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被心仪主播嘲讽:不自知者为何总喜欢加戏?

有媒体报道,昆山一男子私下“约会”心仪的女主播,在具体的交往过程中,因受到一些冷嘲热讽,尽然和女主播在出租屋里“同归于尽”,还好,被及时赶到的朋友发现并报警送医,经过抢救,两人都暂且脱离生命危险。

 

就事论事,这依旧是因“女主播”触发的事件。当然,所提到的“女主播”是指“网络直播”中的女主播。事实上,因“主播”触发的事件已经不少,这也仅算是一次常规性的“车祸现场”。坦白讲,“主播”的“直播秀”只要能守住底线,存在与否都无可厚非。

 

只是,在具体的“直播秀”运行过程中,我们能控制“线上”的尺度,却难以规避“线下”的尺度,这或许正是“直播秀”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一般来讲,女性对“男主播”的追逐,相较男性对“女主播”的追逐更为谨慎和理性一些。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奇葩者存在。

 

对于“主播”与“观看者”的互动,“隔屏打赏”算是较为普适的行为方式,所谓“表演者付出心力,围观者赏钱鼓励”,这本来无可厚非。只可惜,很多事情被“功利化”后,就很容易变味,甚至出现各种尴尬的局面。

 

一些“观看者”为赢得主播的青睐,往往会出手“很大方”。当然,只要自己有经济能力,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当“观看者”失去理智,“挪用或借用”巨额钱款进行“打赏”主播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味。而这样的非理智行为,从“直播”盛行以来,已经发生过很多次。

 

某种层面上,“观看者”对于“直播互动”本身有明显的认知错位。从喜好层面出发,“观看者”因喜欢“女主播”的“直播秀”而打赏,这似乎属于正常的互动行为。但是,对于大多数非理智“观看者”的“互动逻辑”而言,实际上已经从“表演本身”上升到“人物本身”,也就是喜欢上“主播”或爱上“主播”。

 

这种情况下,作为素人而言,在没有对等的对话资源作为支撑时,就只能以“巨额打赏”作为进一步互动的重码进行博弈。而此时的“观看者”已经陷入非理智的范畴。甚至,在脑海里开始自导自演美好的爱情愿望,但同时也不自觉的走进欲望的深渊。

 

只是,这种“非理智”的欲望也只是一厢情愿,对于屏幕另一边的“主播”而言,他(她)们只能看到“巨额的打赏”,认定对面有“土豪和富姐”,而对于具体的人设面目,或许“主播们”才不会过多关心。

 

当然,我们也不排除一些“主播”有钓金龟婿和攀白富美的倾向。就如“被心仪女主播嘲讽”事件中的主角儿,除却“观看者”心怀鬼胎,目的不纯,相信“女主播”自己的出发点也是功利十足,要不然怎会掉入险境,差点丢掉性命。

 

这个事件中,我们能很清晰的看到,双方在屏幕两侧的不堪面目。男子每天只有几十元的收入,却冒充金融人士,给女主播持续打赏好几千元,并且自认为打赏会成为约会女主播的重要筹码,但他却忘掉“直播”本来是门生意,太当真自然就输了。

 

而作为功利心较强的“女主播”,在明知对方已经处于丧心病狂的情境下,却还是以维护“大客户”(打赏多的观看者)的心态进行周旋,着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不过,从两个人的具体表现过程中,也能发现他(她)们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不自知,而不自知本身导致他(她)们只活在自己的宇宙里。

 

于是,他(她)们疯狂的“自我加戏”。男子觉得自己爱上对方:“钱赏了,情给了”,但是遭遇对方的无端讽刺,所以决定同归于尽。当然,这属于局外人视角,对于男子而言,他可能把自己的行为想象成一种“浪漫殉情”,就如庄生之蝶双宿双飞。只可惜,就现实而言,这本来就是笑料一堆。

 

相对的“女主播”来讲,表面上她早已看透这位“观看者”的戏码,却没有搞明白他已经失控。所以,在对于“大客户”(打赏多的观看者)维系中,她只想着利益,却忘记对方的欲望之恶。于是,两个不自知者对撞,结果自然是出乎意料的尴尬。

 

事实上,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类似的不自知者有很多,有的属于“轻微”不自知,所以没有产生具体的尴尬,而像“被心仪女主播嘲讽”事件中的主角儿,很明显就是“重度患者”。很多时候,无知外物会让我们犯错,但是不自知却是致命的,它关乎生命的延伸,也关乎性命的留存。

 

最后,再次强调一下,“直播”是门生意,“主播”是不合格的演员,很多时候它只关乎调节荷尔蒙和多巴胺,与所谓的生活愿景毫无关系,打赏无关善恶,但要以“娱乐的限度”进行,而非一败涂地,成为人间头条。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