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教师节送花“被罚站”为何会热议?

“教师节”已过,可“议论和风波”却不断,这几乎和“教师节”一样成为特色硬菜。其中最焦点的部分,就是“送礼”(学生或家长给老师送)的问题。送不送是问题,送什么也是问题,怎么送还是问题,总之送来送去,“教师节”都快被“搞走样儿”,着实让人感到焦躁。

 

这种情况下,“逆流”的教师节报道,自然就成为“流量之王”,“焦点之冠”。社交媒体上,先是传出教师节送花“被罚站”,但之后经媒体实证,属于不实信息。这种“先抑后扬”的事件传播,非但没有遭到抨击,反而受到舆论的亲睐。

 

毕竟,相比“叫苦连天”的送礼氛围,这算是一股清流。依照媒体的报道,事件所涉及的学校,历来有“拒收一枝花”的传统,具体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希望学生们“不攀比”,“不功利”,“不世俗”。

 

就事论事,教师节送花“被罚站”事件,本质上体现的还是“送礼苦”的氛围,要不然舆论也不会这么强烈的进行发酵。就“报道驱动”而言,显然“被罚站”并不是什么好词儿,甚至带有负面的情绪。但是,作为与送礼相关的事情,出现负面的字眼,却又好像是一种“清新脱俗”。

 

所以,就算是“负面极端性词汇”醒目在标题之间,却还是赢得很多舆论的好评。这也很好的实证一点,关乎“送礼问题”并非简单的一种行为,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它已经成为生活的负累,裹挟在人们的关系链条里,逐步沉积,形成束缚。

 

这种情况下,人们亟需打破现状,却无力回天。于此,当教师节送花“被罚站”事件一出,反世俗的想象力一下子被打开。他(她)们(学生家长)追逐着,甚至叫好着,只希望“送礼逻辑”被斩断,那怕出现极端的规则,他(她)们(学生家长)也支持。

 

于此,也就能理解,为何报道中出现“被罚站”的负面词汇时,非但没有受到舆论的围攻,反而显得很亲切,被多数人理解和宽容。而之后,当媒体证实传播不实后,正面的形象彻底托出,清流之势瞬间释放。不过,作为“送礼风波”而言,我们还是有必要“厘清”几个常识问题。

 

其一:学生向老师表达感恩没毛病,但“送礼”要以仪式感为初心。

 

以国人的“送礼传统”,直接的尺度就是价值几何,通常而言世俗的观念基本上是这样的。由此参照“学生送礼”,事实上也在向这个模式发展。但是,我们要清楚,“送礼归送礼”,师生情还是要重“仪式感”,要不然送礼就会扭曲,成为功利之行。

 

如报道中提到的“拒收一枝花”,从某种层面上考量,还是为打消学生和家长的“功利逻辑”。因为,在很多家长看来,貌似送的礼品越重,老师就会对自己的孩子越负责或越耐心。于是,就算送花都能被分出三六九等,着实让人尴尬。

 

这种情境之下,“仪式感”越来越弱,很多学生从小就开始变得“世俗不堪”。与此同时,一些老师也变得“越来越世俗”,本质上这和医生“收红包”的逻辑差不多,都是被惯出来的毛病,而非是主动生发出来的行为。

 

其二:“被世俗化的送礼”已经走向师生关系,并不断摧毁师道和学道的根基。

 

“被世俗化的送礼”已经走进师生关系,这基本上不用质疑。但是,让人感到悲愤的是,在世俗的洪流中,有不少老师被染色,学生被功利,家长被捆绑。对于师道和学道而言,早已荡然无存,反正能“考高分”的学生就是好学生,能教出好学生的老师就是好老师。于是,能尽力得到老师的偏向,家长们都会去做,甚至不讲规则和道义。

 

这种硬挺的模式中,但凡要是利益关系松绑,“黑历史”很快就会传遍周遭。这也就是为何,对于那些曾经热切送礼的家长,当孩子的学习成绩没有提高时,就会一下子“撕破脸”,到处宣扬当初给送礼的老师的嘴脸如何不堪。

 

说到底,都是交易,而且是“挖墙脚”的交易关系。这种关系往往是易碎的,甚至会反弹的。因为,对于他(她)们(家长和老师)而言,深知“师道和学道”的根基是什么,但却一次又一次的将其摧毁,并还对结果抱怨,着实是无可救药。

 

其三:学生家长“怕老师”不等于“尊重老师”,多数是为“保全孩子”的学途。

 

对于现在的家长而言,“怕老师”成为常态。但是,我们要搞清楚,此处的“怕老师”不是“尊重”,而是“害怕老师”对自己家孩子冷落。于是,但凡老师要求的,家长总是会听从。我甚至听到,有家长说,老师要求学生买“什么笔”,买“什么本”,都得按照要求去买,不然孩子就会受气(让打扫卫生,罚站等)。

 

而且,在学校课堂里,越来越多的学生反映,上课老师不讲干货,私下却补课开小灶。虽然,教育部门各种禁令,但是还有漏网之鱼。作为“获利”(学习好、家境好)的家长而言,反正自己家孩子学习好,而且自己不缺钱,所以这类事情也都站队老师。

 

这也就是为何,在同一班级里,学习好和家境好的家长,往往是老师的“心头肉”。同时,也导致很多“家境一般和学习一般”的学生(也包括家长)被孤立,甚至没有太多发言权。最终导致老师的“权利”越来越膨胀,家长往往“闻声丧胆”。

 

其四:家长对于“送礼的对抗”,也只敢停留在“想象力”层面。

 

回到教师节送花“被罚站”事件,我总觉得这是一次反世俗想象的狂欢。因为,绝大多数家长在面对“送礼”的问题上,几乎是不情愿的。所谓的尊师重道越来越成为表面话术,所有的家长都希望老师对自己的孩子好,但却难免陷入焦虑之中。

 

毕竟,大多数人都在送,不送或者送的礼轻就好像对老师不尊重似的。于是一边焦躁,一边谩骂。“教师节”成为“教师劫”已经被公认,甚至反过来看,“教师节”也是“家长劫”,毕竟礼品买单的钱都是家长出。

 

于此,当出现学生送花“被罚站”事件后,舆论上自然会跟着接龙。看似“全面反击送礼”,事实上也只是舆论层面的想象力在玩隔山打牛,但凡回到现实,孩子让买什么,还得照样买。因为,普天之下,总有一些老师不配当老师,他(她)们只是在糊口而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