替,炊烟如期,大地上灰烬遍布

埋在泥土的故人,在清明的仪式中,疼痛般鲜活起来

烧香,叩拜,甚至泪流满面,像潮湿的棺犉

不发一言,或嘴唇蠕动,能喊出的名字越来越少。

风雨如昨,从北向南,从东到西,从过去到现在

顺着祠堂,顺着乡路,顺着族谱汇聚

顺着皱纹加深的父辈汇聚在朝圣的村寨。

血脉如干枯的河床,黑黝黝地裸露交错的伤口

血脉如积水的田地,绿油油地呈现发酵的力量

苍鹰和秃鹫,头顶盘旋,远而近,像炉火中煎熬的草药。

经年身处异乡,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事物,负累着疲倦:

陌生人,如若某天你也回到故乡,请慢下来,再慢一点

如若丧失已久的,必定留有痕迹;如若面目全非的故乡

不再被肆意碾压,涂抹,粉饰,天空游荡的浮云也会停驻

那些日子的颜色,会从指尖,纸上,重新喷涌,燃烧起来

合拢在你的瞳孔,你的窗口,在天堂和大地之间,在缓缓转身之间

分类:我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