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为何会出现“一窝坏”标签?

“学生砖砸老师事件”,在“大连13岁男孩事件”的舆论热浪覆盖下,貌似没有什么存在感。据悉,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就是“学生不满老师的日常管理”,就在教室内“用砖猛砸”。然而,将近一周,被打老师依然处于深度昏迷,并且尚未脱离危险期。与此同时,事发至今,打人学生家长未曾现身探望,也未向被打教师亲属致歉。

 

就事论事,在具体的案情没有厘清的情况下,很难评说“是非对错”。但是,对于一个学生,“用砖猛砸老师”的行为,无论如何也是不应该的。因为,从媒体公布的“事发过程”(视频)来看,很明显学生是提前有预谋的。起码,“砖块是提前备好的”。要不然,老师怎会措不及防。

 

当然,对于“砖砸老师的学生”,为何会下如此狠手,应该并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积怨。而对于“师生恩怨”本身,在以“管教”为核心的“分数教育”下,可谓算是“老课题”。虽然,从教育的初衷而言,希望师生之间,呈现出“启蒙之交”的良性范式。

 

但是,在具体的教学互动中,因学生的个性不同,老师的方式不同,出现互动摩擦,基本上是难以避免的。但是,出现极端的暴力摩擦,大概就已经超出既定的范畴。一般来讲,小学或初中,因老师都比学生年长,基本上,“体罚的案例”(老师侵犯学生的情况)居多。 

 

不过,如“用砖砸老师的学生”,就属于典型的“反攻击”。作为,一个初三的学生,即便自己的攻击力量比老师大,也不见得,敢于老师正面对抗。所以,出现在教室内“用砖猛砸”老师的行为,也较为符合学生的“反攻击”心理。

 

当然,从目前的案情细节披露而言,只能笼统地知道是因“管教问题”触发的。但是,具体到老师的“管教尺度”,学生的“报复逻辑”,这还要回到,当事者更为常态化的教学秩序中,进行具体的案情分析。但是,就目前涉事学生家长,所呈现出的冷漠和不动声色,却在社交媒体上,形成“一窝坏”的认知标签,着实值得玩味儿。

 

普遍来讲,在单方面侵害案中,无论是未成年人涉案,还是成年人涉案,作为侵害者的家属,都应该站出来慰问或致歉受害者及其家属。因为,这不是责任或者非责任的问题,而是对生命的基本敬畏以及公序良俗的维系。并且,这也是对于矛盾化解的一种人情弥合方式。

 

所以,无论是“大连13岁男孩的父母”,还是“砖砸老师学生的家长”,都表现得很不好。但凡,能较为真诚地站出来发声或者致歉,想必就不会触发广泛的舆论声讨。因为,在既定的事实基础下,谁都知道,事情的发生就代表永远发生。

 

因此,对于惨烈的结局,受害者及家属,在当前的氛围中,可能最需要的就是真诚的慰藉。否则,当不管不问,冷漠以对的时候,很容易激起受害者及家属“反击性的维权”。而这或许,会让事件走向更加难以收场的境地。

 

并且,“一窝坏”的标签,也会就此产生。事实上,“一窝坏”的认知,是偏见还是非偏见,这似乎不太好说。因为,关乎孩子的习气,很大程度上归于父母的习气,这是符合行为教育逻辑的。但是,不排除有个别孩子的行为,缘于家庭之外的环境影响。总之,不能一概而论。

 

但是,普遍来看,父母和孩子的很多行为,还是较为一致的。所以,民间有“一窝坏”的认知,可能并非“空穴来风”。并且,要知道,作为未成年人的犯罪事实,家长应该有也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从责任角度看,站出来致歉,也是情理上需要的行为。

 

于此,对于孩子犯错,家长选择沉默的行为。基本上会被打入“一窝坏”的序列。因为,这无论是对受害者及家属,还是对舆论而言,都可能显得敌意满满。所以,出现舆论上的“一窝坏”认定,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而且,侵害者的父母,会随着案情的深入,陷入四面楚歌。

 

而回到“师生互动”中,从“师生情”的愿景到“师生劫”的图景,老师的职业底色,到底是被高估,还是被低估,作为大社会,要重新给一个定价。要不然,关乎“师生恩怨”,会成为教育之悲中,长久不散的一曲悲歌。毕竟,无论是学生打老师,还是老师打学生,都不是正常的事情儿。

 

在“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圭臬中,我们看到老师的威信可敬。但是,在“严师出高徒”,“棍棒底下出人才”的逻辑里,却看到老师可能滥用权力的底色。事实上,对于体罚来讲,历来就无定性。因为,其中有“积极的管教”,就意味着“消极的管教”会被一定程度上忽视。

 

这导致,确实存在一些老师会因此滥用管教的权力。而大社会之上,认为老师的职业崇高,会更加让一些不守底线的老师猖狂放肆。由此导致,在以分数为核心的教育秩序下,“分数差的学生”会成为老师喊打的对象。所以,出现学生反攻击老师的行为,也就更应该全面反思。

 

当然,一码归一码,对于学生恶性攻击老师的行为,还是应该严厉打击。要不然,这种坏的示范,将会导致很多老师陷入不作为的序列之中。并且,在一些学校里,关乎“管教”,很多老师已经开始小心,因为,确实存在一些家长,动不动就投诉。

 

所以,对于“师生恩怨”来讲,确实是一笔糊涂账。这里面有家长的问题,学生的问题,老师的问题,学校的问题,社会的问题。因为,每一次纷争之后,都是各说各话,各执一词。就好像打人者本身,也很委屈。所以,闹到最后只能是按照事实办理。而对于案情本身的反思,却依然很难。

 

不过,对于“未成年人的暴力犯罪行为”应该和“成年人的暴力犯罪行为”一视同仁。过去,无论是道德上,还是法理上,都潜藏着“不懂事儿,要宽容的”话术。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未成年人犯罪行为的频发,是该基于特定的案情,进行惩治尺度的严苛化。因为“小大人”之恶不除,会酿成更大的悲剧。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