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2006上半年

2006-05-07 22:21浏览:308
  《梦游者》
  
  支离破碎的外环路
  筐当乱响的三路车
  载着梦游的我
  去找一个按摩师来按摩我的颈椎病
  
  按摩师的手艺不错
  使我在梦中度过了一个舒服的节日
  妻子从家里打来电话说
  要三个馒头
  我提着三个馒头
  等三路车来
  日尽黄昏
  车上满满的一车木偶
  和我一样的木偶
  有着木偶的表情想着
  木偶的心事
  
  在车上我被颠的同样支离破碎
  我看到车窗外一只黑色的小母鸡
  被轰鸣的汽车惊的扑棱着翅膀
  我也被惊醒
  一下子回到了现实
  就要到站了
  2006/01/10
  
  
  
  
  《是什么声音在耳边轰鸣》
  
  待到它消失以后
  片刻宁静竟使耳膜
  难以适应
  
  于是心开始疑问
  是什么声音
  一直在耳边轰鸣
  刚才怎么突然就停止了
  2006/01/07
  
  
  
  《两个我》
  
  一个我平和温良
  面露微笑
  对着世界
  在白天
  在表面
  如同水之表面
  大多数时间风平浪静
  
  另一个争强好胜
  杀气腾腾
  对着世界
  在内心深处
  在黑夜
  犹如洪水猛兽
  暗流涌动
  2006/01/11
  
  
  
  《整个人都躲在诗歌里》
  
  无力打扫房间
  无心准备过年
  整个冬天
  我昼伏夜出
  躲进诗歌里
  不敢面对任何人
  
  却写不出一首诗
  好像
  诗歌也得了自闭症
  2006/01/20
  
  
  《在梦境与梦境之间》
  
  在梦境与梦境之间
  我在夜的湖面漂浮
  想着梦中事情
  
  随后翻身再次进入
  夜的深处
  
  在那里
  我又一次看见了母亲的哭诉
  以及初恋情人的微笑
  是如此真实
  
  但我不得不再次醒来
  又一次面对夜的黑暗
  2006/01/23
  
  
  《保洁工》
  
  电厂里的保洁工们
  一群来自周围村子的农民
  他们起早贪黑
  一月三百元的工资
  还要托关系才能进来
  
  每次机组大小修
  就是他们的丰收日
  将悄悄偷来的废铁丝
  藏于某处
  待大小修结束
  再一点点运回家去
  
  我有时经过某人身边
  他正低头缠绕着一段铁丝
  (像这种事虽是集体行为
  但都是单独行动)
  远远的看到有人来了
  立即停止了手中的工作
  等我过去
  又开始忙碌
  像一只老鼠
  
  我有一次蹲厕所
  听到外面金属丝的摩擦声
  很轻很轻
  我知道
  又是有人在暗自工作
  厕所、墙角、旮旯
  是他们的工作场所
  
  他们胆战心惊
  为了愉走一截铁丝
  要躲过所有人的眼睛
  像一群老鼠
  2006/01/23
  
  
  《到户外去》
  
  到户外去
  去看看春天是否真的来了
  小草是否已经发芽
  
  到户外去
  去看看市场上的小商贩们
  忙碌的表情
  春节将至菜价飞升
  
  到户外去
  去随便走走
  也许会有一个好心情
  2006/01/25
  
  
  《母亲与妻子》
  
  母亲与妻子
  坐在蹊跷板的两端
  我是中间的支点
  
  高上去的
  对我哭诉
  太高了,好害怕
  
  低下去的
  也向我哭诉
  太低了,好压抑
  
  她们向我哭诉时
  没有觉察到
  痛苦的我
  偷偷向沉重的一端
  移了移
  2006/01/26
  
  
  《春节在农村老家》
  
  二零零六年农历大年初一
  夜晚在农村老家
  父母在南屋都已睡下
  妻子女儿在里间也已休息
  我坐在外间床上看书
  两只老鼠在房梁上欢愉
  它们以为久久静止的我
  早已睡去
  窗外有风吹过
  世界渐渐隐退
  我成为我自己
  2006/01/28
  
