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杀医者孙文斌二审死刑:为何这“可预料”?

靴子落地,孙文斌最终获得死刑。2020年2月14日,“法院”二审开庭审理孙文斌故意杀人上诉案,依法裁定驳回孙文斌的上诉,维持原判。原判是什么,这要追溯到2020年1月16日的“一审”,当时,“法院”对孙文斌故意杀人案已经定性,认定孙文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只是程序上留给孙文斌一口气而已(据悉,一审宣判后,孙文斌不服,提出上诉)。

 

就事论事,孙文斌犯下的恶行,即便有理由辩驳,也终将显得“不够格”。因为,“动用私刑”本就是对公共秩序的蔑视。我们很清楚,如果我们所处的社会之中,到处都是“滥用私刑”的行为,那么我们的世界,就如同地狱般残酷无情。

 

所以,就凭“这一点”,孙文斌的“不服”就该被“驳回”。但是,回到各自家属的处境中,我们也允许他(她)们发声。因为,在亲缘关系的认知中,确实存在一种极致的仇恨:“血仇”。坦白讲,站在杨文医生家属的处境中,肯定希望严惩孙文斌,而且是希望他“速死”。

 

但是,以现代社会的正义实现过程来讲,孙文斌的就算死,也要明明白白的死,也就是在法理的尺度中,案情被解离清楚后,他才能被推向法场。由此,反过来看众多的“伤医”事件,其实也是一样的。如果患者(患者家属)对医生医治过程有异议,可以提出来,或者走正当的渠道进行投诉或维权,而非“动用私刑”。

 

我们能理解各自的苦衷,但是,回到现代社会的正义实现机制,一定是以程序正义为核心的。要不然,很难实现普遍的正义。所以,对于“动用私刑”的人来讲,无论有多么堂皇的理由,都必须零容忍。于此,在看待孙文斌的“死刑”上,就基本“无悬念”。

 

就如杨文医生的家属所言:“相信司法机关一定会严惩凶手”。言外之意,就是“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但是,这种惩治的意义,却值得玩味儿。因为,对于公众而言,惩治意味着普遍的正义,可对于杨文医生的家属而言,却终归难离血仇情绪的释放。

 

说到底,孙文斌获得“死刑”,属于“动用私刑”的结果。于此,对于“动用私刑”的打击,一定要彻底。要不然,那些热衷“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人,会变得更为嚣张跋扈。当然,有人会辩驳,寻求程序正义不行怎么办。可是,我们要知道,很多时候不是不行,而是很多人压根儿就不去尝试。

 

在我们可触及的环境中,很多人热衷走捷径,喜欢走后门。总觉得走“正道”太麻烦,或者效率低。于是,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就可能将自己也送进去。就以“孙文斌伤医案”来讲,他伤害杨文医生后,问题似乎也没解决,反而闹大,不可收拾。

 

所以,对于孙文斌之恶来讲,就算他母亲的病情好转,他依旧处于焦躁不安之中。因为,真正触怒他的不是杨文医生,而是生活带给他的压迫。因为,按照他的家属描述,孙文斌就是一个典型的“loser”。本质上,自暴自弃已经很久,就差一个“出气口”而已。

 

家属大概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孙文斌“穷”,所以,才会因为母亲的治疗的效果,以及花费太多而“抽刀伤医”。逻辑上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任何道理都不是“动用私刑”的合法依据。所以,孙文斌家属的发声,只不过是一种牢骚的存在,对实际案情无太大影响。

 

不过,作为典型伤医案的剖析,还是应该全面解析的。目前来看,有一种典型的“迫害妄想”逻辑,比较让人感到后怕。他(她)们(患者和患者家属)认为,医生就是为挣钱,不为治病。并且,他(她)们还会把“挣钱难”,“挣钱少”的罪责,归罪于“看病难”,“看病贵”。

 

实际上,作为个体在社会中生存,任何一方面的开销都不少。并且,我们会发现,但凡热衷这种“迫害妄想”逻辑的人,都是好吃懒惰者。因为,他(她)们就想让别人为他(她)们负责。于是,巨婴的嘴脸常挂,不出事儿才怪。

 

回到杨文医生家属对孙文斌的憎恨上,血仇是最好的注解。坦白讲,这是人之常情。因为,在古代社会中,冤冤相报的世仇,确实是存在的。你家杀我家,我家杀你家,一代又一代,就感觉个体的命运彻底被家族绑定,复仇成为一种使命。

 

说到底,这是一种朴素的正义,略带一种愚蠢。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一个人成年后,就该为自己负责。我们不排斥亲情的互助,也不排斥公共的帮扶。但是,作为个体,无论是面对家庭的不公,还是面对公共的纷争,一定要清楚,不能将自己送进去,成为纷乱中的牺牲品。

 

孙文斌爱不爱母亲,这是他的家事。但是,他因为母亲的医治存在异议,就对医生下死手,着实让人有些惊诧。甚至,对于他私自带刀的行为,更让人触目惊心。一个人,只有丧心病狂的情况下,才会笃定要去伤害他(她)人。由此,对于孙文斌的辩护,别总拿“医患关系”说事儿。

 

从“血仇”到“公义”,其实并不矛盾。作为被害人的家属,对于杀人者的“仇恨”,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只有这种“仇恨”的存在,才能激发受害人家属对正义的诉求。本质上讲,人类从“以牙还牙”的反击模式到“程序正义”的维权模式,这是一种良性的进化过程。

 

因为,在程序正义的结局里,一边达到仇恨的释放,一边达到普遍的正义。从利弊平衡来看,属于较为妥当的一种秩序,并且有可持续性。这不但可以斩断“冤冤相报”的死循环,也让局外人看到,在罪恶面前,人人平等。

 

当然,媒体在报道杨文医生遇害事件时,在提到孙文斌家属时,总是往“一窝坏”上靠。甚至,有提到孙文斌家属在面对杨文医生离世的事实时,表现的“无动于衷”,“冷漠无情”。这些是真相,还是想象的真相,可能都要打一个问号。因为,在探讨任何行为的触发时,都不能离开人性的底色。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