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终于回家,终于坐在电脑前来到了天涯。


  

   几天来几乎不眠不休的日子,每天开会到夜里十一点多,或者是和同事们一起去拼酒到夜里一点,再晚也要在早晨五点多醒来,冲澡,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继续开会。


  

   心里不是没有情绪。所以和分公司运营经理谈了自己这段时间的感受,我们搞服务的运营部的位就这样低下吗?正好有一个早上和分公司二把手一桌吃早饭,趁机闲聊,谈自己的工作,谈小城市的裙带关系,谈拉帮结派的现实,因为自己想过了,最多最坏就是准备离开,所以无需要顾虑什么。如果一家公司没有正气,那我留下来的意义也不多,于是可以畅所欲言。


  

   晚上运营系列分会,在各家机构沟通时,我直言了自己的观点,我可以做好服务,但这服务一定不是建立在伤害我的人格与尊严的前提下。一句话激起后面掌声一片,结束后分公司一个小姑娘专门过来说:经理你太厉害了,说到我们心里了,我们就是觉得自己地位太低了,谁都可以对我们指手划脚!


  

   睡觉前和德州运营经理沟通,问她自己当晚是否言辞有引起过激,她说你是太激动了,不过换到我在这个情况下,可能也就直接辞职走人了。哈哈,可能自己有时候的确是太个性了。但心里着实痛快!


  

  反正分公司二把副总说了,你的事情我是知道了,我一定给你解决。不管他的话代表什么,至少当着所有机构的面,他的承诺会有一定份量的。


  

  几天没有安下心来这里看看朋友的博,上来第一件事不是写博,而是看看朋友的心情,或忧伤或充实或快乐,在别人的文字里,多少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但同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在朋友伤感的文字里,自己再也没有了情感的共鸣,于是我留言,是不是我的心真的死去了,是不是它已真正地逃离情感了呢?至少它在一点点麻木。


  

  有人对我说你不能这样下去,找个好男人嫁了吧。没有说什么,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真的好男儿,至少他们不属于我。有道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我想当年鱼玄机留下这样的文字时,内心也一定是感伤无限的。她穷短暂一生之薄力,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遭遇了李亿的抛弃,遭遇了温庭筠拒绝,当鱼幼薇改名鱼玄机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举起祭刀,以最圣洁的方式和自己的以往诀别了。


  

  有时候感觉这很象现在的自己。举刀斩断了过去那个执着于情感爱情至上的自己,诀别了过去,也就迷失在未来的路上了。


  

  夏日蔷薇艳如火,风中蝴蝶叹身轻。莺歌婉转才出谷,杜娟声嘶血已啼。


  

  真的觉得自己的内心是颓废的,没有了对情爱的期盼,没有,什么都没有。


  

  虽然我明白,爱能唤醒我沉睡的灵感,让我现在日渐枯竭的文字重回生机,但遇不到这样一个人,遇不到这样一个能读懂我的人。


  

  走神,开车时也是,所以回来第一天开车就和别人亲吻上了,到是很从容地打了电话报案,同事那边惊叹不已:天呀,我才给你修的车吧,你不是才开出来的吗?又要进去修吗?哎,谁让自己心不在焉呢?其实挂了电话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在车里等保险公司的人来解决问题,等他们来拍现场,然后处理完毕,继续开车,继续走神。


  

  看来这几天是的状态是不适合开车的。


  

  接了女儿回来,小家伙是真的想我了,见了我窃窃地说想和我回家,那还不容易吗?收拾了东西就带她回来了,女儿终究还是恋着母亲的。


  

  好好想工作吧,刚开完会回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明天把女儿送姐姐家,工作。挣钱才是真理。


  

  告诉自己,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女儿,一切努力的成绩与财富,也都是为了女儿。 我只是行动人世间的魂魄,所有责任已尽,就是我离开的时候。


  

  因为,每个人都会死,而我,只是行走在死亡的路上,只是归途不定罢了。

分类:随心随笔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