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广州工头被割喉:背后的四大硬伤是什么?

有媒体报道,在广州番禺区钟村街,一工头(刘某44岁,湖南人)因拖欠工钱,在一辆轿车内,被雇工(王某46岁,湖南人)割喉。目前,案件虽然在进一步调查。但是,呼之欲出的逻辑,其实早已不言自明,就是“雇佣关系”引发纠纷后,处理不当“触发惨案”。

 

坦白讲,关于“工头”和“雇工”的争议,似乎永远是“欢喜冤家”。光景好的时候,称兄道弟;光景坏的时候,你死我活。总之,在“雇佣面前”永远是悲喜交加。尤其,作为工头和雇工而言,雇佣关系都很松散,十之八九没有“雇佣合同”,而且工资都是“秋后算账”,所以出现纠纷一点儿都不奇怪。

 

尤其,对于“烂尾工程”,无论是“工头”还是“雇工”,基本上拿到钱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就会出现不可开交的局面。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工头属于“夹心层”,虽然处境难熬,但起码比雇工强一些,毕竟他(她)们在底层挣扎。而且,作为雇工指望打工挣来的钱生活养家,不少人属于离家奔走,这种情况下,但凡出现工钱被拖欠(长时间),就会较为激动,甚至崩溃。

 

说到底,作为社会底层的雇工,他(她)们放弃很多,牺牲很多。但是,往往不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她)们大多数来自农村,所以也被称之为“农民工”。从生活的层面上来讲,他(她)们的奔走多数是被动的,劳动也是被动的,所以讨薪也是被动的。

 

这种情况下,他(她)们本来就很压抑,一旦遇到雇佣纠纷,几乎是不知所措的。面对工头时,他(她)们也是卑微的,即便他(她)们自己是凭劳力赚钱。从某种层面上而言,他(她)们不太会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除却直接对抗,几乎找不到更好的方式。

 

于此,当绝望、无奈、气愤一齐涌上心头时,大概就会触发惨案。事实上,类似“广州工头被割喉事件”,在过往的讨薪历史中,已经有过先例,有打人的,有闹事儿的。总之,在雇佣关系“撕裂”的同时,基本的道义秩序也彻底破裂,着实让人感到遗憾。不过,关乎雇佣关系“撕裂”背后的硬伤,还是有必要逐一厘清。

 

其一:倾斜的“雇佣关系”难免因利破裂。

 

全世界范围内的“雇佣关系”,基本上都是倾斜的。所以,拥有一套好的雇佣监管机制真的是很重要,不仅可以保护雇工的权益,也可以避免老板被坑。从本质讲,“雇佣关系”都是因利捆绑,但是不见得一定要沦落到“你死我活的境地”。

 

只可惜,在倾斜的“雇佣关系”中,本来就存在“阶级狩猎”(雇工本来就很压抑),但凡利益捆绑破裂,就代表雇佣关系彻底的破裂。所以,就国内的“工程雇佣关系”中,之所以总会发生纠纷,是因为雇佣关系“更加倾斜”的缘故。

 

因为,我们很清楚一点,农民工在所有雇佣关系中,算是最卑微,最弱势的群体。他(她)们处于社会的底层,除却严酷劳动施予的不易,更有来自整体社会对他(她)们的不尊重。于此,在倾斜的雇佣关系中,他(她)们除却挣扎,别无选择。

 

其二:松散的“雇佣关系”终将死于道义。

 

长久以来,国内的雇佣关系基本靠道义维持,除却一些规模大,上市公司会按照雇佣合同进行雇佣关系的建立,大多数小公司都不是“很正规”,即便也有合同,但只是走过场。但凡以后发生雇佣上的纠纷,该怎样还怎样,雇佣合同往往不起太大作用。

 

这种情境下,导致雇佣关系多是松散的,甚至仅靠“嘴皮道义”维持运行。所以,我们惯常看到的情况是,公司经营状况(运行状况)好的时候,一切都没问题,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可能鸡飞蛋打,落花流水。

 

因此,所谓的“道义”,往往成为雇佣关系的终结者。所以,我一向觉得,只谈道义,不讲规则的老板,基本上都是耍流氓。商业要有情怀,但前提是规则已经落成,才有可能达到人情落地,雇佣有义,要不然谈什么都不如谈钱。

 

其三:老板和员工的内心独白为何都是“亏欠论”?

 

在国内的企业中,流行“亏欠论”。老板讲:“给你发那么多工资,你就这样工作,真没良心”。员工讲:“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何公司壮大后把我抛弃”。两种话术,两种表达,但说的却是同一句话:“你亏欠我的”。

 

可事实上,雇佣作为商业合作中的一个基本链条,是应该以规则为前提的,而非是以道义论高下。于此,我一向觉得国内的很多雇佣关系,从根源上就不够“商业”,甚至不够“纯粹”。合作就是要讲规则,多劳多得,凭本事吃饭,这真的没毛病。

 

至于,大谈企业文化,小玩商业情怀,也都是建立在规则之上的事情儿,否则空虚的套路只会更加令人厌恶,更加难以落地生根。“亏欠论”可以适当作为抱怨,但是不能作为圭臬,商业的就该重规则,否则只会更加纠缠不清,难以就事论事。

 

其四:“讨薪纠纷”因钱而起,但伤害的发生却是“不尊重”沟通的结果。

 

最后,回到讨薪的问题上,似乎嗅到钱的味道,但同时也闻到血腥味儿。雇工讨薪没毛病,毕竟是血汗钱,也是生活的本钱。可是,作为惨案的直接促成,讨薪只是初因,真正触动伤害的是因为不尊重的沟通。

 

我们几乎能“脑补”,工头和农民工对话的场面。工头们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而农民工在面对这样的回怼时,貌似难以说出话来。于是,情急之下,挥刀解气,但却彻底走向不归路。

 

我相信,如若工头好好说话,尊重农民工,事情就可能不会如此惨烈。说到底,杀人是不解决问题的,还会生出问题。无论是对雇工,还是对工头,发生类似的冲突,都算是天大的事情儿,他们都有家人,可他们也永远失去真正的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真正伤害他们的是“没有规则”,而非“没有钱”。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