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有梦

  帘外西风影重 似是故人惊动 佳偶不可求 难解愁肠念旧 犬吠犬吠 才道南柯幻梦
  昨夜回家,没有看表,从办公楼下来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二十了。洗罢,了无睡意,不想多说。
  疲惫的梦,而虚弱的自己仍在医院,如同前段时间的情景,有友相伴,有同事在另一侧的床上闲聊。电视里播放了一个感人的故事,大意是一对面对疾病突来,仍然坚守一起不离不弃,侧脸看同事,对她说,这事你当有更深的感悟,因为你经历过。同事眼圈先红了,仿佛真有旧事在心里掀起了回忆。
  而我,看身边的人,姐不知道从哪里出来,坐在我身边,独我,是那个卧在床榻的人,追问病中的我的心事,只明白地知道自己存留世间不再长久,却只看眼前人长叹,心里明白,所有的嘘寒问暖,都只是昙花一现,都是他人的风花雪月,终是与我无关。
  狗儿在不停地狂吠,惊醒了伤心的梦,而心却仍然沉迷在那不可得的怅惘中。。。。。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日的梦,梦里的自己都是孱弱于病榻,都是不久于世的遗憾,都是面对死亡的从容。只是这次的梦里,连对女儿的牵挂都不再有。这意味着什么呢?
  是我终会放下一切吗?


  一直渴望一种尊严的生活,可现实却离自己所求的越来远,常害怕自己在这样的无奈中远离本性的善良,常害怕更多的沉默会压垮我表面的坚强实在的脆弱。


  一早起来,洗澡,任温热的水儿滑过身体的每一处,仍在想梦中那个躺医院的自己,真切的明白,如果一切真的重来,当可尽看世态炎凉了。


  那又何不珍惜自己呢?不为任何人,只为自己,快乐健康地活下去!
  

分类:随心随笔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