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为何人们会嘲讽“功利式信仰”?

有媒体报道,9月7日,一女子在一寺庙烧香,因点燃的香纸熄灭,女子欲捡出来重新点燃,不慎掉入香灰池,女子一度在高温的香灰坑中翻滚,几个小伙看到赶忙过来救援,经抢救伤者全身59%重度烧伤。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对于这样的事情,经社交媒体传播,迅速触发广泛热议。

 

就事论事,“上香拜佛”算是“信仰仪式感”的一种体现。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讲,却显得很“功利”。所以,“女子寺庙烧香掉香灰池重度烧伤”的事情传开后,非但没有得到人们的同情,反而在可见的舆论范围内,成为人们集体嘲讽的对象。

 

坦白讲,人们不是质疑“信仰仪式感”,而是,厌恶被扭曲的“信仰仪式感”。因为,在现实的处境中,虽然有不少人自称是“信徒”,但是,虔诚的“信徒”却寥寥无几。并且,从主流的信教认知来看,基本上是“功利性”为主的。而对于核心的“教义”,很多信徒似乎并不关心。

 

当然,在朴素的“教义”中,只要不妨碍别人,并且能有一定的自我约束,想必也算是一种功德圆满。只可惜,普遍看来,很多“教徒”一面信教,一面在生活中并不自律。于此导致,“非信徒”的认知里,觉得“信徒们”比较虚伪。于此,出现“女子寺庙烧香掉香灰池重度烧伤”的事情,就会触发“群嘲”。

 

不过,这还并不是人们“嘲讽”的核心。从某种意义上讲,“个人信仰”是自由的,但是,有很多“信徒”,非但没有通透自己的教义,还会抹黑异教徒的美德,就凭这一点,其实就能区分一个信徒的虔诚与否。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被主流文化认可的宗教,核心的美德,都是在追求“真善美”。

 

于此,一个人信奉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信奉实践是否虔诚。而这也是,当下国内“信徒们”,应该反思的核心问题。至于,“女子寺庙烧香掉香灰池重度烧伤”的事情,除却意外的标签,或许也能成为人们对“信仰仪式感”真正觉解的一个开端。

 

“功利式信仰”的普遍化,其实属于“自我麻痹”的一种过程,而非真正的走向真知,获得开化。一个有趣的现象,国内很多信徒的现实境遇都不怎么好。所谓的“信教”,一方面为“脱离苦海”(精神层面),一方面为“受到护佑”(物质层面)。

 

而对于,真正热衷教义参悟的人,仅是很小一部分人。并且,这种现象也是众所周知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的“自我麻痹”。所以,长久以来,虔诚已经不是鉴定一个信徒是否合格的标签。而“信仰仪式感”才是。于此,“烧香”被强化,“祈祷”被强化。

 

所以,理解上诉事件中,女子的行为,也就容易一些。“香纸熄灭”,对于“信仰仪式感”来讲,就好像“没烧尽,不真诚”。所以,“重新点燃”就显得很急迫。但是,作为“现实考量”,这种行为就显得很愚笨。尤其,还因为几张香纸,烧伤自己,更显得有些“滑稽”。因为,对于无知和愚蠢,历来人们都不会宽容。

 

并且,我们要承认“功利式信仰”的核心逻辑,依旧是“腐败逻辑”,就是把“佛主”,“上帝”视为万能的寄托,并且还认为“佛主”,“上帝”爱财富,爱嘴甜。所以,我们就会看到,很多信徒基本围绕现实利益在信奉,至于核心的精神开化,基本上被次要化。

 

对于这样的现实困境,说起来很容易,但是要改变,却很难。甚至,对于“功利式信仰”人群,他(她)们自己并不承认这样的事实。所以,我们会发现,在现实生活中,会出现畸形的人群,就是在仪式感里“很虔诚”,“仪式感”外,“很虚伪”。

 

讲得直白一些,其实就是“佛前一套,佛后一套”。但是,这种分裂状态,其实早已是透明化的。所以,就会惹的舆论反感。因为,人们太知道,越是行为看起来热忱,可能本质上就是一种戏路的写实过程。至于信仰本身,早已被刻奇化。

 

甚至,因“功利式信仰”的大行其道,导致信仰本身被质疑。所以,在信奉的舆论上,基本上是撕裂的。“信徒”和“非信徒”很容易被区分,异教徒之间也容易被区分。貌似,只有自己所信奉的才是对的,而除却自己信奉的教义,其它的教义都是异类,甚至是邪恶的。

 

这种秩序本身,其实是很艰涩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信教就像吃饭,口味不同,但本质上相同。只要教义追究真知,一切都容许存在。一个可怕的认知是,将世界的意识秩序“唯我独尊化”,就是只有自己是对的,自己的教义是对的。

 

而对于这样的“信徒”,只能“说一句”,能滚多远就滚多远,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因为,我们除却要担忧他(她)们掉进“香灰池”,还要担忧他(她)们带坏周边人。因为,真正的信仰一定是自由的,非功利的,不苛责的,宽容的。而非,因“一张香纸”,引火烧身。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