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道寻常

  

   喜欢莲花,不只是出淤泥而不染,更是一曲典故。


   也因了曾读过前日所背词中的片断,于是昨日用心背读了全词,也便更在心里喜欢了并蒂莲开的凄婉。


   话说当年的元好问,一袭长衫独立荷塘边,采莲女子温婉的歌声激荡心湖一片,于是心动欲渡湖一游,却不知他一声呼唤:谁能渡我一个?惊走燕语莺声,只一老者慢慢摆舟而来.....


   敛衣上船的元好问也果然好问,他问老者为何这里的采莲女子特别怕生?摇船老者随告诉他:这湖里今年出了件奇事,死了一对男女,之后满池并蒂莲开,年少女子也就多了避讳。


   一男一女毙死湖中,当有一段痴情儿女的不堪过往。于是才有了元好问的那首“问莲根,有丝几许,莲心之为谁苦”的感慨。


   而之后元好问的并州之行,又遇一打雁之人,说起早上打死了一只雁儿,原本另一只可以逃脱,却不料它悲鸣不肯离去,直至抢地而亡。这一对殉情的雁儿,又让元好问想起那对溺于湖中的男女,于是再次感慨: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慕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喑啼风雨,天也护,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客,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真正疏离于心中淡淡却痕迹难平的,就是这样留有遗憾的情感吧,当情感真正尘埃落定,所有的爱情过往最终会在平淡中渐渐沉没......


   晚上送了女儿,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心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落莫,只在行车的寂寞中听着音乐,却恰好是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一下子将思绪拉回毕业的时光,整个校园里都弥漫着离愁别绪,而广播里一直重复的就是这首忧伤的歌,这也是当年我最喜欢用口琴吹奏的曲子。


   人这一生,说不清楚谁是谁的过客。一生可能都是走在相聚与分离的路上了。


   去了荒芜许久的博,看到一个个留言,突然潸然泪下,我以为自己不再会流泪,却原来内心总有一处柔软,在某个偶然的提示下,疼痛、期待......


   很想问自己,还会一个人心痛吗?却没有答案。


   一天一次一人,告诉我:他这一生只会母亲而活。心下想问,这一句话中,真诚多少呢?这个世界上,谁都在为自己找寻生存下去的借口,冠冕堂皇,而真正能剖开一个人完全的真实的,怕只有自己的良心了。


   那是永远看不透的真实,于是不看也罢,于是侧过头,只当寻常风景,走过路过,不着痕迹。


   每个人都如是,行走于无情的世间,穿越无尽昼夜于每个寻常的日子.........

分类:家长里短 | 评论:1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