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跋扈者”的生存土壤是什么?

近日,在北京地铁上,一位女子因强行占座(一个人占3个座位),并动手打人,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7日,并处罚款人民币200元。据悉,该女子一边打人,一边叫嚣“110、119、120你随便叫”,“你动我一下试试”。整个争执过程,与以往的“霸座”情境,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虽然,从事后的处理结果来看,并没有让“跋扈者”得逞。但是,“维权者”却也付出一定的代价。说到底,在普遍公共秩序意识较差的氛围中,“维权者”不仅在“被侵犯”的过程中是弱者,在“被围观”的过程中也是弱者。通常来看,在公共空间中发生的争端,大多数旁观者就是“热闹性围观”,并不会亲身介入,站到“被侵犯者”一边。

 

当然,作为个体来讲,介入不介入这是个人的选择。但是,从社会层面来看,这也反映出一种“普遍性的冷漠”。过去,人们对于这种“冷漠”惯常用道德审视,觉得人性基底出了问题。可事实上,想要让人性焕发光亮,就必须要有制约跋扈的规则。

 

要不然,我们只会在一次又一次跋扈的行为之中,好的变坏,坏的变恶。坦白讲,比起“没有被惩治的跋扈者”来讲,被惩治的“跋扈者”还是少数。这种情境之下,就算有先例,那些“跋扈者”还是不会轻易收手。我们可以确信,“跋扈女子”并不是不怕惩治,而是她不相信会有人因为“强行占座去报警”。

 

对于很多人来讲,天然的认为“息事宁人”是一种“美德”,这种思维潜藏久了,就会陷入“维权懒惰的困境”。就比如“占座”这件事情,想必并不是个例。无论是是在自习室,还是列车上,都已经司空见惯。只要没有人当回事儿,“占座者”往往还洋洋得意,认为自己不可一世。

 

不过,从今年以来,随着“霸座者”接二连三被惩治,人们的公共秩序意识已经开始被触动。人们除却会从道德层面强势围攻,同时也会拿起法律武器进行打击。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是要厘清“跋扈者”的生存土壤,以便更好的铲除祸害,肃清无赖。

 

对于大多数国人,想必都很在意圈子内的德行维护,可但凡跳出圈子,走向公域圈层的时候,就好像并不那么在乎。这也就能理解,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反正没人认识我,又能怎样”。这种掩耳盗铃的思维下,很容易让一个人变得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就比如强行占座的女子,她的行为对于私域来讲,好像还算很义气。可是她却忽视掉,她所谓的义气是建立在破坏公共秩序的基础上。我们常说,真正的善是建立在共同利益之上的善,而非以损人利己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慷慨。

 

可惜的是,强行占座的女子,非但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行为有错,反而将错就错的将事情扩大化。如若在别人劝说下,她能知错收手,或许也就不会招来横祸,引来惩罚。当然,从长远来看,这也算是一种人生的教训,起码让她知道,在公共环境中,不能太放肆。

 

不过,就现实的大环境来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异化,也让“跋扈者”总是会走向有恃无恐。人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但是普遍来看,人们更倾向感性的面对生活。这种时候,欲望要是不能克制,就会形成一种恶性力量生发出来。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要是别人“强行占座”,那个占座的女子也不会太高兴。但是,当她占座的时候,却将自己的理性认知抛在脑后,而只管满足自己的义气之欲。甚至,如报道中所提及的细节,当同伴们出现时,占座的女子更加变得暴戾。

 

在她看来,所谓的“公共秩序”就是“谁厉害听谁的”,满脑子带头大哥的思维模式。可是,真正遇到厉害的人时,却又往往显得很怯弱。说到底,跋扈者的内心并不强大,他(她)们只会在道德和法律的边界上游离,但凡触碰到法律,往往就瞬间瘫软。

 

因此,想要彻底整治和肃清这些不守规则的跋扈者,就需要将法律边界和规则界限划清楚,让跋扈者从不愿犯,到不敢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们总以为“不犯法”的胡搅蛮缠法律不好约束,但是,随着人们对于公共秩序的意识觉醒,法律对于公共空间行为规范的厘清,类似的行为也就不再会那么肆意。

 

就比如,从“拦车门事件”开始,到“高铁霸座事件”,再到今天的“强行占座事件”,无论是公众对于跋扈者的看待,还是法律给予的惩治,都已经渐入程序步骤。相信,在未来,当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时,人们越来越会倾向程序化解决,而非口舌解决或道德解决。

 

黑格尔说:“熟知的东西所以不是真正知道的东西,正是因为它是熟知的。有一种最习以为常的自欺欺人的事情,就是在认识的时候,先假定某种东西是已经熟知了的,因而就这样不去管它”。而对于公共领域的恶行认知,或许我们就是一直如此,可这样的土壤却并不健康。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