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为何"熊老人"会所向披靡?

近日(5月22日),在四川成都,一位79岁的广场舞大妈,主动伸脚绊倒玩滑板车的男童,致其面部着地。有目击者将整个过程记录下来,并且向“广场”所属社区举报。据悉,当晚社区通报:男童未受伤,老人已致歉,男童父母表示谅解。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触发社交媒体的广泛关注。

 

就事论事,如果撇开“广场舞”的背景,可能这位老人故意使绊子就属于“彻底的坏”。但是,当我们透过目击者的视频,却可以发现一个“微妙的图景”。从某种层面上而言,79岁大妈出脚使绊子,是缘于“熊孩子”玩滑板干扰到他(她)们跳广场舞。所以,才会使绊子进行报复性驱赶。

 

只是,回到广场的公共性上,本就不属于大妈,也不属于孩子,而是大家共有的场所。所以,作为79岁的大妈来讲,所作所为,显然就有些不合时宜。虽然,最后的结局,并没有触发太大的纠纷,但是,这件事情本身,却反映出,主流社会对“熊孩子”和“熊老人”的无奈。

 

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在公共场所活动,只要不影响别人,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现实的困境是,无论是“熊孩子”,还是“熊老人”,貌似都有一定的“豁免权”,他(她)们做得好,要加分,做得不好,却要必须去理解。所以,这也导致,在公共场合下,“熊孩子”和“熊老人”总是“所向披靡”。

 

要知道,在我们的世俗文化中,“尊老爱幼”一直是“大圭臬”。从具体的强弱视角看,貌似孩子和老人是弱势的,但是,真正走进现实,夹在孩子和老人中间的群体才“最弱势”。因为,只要和“熊孩子”,“熊老人”发生纠葛,十之八九都是“不应该”的。这在法理上和道德上,都是无差别的。

 

但是,真要是“熊孩子”遇上“熊老人”,可能“熊孩子”也会败下阵来。因为,作为“熊老人”来讲,起码在话语权上就比“熊孩子”多,并且“使绊子”的可能性也大。所以,回到“广场舞大妈故意绊倒玩滑板车的5岁男童”的事件中,最根本的问题,不在于广场的公共属性,而在于“熊二”(熊孩子)遇上“熊大”(熊老人),也难免会被“人性狩猎”。

 

如果,仅从危害性和结果论来看,老人绊倒孩子这种事情,是不配占用社会公共讨论资源的。但是,如果追溯公共秩序及社会文化内涵,却发现这种“以恶制恶”的逻辑是较为普遍的。从某种层面上而言,5岁男童踩着滑板穿梭于舞群之间,确实也并不好。可是,大妈使出“无影腿”横扫,更实属不该。

 

说实话,他(她)们在公共广场上跳舞和滑板,这都是可以的。但是,只要不互相影响,不把广场的使用权独霸,就不应该受到指责。但是,在可触的现实中,广场舞大妈独霸广场使用权,熊孩子肆意骚扰路人的行为,确实已经苦公众久矣。

 

所以,当他(她)们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自然会引发舆论的关注。不过,就“广场舞大妈故意绊倒玩滑板车的5岁男童”的事情,貌似主流的舆论,把更多的责任归咎于老人,而没有过多的谈论孩子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其实还是“受害者不责”的逻辑。

 

不过,“大妈们”为跳广场舞,对“异己们”进行驱赶,这已经不是头一次,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坦白讲,中老年妇女进行健身,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当她们的健身行为对别人造成不良影响的时候,或许就应该得到一定的制约和限制。

 

只是,普遍来看,人们多数时候只能妥协,无法制约。所以,“广场舞大妈”自然也就被污名化。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大妈”被污名化已经很久,但是,广场舞的出现,导致这种污名被更深化。甚至,对于“现行的大妈”,以现存的历史性偏见来看,总被人们认为是“坏人变老”。

 

可事实上,这些论断也只是一种无奈的定性。因为,对于不讲道理的人来讲,任何年龄段都是存在的。只是,在我们的社会机制中,对于“熊老人和熊孩子”,总是给予太多的宽容,也就是以最低的姿态去面对不讲道理的嘴脸。这种压抑之下,人们只能通过谩骂来释放情绪。于是,污名化的逻辑就应运而生。

 

不得不承认,“大妈”,“大爷”,“孩子”被污名化,在最近几年来,势头越来越重。当然,最主要的问题在于,他(她)们都不讲道理,道理也不能把他(她)们怎么样。于是,“我弱我有理”,“你强你没理”就成为一种普世逻辑。并且在现实生活中,隐隐发作。

 

坦白讲,在跟“熊孩子”和“熊老人”发生冲突时,被打只能认命,可是主动出手,就会陷入赔命的境地。于此,在面对“熊孩子”和“熊老人”时,最好的方式就是认错或是逃跑。因为有句话叫:“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吗”。然而,在这种社会氛围之下,也反向助长了“熊孩子”和“熊老人”的气焰。

 

所以,出现“广场舞大妈故意绊倒玩滑板车的5岁男童”也就不足为奇。好在,“熊孩子”的家长“并不熊”,要不然,当晚的社区通报就可能是:男童未受伤,老人虽致歉,但未获得男童父母的谅解,双方多次陷入肢体冲突,至今协商未果。

 

因为,很多时候,事情的走向就在一念之间。尤其,对于道理本身来讲,一定是要强调的,并且也是要遵从的。要不然,一件小事就可能触发不可收拾的局面。所以,作为“熊孩子”和“熊老人”还请自求多福,毕竟,在公共场所之下“耍横”,并不是每一次都有人“惯着你”,“让着你”。

 

于此,比起“尊老爱幼”,尊重规则,尊重人性,可能更值得期待。如果,我们所处的公共环境,能尽可能的不划分身份,性别,长幼,并且还能彼此平和的相处,那么个体的人性之美,才能最大限度地挥发出来,成为美好生活的“润滑剂”。

 

否则,总把“自己的尺度”当作“公共的尺度”,迟早会被“公共的愤怒”打入地狱之中。说实话,如果5岁的幼童未经世事,不懂规矩,还能讲得通。可是,作为79岁的大妈,要是还不懂基本的公共规则,并且还肆意的使绊子,那么就真的不可原谅。

 

当然,最要紧的事情是,在类似广场这种公共场所中,个体在其中的行为边界,到底该如何去约束,这也是较为棘手的问题。因为,对于个体之间的冲突,除却直接的纠纷,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个体在公共场所中活动,所产生的情绪摩擦所致。而这种时候,最可怕的就是,“公共场所”是我家的“认知观念”。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