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医疗事故中的表态为何很重要?

有媒体报道,湖北浠水县兰溪镇56岁“胃息肉”女患者,因“医生交接失误”,“手术没做”却被告知“已经手术”,而所谓的“做手术”,仅是在胃镜室内做检查。这样的事情发生后,“胃息肉”女患者为确保身体不受病症影响,在该医院另一院区重新办理入院,进行手术。

 

不过,对于“乌龙事件”的维权,却才刚刚开始。按照56岁“胃息肉”女患者的说法,已经找过医院多次,院方的态度不是很好,只是回应“医生交接失误”,并且在维权的过程中,院方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如果院方和患者谈不拢赔偿事宜,可以诉诸法律,向法院起诉。

 

就事论事,前后观察,似乎事件并不复杂。但是,这里面却隐藏着一些较为隐晦的态度。首先,医院造成患者的直接财物损失或或间接精神不良影响,是应该给一定的说法,而非态度冷漠强硬。其次,关于赔偿层面的问题,按照媒体报道给出的一些数据,第二次入院手术,患者方共花费近9000元,而患者要求院方赔偿50000元,这样的索赔到底是否合理,单凭私下和解确实难以给出结果,所以,院方相关负责人提出借助法律程序解决问题,或许没毛病。

 

只是,无论是患者方,还是医院方,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或许都存在一定的态度问题。而这也是众多医疗事故后,总能引发广泛热议的主要根源。从本质上讲,态度并不直接解决问题,但态度本身有时候,却成为解决问题的润滑剂,所以,有必要就“医生交接失误事件”中的医患态度,进行全面的剖析,以此明晰众多医患关系中的症结。

 

其一:无论如何,医疗事故发生后院方要积极回应。

 

作为普通患者,因对“医疗知识”,“医疗过程”的认知模糊,在发生“医疗事故”后,多数情况下,情绪会不稳定。所以,作为当事医院,应该积极回应,而非以医疗尺度上认定的“没什么大事”去衡量后果。

 

如“医生交接失误事件”中的院方相关负责人的回应,认为“胃息肉”并不是恶性肿瘤,早一天晚一天切除影响不大,没给患者造成严重后果,所以觉得赔偿额应该减少。事实上,院方在问题的回应上,或许并没有什么常识性错误,但是态度就显得有些令人不能接受。

 

毕竟,患者对于病情的估计,往往会因恐惧而夸大化,此时直截了当,告诉患者“不影响”,似乎总有点过于潦草,而这也是这起医疗事故被后续发酵的直接触发点。坦白讲,关乎人的世界,有时候态度上不去,很多事情真的不好办,甚至会以“凉拌”告终。

 

其二:患者维权可以有,但不要“敲竹杠”。

 

医疗事故会不会发生,当然会,任何事情,都有差错概率。只是,生命或健康相较别的事情,对人们的冲击较大,所以大凡出现“医疗事故”,患者方都很不客气。站在家属或者患者角度,我们能理解情绪的发作,但是,在处理具体的事情上,还是要理智,甚至合理。

 

首先,患者维权真的可以有,古往今来没毛病。但是,作为维权的尺度,或许就应该有相应的标准,而非借题发挥,“大敲竹杠”。就事论事,9000元可以处理的手术,索赔50000元,或许确实有些不应该,就算加上精神损失,时间损失等耽误,也应该有一个合理的计算方式,而非“一口价”50000元。

 

当然,就患者的50000元索赔,到底缘于什么标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就简单的观感,我们似乎会感受到一种“借错打击”的意思,从这个层面上而言,维权真的不能太过,否则很多关系将变得更加艰涩,尴尬的局面将越来越多。

 

其三:态度的作用不是你死我活,而是院方认错,患者宽容。

 

我们一直在强调关系,可从来没有自我审视,而这也是在事故发生后,人们为何总会面目狰狞。从某种意义上,“医患关系”早已不是“医患关系”,而是“买卖关系”,“商业关系”,“敌对关系”。不出问题时,一切安好,一旦出现问题,彼此瞬间黑脸。

 

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肉体与生命确实重要,发生医疗事故着实让人感到愤怒。可与此同时,作为医生而言,既然是人,就不能完全保证一切安好,总有失误或者失常的时候,只是,就错误本身而言,不能因为不可避免,就觉得一切理所当然,不去认错,不去道歉。

 

而就患者的索赔,也不能因为医生有错,就无底线的进行纠缠。从人的尺度上去看,撇开职业标签,任何人都是社会分工中的一员,此刻的为难与纠缠,如若不依不饶,在未来总有一刻,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坦白讲,讹诈逻辑会传染。

 

其四:“坏医生”和“坏患者”都不存在,存在的是“坏逻辑”。

 

就人而言,我相信“患者”与“医生”的角色,在一些时候可能是互换的,所以所谓的“坏医生”和“坏患者”的提法,显然是偷懒的一种概括。我们会发现,有些人平日里挺好,一旦遇到医疗事故,就显得很没人性。患者而言因恐惧而失去理智,医生而言因担忧工作不保失去理智,所以都看起来“很坏很没人性”。

 

事实上,他(她)们真的有那么坏吗,想必也不见得。不过,在很多医疗事故处理的过程中,很多人解决问题的模式都是来自于别人的经验。比如患者方视角:“既然医院有错,就好好讹他(她)们一回,让这帮医生再收红包”。比如医生方视角:“这些看不起病的人,就不能太惯着,他(她)们就想多要钱”。

 

类似的纠纷逻辑里,想必这样的话术并不陌生,但总让人感到可怖。一个封闭的关系链条里,如果人与人是狼对狼,似乎很难有不犯错的时候。我们所处的医患困境里,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别人的不易,或许真是不好多说,因为每一次的医疗事故里,人们盯着的只有“利益博弈”,而非“关系重建”,这着实令人尴尬。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