  
  《这个冬季》
  
  这个冬季
  村子里又有几个人
  死于车祸和疾病
  寿终正寝的人越来越少了
  
  这个冬季
  听说舅舅借了高利贷
  去带回了
  陷入传销团伙控制的表弟
  
  这个冬季
  关于出租车司机
  被杀的消息不断传来
  有的位置就在附近
  
  这个冬季
  雪来的特别晚
  春节都过去了
  她才唱着歌儿
  漫天飞舞
  2005/02/06
  
  
  
  《贾伟说》
  
  贾伟说
  人现在虚得
  像一张白纸一样
  风一吹
  就被刮跑了
  
  她还说
  那天后夜
  在班上怎么睡
  都很难受
  靠在椅子上睡
  脖子疼
  扒在桌子上睡
  胃疼
  不睡呢
  又头疼
  2006/02/12
  
  
  《致爱人》
  
  你就像一杯白开水
  平时不觉得你有多贵
  但却离不开你
  2006/02/19
  
  
  《死过去其实挺好》
  
  没有梦
  没有痛苦
  没有快乐
  没有欲望
  没有烦恼
  
  刚才我似乎死过去了
  躺在地下室的床上
  醉得人事不知
  大睡了一觉
  醒来后看看手机
  有两个未接电话
  2006/02/19
  
  
  《送享尔去泰安上学》
  
  古人送别
  多在长亭外
  淘淘大江边
  饮一杯浊酒
  赋下些千古流传的诗句
  
  今天我送你
  在我家里
  让你嫂子炒了几个小菜
  三杯酒下肚
  我问你
  此去的钱够不够
  
  本来你已工作多年
  应该攒了点钱
  但你平日不知节俭
  还时不时去趟KTV
  这六千元的学费
  估计不会有
  
  工作以后再去上学
  而且带薪
  简直是天赐的美事
  况且你此去三年
  就在巍巍泰山脚下
  我曾在那里求学四载
  多去爬爬泰山吧
  尤其是傲徕诸峰
  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2006/02/26
  
  《我的心》
  
  还有什么
  能打动我这颗心
  让我的心为之感动
  甚至落下伤心的泪水也好
  
  但是什么也没有
  我的心犹如
  一个灰头土脸的人
  需要好好的洗个澡
  才能重新亮丽起来
  2006/03/07
  
  
  
  《我梦见了死亡》
  
  亲人的故去
  这让我醒来
  久久不能忘记
  
  梦中的一幕
  迟早会变成现实
  我只能祈求它来的迟一点
  再迟一点
  直到我先离去
  2006/03/13
  
  
  
  《小鸟》
  
  啊!多么高兴
  你在我的身上做巢
  叽叽喳喳的围着我叫
  
  一长大了你就会飞走
  像我当初离开父母一样
  也会在远方筑起爱巢
  生出些像你一样的小鸟
  
  但愿他们永远不离开你
  把小巢就筑在附近
  可以经常回来围着你叫
  2006/03/15
  
  
  
  《骗子》
  
  江南明珠饭店门前的几株莲
  在萧杀的冬季
  依然翠绿
  它似乎是在挑战自然
  
  和它一样的
  还有白里透红的荷花
  像羞涩的少女的脸
  以及挺拔着胸膛的竹
  站立成一排雄姿英发的青年
  
  它们逼真的如同真的一样
  让人看不出是假的
  像一群骗术高明的骗子
  2003/03/23
  
  
  
