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最后一月

   12月是一年中最沉闷的季节,外面天寒地冻,屋内我们食量大增,搞得我“心事重重”,只有岁末的几天比较提神儿。圣诞节快到了,今年一定要去买大大的、毛绒绒的雪花和小彩灯挂在刚换的窗户上,多少年了没有心情再去做这些浪漫的事,记得刚结婚的第一个冬日,满心欢喜地买了小彩灯布置在临街的窗户上,每晚一闪一闪地和我一起迎接老公的归来,那样的心情在婚后这几年再也没有过,我觉得自己老了,至少是心态老了,还好,突然今年又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想和女儿一起为生活添点儿乐趣,如果有地方摆的话,再买个悬挂着礼物的圣诞树,现在就可以想像女儿看到圣诞树欢欣跳跃的样子,还有女儿早就瞄上的校门口店里的玫红色的水晶手机。该是圣诞节那天早上她枕下的圣诞礼物了!她提了好几次了,本来要她拿着双百分回来才换的。
分类:我的生活随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