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拒录病毒肝炎骑手:为何多数人选择站平台?

有媒体报道,乙肝公益组织“亿友公益”称,多家“外卖平台”的骑手注册、接单客户端“众包协议”中涉嫌歧视“乙肝人群”,相比《有碍食品安全的疾病目录》中单列的病毒性甲肝和戊肝,“众包协议”以“病毒性肝炎”代替,而实际上病毒性乙肝并不在有碍食品安全的疾病之列。

 

对于乙肝公益组织的“追问”,除却“外卖平台”作出基本的回应外,主流舆论似乎也有较大的争议。依照乙肝公益组织方面的说法,“病毒性肝炎”的表述,某种程度上有点“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意思,不仅涉嫌拒录乙肝病毒携带者、歧视乙肝群体,同时也会助长对“乙肝群体”的偏见和歧视,更加强化“乙肝不能从事食品行业”这种错误的观念。

 

只是,对于这种“追问”,多数人似乎不以为然,甚至认为乙肝公益组织是在挑战“公众的健康底线”。总体上来看,多数人倾向“站平台”。而这种“站平台”本身,进一步说明人们在潜意识中有些许“恐慌”。

 

坦白讲,对于“乙肝人群”的认知,绝大多数人即便知道共餐、握手、拥抱等简单互动接触行为不会被传染,但还是会有一定程度上的“恐慌”。因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关乎到生命健康的问题,都会不自主的往最坏的一面延伸,由此就不自主的产生“恐慌心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属于正常人的正常反应,与歧视不歧视没什么关系。

 

当然,从具体事物的不可控层面而言,只有完全杜绝“肝炎病毒”携带者,人们才能安心的去消费他(她)人提供的食品。事实上,“这一点”只有特别正规的食品企业才能完全达标。而绝大多数情境下,人们只要不直面生产环节,不清楚生产者是谁,才会食用他(她)人提供的食品,但基本上也带有“选择性忽视”。

 

不过,“选择性忽视”并非就是真的忽视。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越来越多的人提倡在家里吃饭,也是基于安全本身出发的。一方面食材本身相对安全一些,另一方面餐具等更加卫生一些。当然,这也不是说外面的食物饭菜就一定不安全或不卫生,但总体而言,还是存在相对性的差别的。

 

这种情况下,为保证食品本身的安全,人们会偏重选择一些品牌口碑好的牌子,或者标准化较高的饭店进行就餐。当然,从“肝炎病毒”传播角度而言,即便那些小饭店,小作坊也不会传播,但是人们还是觉得相对安全感较差。事实上,这不是人们有意“排斥”,或所谓的“歧视”。而是因为具体的“后果”涉及到性命利害关系,所以才会表现出具体的防卫意识。

 

于此,作为“外卖平台”在具体的骑手招纳中,为让广大消费者更放心,自然就会将“众包协议”的标准提高,以此表明外卖的配送过程是安全的。然而,在过往的“外卖配送”过程中,骑手偷吃“外卖”的事情已经发生多次。这种情况下,如若有“肝炎病毒”携带者使坏的可能性,自然就有一些消费者心存疑虑,对“外卖”的安全性开始质疑。

 

所以,从“商业平台”讨好消费者层面出发,作出这种相对安全的“众包协议”,实际上只是平台高标准的信息释放。至于,到底算不算歧视“乙肝人群”,指向性或许并不明确。而作为普通消费者而言,出于对自己的健康安全考虑,也有权选择高标准的服务,而这依旧与歧视本身无关。

 

实际上,从生活本身出发,只有很少一部分“乙肝人群”才能做到被尊重的程度。而有一部分“乙肝人群”明明知道自己“携带乙肝病毒”,并可能传播给他(她)人,却在实际生活中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行为习惯。甚至,有个别人为报复社会,尽然作出极端的传播行为,而这样的存在更加让“恐慌感”加重。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歧视氛围”和“恐慌氛围”有着某种相关性。要想根除掉“歧视”,就需要减少“恐慌”,而减少“恐慌”除却基本的传播常识普及,更需要携带者有较为自律的良性习惯,这或许才能从根本上获得更多尊重和宽容,而非只是靠强力的争取,达成所谓的“无歧视”环境。

 

就“尊重”而言,比起所谓的“健康安全”而言,人们肯定会优先选择后者。所以,当下社会对于“乙肝人群”的无意识歧视,肯定是难以在短期内根除的。而这种歧视,除却病理传播层面的“恐慌”,也存在因人群的素质层次产生不同的对待。很多时候,即便人群素质层次与病理并无相关性,但还是会在具体的生活中产生作用,这或许就是人性中“自利性”的一种基本趋向,很大程度上更接近本能。

 

比如,在一个白人聚集的泳池里,突然有一个黑人介入,很快人们就会散开,即便那个黑人的素质很好。同样的情况,如果那个黑人是个明星,人们的态度就会很不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讲,人们对乙肝人群的歧视与白人对黑人的歧视差不多。本质上都是对整体印象的不认可和不信任,这与对应人群在社会活动中的具体表现有关系。

 

于此,要是面对一个素质层次相对较高的“乙肝”携带者,人们就会比较容易接纳,恐慌感就会减弱。因为,他(她)们潜意识里相信,对方不会有过分的行为造成“乙肝病毒”的传播。甚至,对于那些素质层次相对较高的“乙肝”携带者们,会因自己有病毒的携带,有意识的回避那些不安全的接触行为,而他(她)们注定值得尊重,自然也就无所谓歧视。

 

所以,就事论事,想要从根本上解决“歧视”的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安全”的问题。这从多数人选择“站平台”的趋向上也能看出来,有太多人对“乙肝”携带者们并不放心,而不放心本身主要指向是“素质本身”,而非病毒的“传播途径”。

 

所以,作为乙肝公益组织在呼吁“别歧视”乙肝人群的同时,更要注重引导这类人群的“互爱”逻辑。只有他(她)们真正懂得保护非感染人群,回避不安全的接触行为,被尊重的氛围自然就会到来。而所谓靠争取和反击得来的尊严,终究难以换来真正的尊重。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