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早日出院,别再进来,为何他们最揪心?

有媒体报道,1月24日,除夕,在武汉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隔离病房内,医生忙碌的身影在穿梭着。他(她)们虽然很累,不过,他(她)们最看重的还是患者病情的好转。据悉,一位患者病情好转后,从重症医学科ICU转出时,医生对她说:“早日出院,别再进来”。

 

就事论事,如果是常态下的治疗结果,作为患者来讲,既然能从“ICU”转出,基本上可以算是“获得新生”。然而,在严峻的疫情之下,未知的风险还存在。所以,医生说出:“早日出院,别再进来”。这既是美好的祝福,也是真诚的期盼。

 

坦白讲,医生是这个春节里,最忙碌的一群人。当多数人都在家“团聚”或“避疫”时,他(她)们却逆流而上,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尤其,对于疫区的“ICU医生”更是如此。我们暂且不论,他(她)们体力上是否劳累,就精神上而言,他(她)们应该也是最紧张的一群人。

 

因为,在面对新型的病毒时,他(她)们除却要克服一切困难去救人,同时,还需要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说到底,面对“新型的病毒”,在可能致死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完全意义上消除内心的“死亡恐惧”,即便,身经百战的医生也会如此。

 

毕竟,每个人身后都关联着家庭,尤其,在春节之际,这种心情会更重。当然,很多情绪是不会直接表露的,因为,当他(她)们身处疫区之中,主要的任务就是“尽快救人”。并且,也希望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能尽快平息。

 

当然,他(她)们可能也“最揪心”。因为,在ICU病房里,有“希望”,就会有“绝望”。生与死的拷问,对于他(她)们而言,虽然已经是常事儿。但是,疫情中的患者,能否顺利被治愈出院,这已经不只是单个患者的问题,而关系到整体疫情的控制问题。所以,对于他(她)们的“心愿”(告别语)而言,可以称得上“最揪心”。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作为非疫区的人来讲,单就媒体实时通报的疫情数据,就已经足够让人感到“揪心”。而作为疫区“ICU医生”算是离“病源”最近的人,所以,他(她)们所面临的“揪心度更大”。所以,当他(她)们对转出“ICU”的患者说出“早日出院,别再进来”,内心肯定是复杂的。

 

一方面,他(她)们为患者康复感到高兴,一方面,他(她)们为疫情的有效控制感到欣慰。总之,每一次成功治愈,并转出患者的过程,都算是ICU医生最开心的时刻。因为,能把患者从“鬼门关”顺利打捞回来,这绝非一件易事。尤其,处于疫情严峻的时期,更是显得意义非凡。

 

当然,他(她)们也深知,面对疫情,这才是阶段性胜利。因为,不同的患者,因身体素质的差异,很可能治疗的效果也会出现差异。并且,随时可能遭遇患者离世。说到底,“鬼门关”上捞命,并不是每一次都可以成功的。

 

不得不承认,在重大疫情下的医生,更像是战士。尤其,对于ICU医生,更是如此。所以,他(她)们更能体会,一场病毒浩劫,意味着什么。甚至,对于抗毒成效来看,他(她)们最有发言权。只可惜,有太多的鸡贼逻辑,还弥漫在疫情之外,揪着部分人的错误,没完没了。

 

人生何其短暂,一辈子可能看不完一件事情。有的人可以摆脱疫情的困扰,活到自然死亡。有的人,可能正中疫情缠绕,还没有长大,就失去自己的生命。甚至,同为医生,有的人也会被病毒无情地夺走性命。要知道,人类面对疾病,终究是脆弱的。

 

17年前,我们成功击退SARS疫情,以为祸患不再会卷土重来。然而,当我们再次面对“新型的病毒”,我们依然是“新手”,但是,终究也会胜出,只是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免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人类发展至今,瘟疫从来都是“无情的来”,“无情的去”。

 

是得,当病人被送进ICU病房,就意味着ICU医生是离他(她)们最近的人。甚至,也可以说是“再生父母”。因为,就算是常态医治过程,也不见得,都能成功治愈出院,何况处于疫情中的患者,更是让人觉得“揪心”。这种时候,同等治疗条件,也只能看个人造化(在没有完全有效的医治条件下)。

 

所以,比起对治愈本身的渴求,坦然地去面对不确定性,才是ICU医生的常态。从来没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总感觉生命还很长,从来不会去思考生活本身的意义。然而,一旦直面过死亡,很多人就会迎来生命的“二次脱变”。

 

因为,这世间最重要的事情儿,就是生与死的边缘,而ICU病房就是这样一个临界之地。它给人以希望,与此同时,也会瞬间击碎希望。所以,当有人走进ICU病房时,就意味着家属要面对生死考验。因为,没有脱险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当然,作为ICU医生,在面对疫情时,多数人是日夜奋战的状态。因为,我们很清楚,优秀的ICU医生是何等的紧缺。毕竟,在ICU病房救死扶伤的过程中,不仅要求医生有过硬的综合医治素质,还要求能面对极致的生死未卜。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家属的绝望和担忧”还不是最揪心的。所以,有时候,当我们听到“伤医”事件时,不免会瞬间失语。因为,那些救死扶伤的医生们,很大程度上,比家属承受的压力更大。尤其在疫情中,他(她)们是以生命在接力生命。

 

我们知道,疫情总会平息,但却不能完全感受,平息过程的艰难。可能,许多年后,人们在回忆这场疫情时,会记住这个“特别的春节”,但却不见得会记住为平息疫情献身的医者。因为,对于他(她)们而言,根本的意义不是为被记住,而只是希望患者““早日出院,别再进来””。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