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女魔头劳荣枝落网:她为何“面不改色”?

有媒体报道,11月28日,身负7条人命、潜逃20年的女逃犯劳荣枝落网。据悉,从1996年起,法子英(1999年12月28日被枪决)伙同女友劳荣枝在南昌、广州、温州、南宁、常州等地实施犯罪,劳荣枝使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庭殷实的男子,将其骗到出租屋后,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前后残忍杀害7人。

 

然而,在警方公布女魔头劳荣枝落网的画面中,她看起并不惊恐,反而“面不改色”,露出些许隐秘的微笑。坦白讲,她能潜逃20年,这足以说明,她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至于,心理素质方面,这从她作案的手法上,就能看得出来,简直可以称得上“杀人不眨眼”。

 

并且,从警方所公布抓捕法子英时的枪战画面,也能实证这对“亡命鸳鸯”的不可一世。好在,天不藏奸,恶人终有恶报,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就如,众人所言,她潜逃20年,已经足够赚到。所以,她的“面不改色”,可能也是一种彻底放下的从容。

 

毕竟,她20年后被抓,意味着什么,她已经很清楚。甚至,对于她犯下的恶行,就算法理还没清算,众人就已经给她准备好棺材数口。是的,她“死一次”不足以慰民愤,但是,她只有“一条命”可抵,可偿。所以,惩治她也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她和法子英更为可恶的是,残害的都是“家庭殷实的男子”。当然,之所以这样,缘于婚恋秩序中,道德的审视很重,一般来讲,遇到“仙人跳”,男性都会倾向用钱消灾。只不过,并不是所有被坑的男性都会屈服。于是,就会取人性命,灭口消灾。

 

所以,对于被杀的7个人,肯定是秉性较烈的。因为,劳荣枝和法子英主要是“劫财”。由此而言,对于“面不改色”的劳荣枝,更应该从细微处着眼,对其较为隐秘的人性,给予更为深层次的解读。因为,在人与恶人之间,往往隐藏着更为不为人知的秘密。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亡命天涯”可能是对劳荣枝最好的注解。她这20年到底有没有再作案,在调查没有落实前,无法判断。但是,这20年她肯定充斥着恐惧,在不断的异化和反复的沉静。毕竟,她活下来,她的男友法子英已经魂归天际。

 

虽然,从她的恶行来看,她不配和情义沾边。但是,就算她对被色诱的人很残酷,不见得她对法子英毫无感情。毕竟,在作案的过程中,他(她)们是彼此交命的伙伴。并且,法子英已经被正法,留下她不见得会有多么逍遥。

 

甚至,可能在法子英死后,她再也没有作恶。但是,人生就是这样,在恶的领域中,永远不能沾边。否则,就永远无法回头。坦白讲,命运已经给她留出20年的空间,这已经是对她最好的眷顾。她该死,只不过时间没到而已。

 

不得不承认,对于“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来讲,对于生命的看待,确实异于常人。一方面,他(她)们对于大多数人的看待,就是“肉人”。并且,对于自己生命的看待,也比较潦草。所以,他(她)们才会越杀越猖獗。因为,在他(她)们看来,“一条人命”和“一百条人命”没什么区别(这其实也是持续杀人的动力)。

 

要知道,很多杀人犯的堕落,缘于无法回头的催动。这是道德无奈,也是法理的悖论。惩治的意义是救赎,还是打捞,好像都不太沾边。唯一能被普遍理解的是“震慑”和“威慑”。就是,让没有犯错的人,不敢去犯错。

 

当然,对于人生来讲,就是一程,很多路一旦走错,就意味着永远走错。尤其,在人们的公共生活领域里,更是如此。一个人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拼图下的贴片。所以,对于个体的命运来讲,最好的趋向就是不影响他(她)人(正常生活),不破坏周遭。

 

然而,当媒体曝光劳荣枝20年前和当下的对比照时,社交媒体上一片哗然。她确实可以称得上“美女”,并且有人直言“美貌”害了她。可真的是这样吗?这种“美貌原罪论”,其实透着极大的懒惰。因为,很多行为掰开来看,根本没有必然联系。

 

是的,美貌可以去色诱,也可以成为正当的优势。其中的好与坏,恶与善,就看自己怎么选?对于劳荣枝而言,她确实选错了。她把自己的美貌和人性之弱勾兑在一起,最终走向不归路。20年,不长不短,可以孕育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而劳荣枝只不过是在逃命。

 

所以,她看起来的十恶不赦,只不过是20年前的她。我相信,你要是再问她后悔与否,收到的回答,十之八九是后悔的。就如,白银连环杀人案中的高承勇,在经历岁月的洗礼,他已经有家庭,也看起来少了杀气,但是曾经的错误,却永远不能被洗刷。着实,感到可恨可悲。

 

由此而言,她“面不改色”,就证明她还是一个“正常人”(行为能力,性情本色)。因为,一个潜逃20年的亡命徒,她早已想清楚被抓时的情景。甚至,这对于大多数“亡命徒”来讲,都是较为常见的表现。当年,白银连环杀人案中的高承勇在被捕时,也很镇静。因为,对于他(她)们而言:“多活一天赚一天”。

 

并且,在提心吊胆的岁月里,“亡命徒”的世界观里,可能充满提防的底色。他(她)们不再有安全感,也不再有温存感。他(她)们的生活全部就是隐匿起来。没有正常的社交,也不会有正常的亲缘关系。所以,他(她)们终究只能偷生度日。

 

20年后,女魔头劳荣枝落网,这是法理正义的伸张,也是她自己的尘埃落定。而对于被她和法子英杀害的男子们,可能早已被世人遗忘。而留下的残缺家庭,可能也进入新的生活秩序。总之,人世繁华,纷纷扰扰,她美貌一生,却也罪恶一世。20年的流浪人生,对于她何尝不是煎熬。所以,她是该“面不改色”的接受一切,接受审判。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