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为何“性教育”会走向迷途?

有媒体报道,5月17日,深圳某幼儿园操场上,男孩女孩都光着膀子在一起打球。对于这样的事情儿,一些家长对孩子脱掉上衣的行为,甚感疑惑。虽然,园方称,当时是在给孩子们做“日光浴”,并曾向家长介绍过此活动。但是,这样的事情儿,还是触发人们的广泛热议。甚至,有“专家”认为,会对幼儿防性侵造成阻碍。

 

就事论事,类似关乎“性别意识”的讨论,一直以来难以摆脱道德束缚。但是,从源头上讲,一直以来都是成人世界的噪音。无论是成人世界的“性别意识”,还是未成年人世界的“性教育”,好像从来都是彼此指责的一种通道,而非是真正意义上,可以建构出的美好愿景。

 

并且,对于“性别意识”和“性教育”的界限,往往处于“说不得”,“谈不得”的处境。并且,越是落后的地域,这种现象愈发严重。甚至,有很多人已经步入大学,对“性别意识”和“性知识”的很多枝节,依旧处于盲目状态。这就导致,在真正“性认知”的过程中,往往是“实践”先于“认知”。

 

所以,对于“少女堕胎”的事情儿,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常识匮乏的必然结果。很多年轻人“偷吃禁果”,并非是“性认知”觉解的过程,而只是“道德压抑”和“好奇驱动”在起作用。并且,越是压抑的严重,这种趋向越会走向低龄化。

 

就比如,“幼儿园男童女童光膀打球”这件事情儿,很多家长在看到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日光浴”,而是“性的隐秘特征”。从某种意义上讲,可能孩子们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家长却从成年人的视角中读出“性特征”的表现,着实值得我们去深思。

 

坦白讲,“幼儿园男童女童光膀打球”就算存在问题,也不应该将问题都集中在“性认知”上。然而,就目前的语境而言,却依旧并不乐观。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成年人的“性认知”就不是很健康。这就导致,绝大多数“性教育”会关乎“情色特征”,而非“生理本能”。

 

“幼儿园男童女童光膀打球”,之所以会被定性为“性别意识”的问题,主要缘于人们在看待“光膀”的问题上,更倾向于“袒胸露乳”的趋向,而非往“日光浴”层面靠拢。这种认知惯性,并非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普遍性认知的固化结果。

 

甚至,到今天,对于很多人来讲,还是会将身体作为纯欲望载体,而非是一个丰富的,多元的介质。尤其,关乎“性认知”的想象,几乎能发挥到极致。甚至,在主流的认知上,总觉得“女性”不能太随意。这种以男性视角为主导的女性成见,其实是一种“病态逻辑”。

 

这就导致,在两性的博弈中,男性总会轻易的登上道德高地,而女性只能以克制的形象,赢得世间的认可。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贞洁牌坊”的设定和“处女情结”的设定,过去人们总以为这是男性的问题,然而,回到社会演化的轮回中,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基于认知不够通透。因为,有很多女性,本身就存在严重的“处女情结”。

 

由此观之,“性教育”之所以一团乱麻,也在于“传统的逻辑”里,“性”属于隐秘的事情儿。人们可以去做,却不可以去谈,甚至不可以主动的去认知。所以,像“苍老师”一类的人物,才能被人们永远标记。甚至,在成长的过程中,属于“不可或缺”的人物。

 

所以,从本质上讲,所谓的“隐秘的逻辑”,往往是一种莫大的虚伪。这种“虚伪”不但让人们变得无知,也可能让人们变得凶险。一次简单的“光膀行为”就能和“性认知”扯上关系,这显然是一种过度敏感的表现。当然,从根本上讲,还是一种“愚昧”。

 

因此,对于“性教育”而言,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不是孩子们该如何面对,而是成年人该如何面对。一个孩子,如果对于“性认知”还处于未被启蒙的状态时,对于“性认知”的消极意义,自然也是不太清楚的。可惜的是,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却总喜欢将“性认知”阶段化,而非是以认知的初衷去看待问题。

 

不过,就“幼儿园男童女童光膀打球”而言,如果作为家长,只是从情境涉入层面看,认为不穿衣服有些不符合日常生活尊则,似乎就可以称得上好的“质疑”和“追问”。因为,对于“光膀子”来讲,对于社会的更多意义在于“行为影响”,而非“光膀子”会带来“实际影响”。

 

就如“专家”所言,可能会对幼儿防性侵造成阻碍,这其实完全是一种臆断。因为,真正那些有性侵犯趋向的人,才不会在光亮的环境下进行,更不会在最容易犯错误的节点上进行。总之,性侵犯在绝大多数时候,也都是隐蔽的。

 

所以说,对于“专家”所担心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推论”,而非真实效果的评估。并且,在一定范围内,这属于一种“评价过程”,而非“结果定性”。而这也是,我们在面对“性别意识”和“性认知”的问题上,较为主流的逻辑,并且也是“性教育”走向迷途的核心驱动力。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