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转让女儿救儿子:公益人设为何经不起污点?

有媒体报道,一位父亲因举着“转让女儿救儿子”的广告牌,遭遇“公益救助”的行为“被举报”,因此筹集到的善款无法从“平台”提出来。不过,依照媒体所了解到的事实,孩子的病情属实,之所以接到“筹款举报”,是因为“转让女儿救儿子”的认知理念和筹款方式被认为“不自重”,所以,才发生众筹被“叫停”的事情。

 

事实上,有关“公益众筹”的方式,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只要符合一定的“救助条件”,一般来讲,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救助条件而言,除却符合“极端性救助”,还需满足基本的“三观正确”,也就是筹集善款方的“价值观要正”,否正也会遭遇相应的阻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公益本身的“无偿性”,导致公益本身必须条件严苛。否则,在公益生长的空间之内,必将出现一些令人诧异的事情。说到底,公益本身有“奉献观念”,同时也有“道德洁癖”。

 

于此,就“转让女儿救儿子事件”中的举报行为,根本上的问题,早已脱离救治“孩子”的范畴,而是转向救治“大人”认知的范畴。“孩子”的病是真的,可“大人”的认知却有些违背公序良俗,起码从“主流的认知尺度”上,可以这么判定。

 

而这也导出一个新的“公益问题”,也就是“公益人设”的建立和维持。参照欧文·戈夫曼所提出的“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在这样一个局域内的公益事件中,事实上是很需要“公益人设的构筑和维持”,所以,有必要从“公益人设”出发,对“转让女儿救儿子事件”中的阻力进行评析,以此更进一步明确公益范畴内的相关是非。

 

其一:“公益人设”可以玩煽情,但要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

 

按照媒体的后续报道,患病孩子的母亲讲出事情的真相,所谓的“转让女儿救儿子”只是为引起社会的关注,希望能筹到更多的钱,并不是真的要“转让”女儿。这种事实之下,不免让参与救助的人群感受到一种欺瞒的感觉。

 

坦白讲,在公益事件中,为达到公益氛围的托出,煽情基本少不了。但是,作为煽情的基本条件,一定要是真实的基础上,否则就是失败的公益,丑陋的公益,起码从观感上可以这么认为。我们暂且不论“转让女儿救儿子”的父母,是不是真的“重男轻女”,但是就事情的噱头却已经出现不真实的情况,即便这种不真实危害性并不大,仅是为筹款而作,可人们还是会觉得被欺骗。

 

于此,也能想象,对于举报行为而言,冲的不是患病的孩子,而是父母的筹款行为。实际上,也就是我们要强调的“公益人设”的基础:“一定要真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善意的谎言在公益事件中也是不可以的,因为参与公益的人有时候更在乎信任,而非简单的财物捐助。

 

其二:“转让女儿救儿子”看起来悲情可怜,但价值观却硬伤很大。

 

直接的感受上,“转让女儿救儿子”让人觉得很悲情,可稍微理性思考一下,这完全就是一种思想没开化的认知。这种事情放在“古代”可能毫无问题,甚至可以算得上一种“良性示范”,可是,我们所处的时代,即便个别偏僻地域存在“重男轻女”的认知,但主流认知上,基本上对这种认知是持否定态度的。

 

于此,就“转让女儿救儿子事件”来讲,无论出发点是为什么,可价值观上却不自觉的有“一道硬伤”。“这道硬伤”在具体的事件中,虽然没产生具体的危害(因为孩子母亲已经声明,不是真的“转让”),但是,从影响上却有悖公益事件“无污点”的人设观。

 

由此,我们就能确切的明白,“公益事件”真的是需要“无污点”的,一个患病(难治)的孩子和一个患病(难治)囚犯,人们肯定更愿意救助前者,即便从生物学视角而言,他(她)们是无差别的生命体,可公益真的是“对人不对事”,否则公益也就难以维系。

 

其三:公益不应该是廉价的,否则会导致“惰性求救”的产生。

 

由于国内“社交性公益平台”的迅速发展,普通人筹集善款的门槛越来越低,在救助及时的同时,也隐藏着巨大的漏洞。有太多的家庭,稍有病患,就想着筹集钱款治病,而非自己先想办法。因为,在公益本身的认知上,一些筹款家庭一心只看钱,但却不想别人的钱也是辛苦挣来的。

 

这种情况下,有一些家庭就会很不自重,明明可以自己先救治,却打着幌子让别人捐款救治,这种现象如果不严苛限制,很容易将公益的大厦彻底败坏。所以,就现阶段公益的存在而言,公益一定不能太廉价,要不然会导致“惰性求救”的产生。

 

而“惰性求救”的产生,最坏的不是一两件事情的败坏,而是整个公益生态构建有可能被破坏。说到底,我们不能保证“求助者”认知都很高,但是一定要保证每一次公益筹集程序都明晰可见,只有如此,公益才能长青,公益才能有生命力。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