  《豆浆》
  
  母亲种的黄豆
  被我扎成豆浆
  送进女儿的嘴里
  豆浆,白色的豆浆
  
  母亲的血
  经由我的脉管
  注入进女儿的身体
  血,鲜红的血
  
  豆浆,这来自土地的佳酿
  她带着泥土的芳香
  载着历史的车辆
  沿着亲人的血脉而来
  2006/03/29
  
  
  《我的心》
  
  还有什么
  能打动我这颗心
  让我的心为之感动
  甚至落下伤心的泪水也好
  
  但是什么也没有
  我的心犹如
  一个灰头土脸的人
  需要好好的洗个澡
  才能重新亮丽起来
  2006/03/07
  
  
  
  《我梦见了死亡》
  
  亲人的故去
  这让我醒来
  久久不能忘记
  
  梦中的一幕
  迟早会变成现实
  我只能祈求它来的迟一点
  再迟一点
  直到我先离去
  2006/03/13
  
  
  
  《小鸟》
  
  啊!多么高兴
  你在我的身上做巢
  叽叽喳喳的围着我叫
  
  一长大了你就会飞走
  像我当初离开父母一样
  也会在远方筑起爱巢
  生出些像你一样的小鸟
  
  但愿他们永远不离开你
  把小巢就筑在附近
  可以经常回来围着你叫
  2006/03/15
  
  
  
  《骗子》
  
  江南明珠饭店门前的几株莲
  在萧杀的冬季
  依然翠绿
  它似乎是在挑战自然
  
  和它一样的
  还有白里透红的荷花
  像羞涩的少女的脸
  以及挺拔着胸膛的竹
  站立成一排雄姿英发的青年
  
  它们逼真的如同真的一样
  让人看不出是假的
  像一群骗术高明的骗子
  2003/03/23
  
  
  
  《豆浆》
  
  母亲种的黄豆
  被我扎成豆浆
  送进女儿的嘴里
  豆浆,白色的豆浆
  
  母亲的血
  经由我的脉管
  注入进女儿的身体
  血,鲜红的血
  
  豆浆,这来自土地的佳酿
  她带着泥土的芳香
  载着历史的车辆
  沿着亲人的血脉而来
  2006/03/29
  
  
  
  《广告》
  
  要买好布鞋
  请到莱芜来
  这是二十年前的一句广告
  如今的莱芜布鞋厂
  早已不知去向
  
  举杯邀明月
  共饮广寒宫
  这是十年前的一句广告
  如今的广寒宫啤酒厂
  已经被人兼并
  
  赚钱肯定
  咋赚您定
  这是一年前的一句广告
  如今的鲁中小商品城
  已经关门大吉
  2006/04/01
  
  
  《好好睡一觉》
  
  关掉电脑
  让我好好睡一觉
  
  拉上窗帘
  让我好好睡一觉
  
  关上孩子的叫嚷
  让我好好睡一觉
  
  关上我旋转的大脑
  让我好好睡一觉
  2006/04/04
  
  
  《爱人》
  
  你放大了我的快乐
  我也放大了你的痛苦
  2006/04/15
  
  
  《4月15日》
  
  4月15日
  我女儿汶滟被开水烫伤
  右臂
  胸口
  右腿
  多处烫去了皮肤
  
  我的女儿汶滟
  才1岁零2个月
  她哭喊着妈妈妈妈
  她妈妈抱着她
  在医院里找不到要去的外科病房
  我从厂里打的回来到医院
  给她挂号
  
  终于处理了一下
  涂上白色的药膏
  包扎好绷带
  打了两小吊瓶的药水
  睡下了
  白色的大夫
  白色的护士
  你们是我们的大救星
  你们是天使
  
  女儿住院了
  她妈妈陪着
  我回到了离医院只有一条马路之隔的家里
  睡不着
  上网
  准备明天的早餐和钱
  2006/04/16
  
  
  宫庆国,男,生于七零年代,现供职于山东某电力企业。热爱生活,热爱诗歌。写诗十余年,曾在《青春诗歌》,《生活日报》,《威海晚报》,《星星》诗刊等发表部分诗作。
  通联:271103 山东莱芜莱城电厂新村#7楼506 邮箱:qingguopoem@163.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3474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