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为何“白头偕老”总会被浪漫化?

在“520”期间,一段“97岁奶奶不肯吃药急哭99岁爷爷”的“暖心”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触发广泛热议。据分享视频的网友称,自己99岁的爷爷和97岁的奶奶一起在医院住院,97岁的奶奶不肯吃药,爷爷劝说奶奶吃药时,急的都快哭了,还“威胁”奶奶:如果不吃药,就不理你了。

 

坦率的讲,如果不是“520”的氛围,可能这样的“暖心”视频,并不会受到裂变式的传播。不过,类似“白头偕老”的图景,却成为多数恋人的生命夙愿。因为,对于情感的维系来讲,主流的认知中,还是觉得“能沉淀的情感”最有分量。

 

这也导致,人们习惯于在“姻缘匹配”的氛围中,说出这样的“祝福”。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幸运,能在即将过百的年岁时,还能彼此相伴。说实话,我们所感动的,可能并不是“97岁奶奶不肯吃药急哭99岁爷爷”的事实本身。而是,对于这样一对饱经风霜的老人,还能如此不离不弃,总让人觉得人性可期。

 

事实上,对于“老一辈”的夫妻,他(她)们可能并不是因爱情才走到一起的。而所谓的情感,更多是结合之后,才慢慢生长起来的。所以,很多时候,与其说是爱情的浪漫,不如说是亲情的伟大。当然,这种“婚姻观”更多也是对应时代的情势反映。

 

如果,我们追溯“97岁奶奶和99岁爷爷”的时代,他(她)们的“婚恋流动性”并不好,甚至,对于女性来讲,婚恋的选择性是极其狭窄的。从这个层面上而言,他(她)们携手走过一生,着实让人感到不容易。另外,作为生命的考量,这对老人显然是“寿星”级别的存在。

 

于此,当他(她)们表现出朴素的行为互动时,自然是令人动容的。不过,对于现代社会来讲,虽然“婚恋的流动性”越来越无限制,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期望能遇到“白头偕老”的伴侣。因为,“一人一城,一人一生”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基于情感诉求上,最优化的选择之一。

 

不过,人们虽然羡慕白头偕老的婚姻,可是在爱情的选择上,还是更注重激情之爱。说实话,“白头偕老”本身还是更注重长情的实用主义,而作为激情之爱就只是讲究当下的繁华,从诉求上而言,其实就不是走的同一通路。

 

事实上,强调“白头偕老”的浪漫,更多是在强调一路走来的不易。事实上,在世俗的秩序中,“白头偕老”也不见得都是浪漫的,有很多“老夫老妻”一辈子吵闹,直到有一方离世,才算是回归平静。而对活着的一方,可能最大的安慰就是“儿孙满堂”。

 

并且,对于人来讲,本就是情感型动物。所以,在一起只要生活得足够长,就总能产生“不离不弃”的感情。即便,很多时候,看起来并不亲密,但是,不妨碍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能站出来搭手帮扶。而这些,或许正是“白头偕老”存在的现实意义。

 

因为,“浪漫人生”永远是“复盘的考量”,“旁观的视角”。而作为“当事者”更多是在过生活。所以,我们会发现,“人生滋味”永远是回味的时候才有感觉,而正处于其中的时候,可能还会觉得百般维艰。于此,就浪漫本身,更多讲究“仪式感”和“圆满性”。

 

至于,促成的过程,往往不容易被看见。所以,也就能理解,为何“世俗的仪式感”总是那么繁杂,因为,绝大多数人并不会过多去思考情感本身,所以,借用仪式感来弥合这种缺位,也就成为一种必要的补充。当然,在现代社会中,这种仪式感已经成为周期性的节目,不论你怎样看不上,都会悄然而至。

 

所以,普遍意义上的“白头偕老”更多是强调结果,而并不去追溯过程。这导致,人们对于浪漫的认知,更多停留在瞬间,而非是延展开来的生活过程。事实上,就“97岁奶奶不肯吃药急哭99岁爷爷”的情景,也只是触发人们对浪漫本身的想象力,本质上是不是“浪漫”,其实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毕竟,现代社会中的“婚恋选择”更多,于此“白头偕老”的图景就不是很主流。这看起来比较矛盾,可事实上,现代社会更容易让个体在情感诉求中完成“自我实现”。因为,在“97岁奶奶和99岁爷爷”的时代,很多“白头偕老”缘于没得选,生活的重心不在精神的考量上,而更多是基于生存本身(吃饱穿暖)。

 

尤其,那个时代的女性,多数还并不独立,所以,很难确切地跟爱情关联起来。不得不说,当下人在看待“这种浪漫”,也只是一种想象力的再现过程。甚至,人类天然的对悲凄无法抗拒,所以,才导致看起来“残阳之光”显得情意绵绵。

 

可事实上,真要是身处其中,还不知道会怎样。所以,“浪漫主义”本来就是感动别人的事情,跟自己很大程度上并不紧密。所以,作为“97岁奶奶不肯吃药急哭99岁爷爷”的情景,之所以被讨论,是因为在“婚恋观”的正确性上,永远无定论。

 

不得不承认,“浪漫很美好”,可是真正要抵达浪漫本身,所要付出的努力却要很多。事实上,当下的“浪漫主义”被物化的太重,更多只是消费主义的一种体现。比如,送价格不菲的鲜花,吃不太日常化的奢靡大餐,这些看起来很浪漫,其实也只是浮在虚荣之上的情感框架而已。

 

因为,物化本身就是“反思考”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如果一切都能被物化,那么爱情就可以“称重”,“谈恋爱”就不再用那么“死去活来”,可是真要如此,生命又会显得无比苍白。所以,无论如何,情感的诉求要保留,即便它裹挟着物欲。

 

当然,回到“97岁奶奶不肯吃药急哭99岁爷爷”的情景本身,也反映出人性中永不泯灭的“孩子气”。而这些“孩子气”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度被压抑到消散,直到个体走向生命的尽头之时,才可能再次会被召唤回来。不得不说,人生一世,千回百转。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