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到底该不该对丧葬习俗“一刀切”?

社交媒体上,关于“山西一村禁披麻戴孝”的话题触发广泛争议。据悉,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一则公告显示,10月1日起,该村不允许“过满月”、“一周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请”等,“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一切从简。违反上述公告者,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

 

就事论事,公告的“即视感”有些让人惊诧。虽然,相关负责人已经澄清,这主要针对“大操大办”,并已经承认“公告不严谨”,“处罚流程及对象”都没有说清楚。但是,对于“传统秩序”的“一刀切”,还是触发舆论的围观。

 

毕竟,以“乡土秩序”为核心的农村,“红白喜事”算是日常重镇。通常来讲,“现代文明”对于“传统秩序”中的一些繁文缛节,并不认同。但这不代表“传统秩序”中的一些“仪式感”就该被“切除”。事实上,我们也清楚一点,在以“乡土秩序”为核心的农村,“重死不重生”已经是一种世俗圭臬。

 

当然,并不是绝对的的“重死”和“不重生”,而是人们对于生命的体味,更强调“死后的存在感”。这其中包括“亲属的体面”和“死者的体面”,总而言之,是为让生命更有尊严感。可事实上,随着人们对于生命本身的不断追问,现代人对于生命来讲,更强调“活着的意义”。

 

而死亡的到来,本身意味着结束。起码,当事者的意义已经终结。但是,“传统秩序”本身,又不能一蹴而就地翻篇。所以,我们会发现,城乡的“丧葬秩序”,已经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分化。不过,普遍来看,人们对于葬礼,依然较为重视。

 

至于,“过满月”、“一周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请”等,比起“葬礼不准披麻戴孝”显然不在一个级别上。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仪式感”的内容,我们可以提倡从简,但是,要是将根深蒂固的秩序,短期内“一刀切”显然是不妥当的。因为,这里面涉及“人情秩序”,一味的硬性从简,显然是不合法理的。

 

很多人将“披麻戴孝”奉为“迷信行为”,其实也并不准确。从某种意义上讲,关于“丧葬礼仪”,全球范围内都存在。尤其,对于部落或者村落,因人们的活动范围较小,社交活动简单,所以任何人的离去,都会触发关系的撕裂。所以,当所处其中的个体离世后,葬礼总会很隆重。

 

而对于“披麻戴孝”,这其实是“仪式感”的表达,因为,对于“识字率”较低的人群,很多人并不会深刻地表达悼词,这种时候,“披麻戴孝”可能就是最直接,最通用的方式。尤其,对于50后,60后来讲,这几乎是葬礼的标配。

 

而对于很多90后,00后来讲,因接受的文化较为多元,会觉得“披麻戴孝”比较形式主义。所以,才会让“披麻戴孝”陷入存留的困境。这种文化之困,本质上是认知的问题,因为不同时代,都有特定的“仪式感”,甚至,包括食物多样性,也是如此。

 

“传统秩序”本身“没有原罪”,但因世俗的裹挟较重,就会失去本来的面目。目前来看,无论是乡村,还是都市,关乎“红白喜事”,都成为生者之间的一种社交道场。所有人都深恶痛绝,所有人都不得不办。因为,有一种“恶性循环”,叫“你不办我,我办你”(份子钱的往来问题)。

 

根本上讲,所有的“仪式感”都是在探寻生命的意义。每一个人在确切的“仪式”和“习俗”中,才能找寻到自己的“存在感”。所以,“仪式”和“习俗”本身是有存在的必要。但是,在一些乡间,因社交的需要,导致“仪式”和“习俗”被一定程度的扭曲。

 

这就导致,“仪式”和“习俗”意义本身彻底分离,却与利益完全绑定。所以,出现人们厌恶的“你不办我,我办你”的逻辑,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并且,从现实的情况来看,这种问题确实很严重。不但影响人们的生活格局,也在影响人们的关系互动。

 

不得不说,“仪式感”被虚荣化后,就会导致攀比的风气横生。坦白讲,关乎虚荣的问题,算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多少年过去,这种风气依旧存在。很多人强调这是社会风气使然。可事实上,我们要知道,本质上的问题,在于人们的“社会性自卑感”造成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乡土秩序”中的人们,普遍人格不独立,并且将所有的体面,建立在虚荣的基础上。比如,“仪式感”的浩大程度。而非,将体面活成现实。甚至,有的人宁可“人前显贵,背后辛酸”,也要硬性地扛着,着实值得深思。

 

事实上,在乡土秩序中,人们的互动完全是人情化的,这就导致人情会被刻意包装。于此,“虚荣感”就会乘虚而入,很多“纯粹的仪式感”也就变得面目全非。就拿“披麻戴孝”来讲,如果只是为追悼逝者,确实没什么好苛责的,但是,当“披麻戴孝”被结构性的搞成虚荣的派头时,一切就意味着畸形化。

 

当然,也要承认,任何社会都不会突变基本秩序,无论是文化的,还是秩序的,都是逐步的完成蜕变。所以,“一刀切”的初衷再好,也要考虑具体的现实影响。否则,很容易陷入人群和秩序的不适之中。因为“习惯的秩序”,对于很多守旧的老人来讲,太难被改变。

 

旧的生活方式有习惯的惰性,但是,它如果不能答复人们的需要,它终将失去人们对它的信仰。守住一个没有效力的工具,是没有意义的,会引起生活上的不便,甚至,蒙受损失。而对于“披麻戴孝”来讲,与其去干涉,不如让它随着历史的进程,顺其自然地结束它的使命。

 

因为,对于太多人来讲,他(她)们的存在,并不会因真实的好坏被圈定,而是因他(她)们固化的认知去获得“基本的幸福”。所以,最好的安排,就是让他(她)们沿着自己的方式,继续生活,直到死亡的到来,伴他(她)们一起消亡。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