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劳荣枝现男友:为何人们会替他后怕?

女魔头劳荣枝落网,在追究20年前的7条命案的同时,她被抓前的生活状态,也受到极大的关注。据悉,劳荣枝2016年到2017年期间,曾在“真爱酒吧”兼职客服,化名为“雪莉”,主要负责陪客人喝酒、推销介绍酒水、拉拢客源等工作,从中赚取提成。之后,在酒吧相识现男友,并帮助男友在商场看管手表柜台。当然,这也成为终结她潜逃人生的最后一站。

 

就事论事,对于劳荣枝的现男友,不管对劳荣枝的感情“真不真”,遇上这样“大跌眼镜”的反转人生,似乎也会陷入惊魂未定的状态。坦白讲,江湖好汉遇上风尘女子,也是渴望得到温柔乡,而非为民除害,接盘背锅。虽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但是,从眼下的细枝末节中来看,现男友不知情的可能性还是大一些。

 

说到底,敢把酒吧夜店中的陌生女子收入怀中,应该也非等闲之辈。与此同时,敢跟客人耍朋友的女人,应该自带大哥女人的气质。总之,对于他(她)们的“一拍即合”,总还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当然,结局也是令人惊诧的。

 

我们相信,劳荣枝现男友在说出“酒吧相识,不关我事”时,应该是五味杂陈的。他即便见多识广,也应该不会专门找潜逃女性耍朋友的。然而,这就是人生的残酷,他可能觉得谈到这样妖娆妩媚的女朋友,是一种极大的幸福,可现实却给他沉重一击。

 

很多人说,作为现男友,这是不是在“甩锅”,直接的“即视感”可能有这样的氛围。但是,从具体的案情发展来看,以及男友角色层面而言,似乎这是一种较为正常的表现。因为,比起“甩锅”而言,他所遭受的“反差惊吓”更为触目。

 

所以,当劳荣枝落网后,人们除却感叹“20年的潜逃人生”和“7条命案加身的罪恶”,更为关切的是,她当下的男朋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与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女魔头同床共眠,这不亚于在构想一个极其恐怖的故事。而这背后的逻辑,着实值得玩味儿。

 

“江湖大哥”救赎“风尘女子”的样板儿,这似乎历来都有。不过,一般而言,这种“情投意合”也只停留在耍朋友阶段,真正能走进正常秩序的并不多。尤其,对于劳荣枝这种“隐姓埋名”的女子,再狠的大哥,估计也不该名正言顺的接盘。

 

所以,即便情投意合,也只体现在谈情说爱层面。当然,劳荣枝也清楚,她自己的处境根本不允许她有正常人的生活。有人追求,作为女人来讲,都会感到开心,但是,她之所以难追,根本性的问题,还在于取得信任之维艰。

 

因为,对于她而言,比起甜言蜜语,更为重要的是对方值得信任,值得托付。从这一点来看,似乎现男友对她真的算用心。要不然,她怎会冒着风险,在商场里为现男友看管手表柜台呢?总之,我们可以质疑她的罪恶,但不妨也掰开人性,看一看她骨子里的复杂性。

 

说到底,从“酒吧女神”到“名表客服”,劳荣枝始终没有安全感。虽然,从其前同事的口中,得知劳荣枝很“乐观”,也很“向上”。但是,这依旧难掩其真实的不安和恐惧。因为,同事直言其常常失眠,应该也是心事烦乱的结果。

 

没有一个人能脱离自己的经历,独自生长,这对于劳荣枝同样适用。说到底,20年不长不短,她虽然人到中年,但不见得,她能忘掉自己的罪恶,坦然地面对生活。对于她而言,偷生就是希望,多活一天就是赚了。于此,所有的辗转,都是在为潜逃。

 

要知道,她在酒吧的潜伏,除却为基本的生活需要打拼,更为重要的一点,应该还是为寻找“新的大哥”而作准备。毕竟,在风尘之中,才可能遇到更为不讲过去的男人。可惜,一切都是梦幻的,她注定要被绳之以法,彻底回到法子英的世界里。

 

当然,有过“鲜血沾手”的人,是不是就彻底没有感情呢?这似乎,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从法理的意义上而言,惩治是必要的,即便从7条命案后,她再没害人。然而,从人性的尺度考量,她还是可能爱上一个人,甚至,对无法复还的人生充满期望。

 

对于现男友而言,劳荣枝应该是感激的。因为,对于她来讲,敢于接纳就是一种难得的勇气。所以,当她的现男友回应“酒吧相识,不关我事”时,应该也是绝望的。要知道,在成年人的感情里,更经不起谎言和骗局。而对于劳荣枝来讲,却只能骗下去。

 

而对于“现男友能活下来”的事实,其实是众人的一种内心戏。因为,普遍的认知来看,总觉得劳荣枝杀人不眨眼,就以为她对所有人都如此。可事实上,从众多的罪犯心理来看,绝大多数罪犯,并不是绝对的恶人,而是一错再错后的无法复还。

 

所以,对于劳荣枝的现男友而言,人们“替他后怕”,主要的刻板印象来源于人们对于恶人的静态评价。一般来讲,人们对于“杀人犯”而言,觉得他(她)们的世界里,基本上是没人性的,看待人命和看待狗命是没区别的。所以,才会“后怕”,觉得现男友“福大命大”。

 

可事实上,人是会变的,起码看待世界的角度会变。如果,再给劳荣枝一次选择,可能她绝对不会跟着法子英亡命天涯。而是会选择岁月静好的教书生涯,选择平静无风的生活。然而,一切都不再可能,即便现男友对她再好,也只是偷生之处的一点欢愉。

 

存在主义哲学说,上帝死了,我们自由了,我们可以选择,并因此为选择付出代价。更本质的说法应该是,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根本无法选择命运,而只能选择面对命运的态度。只是,劳荣枝彻底选择错了,并且永远不可能回头。20年后,她可能变了,但罪恶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