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新人办完婚宴跑单:喜事如何成就谎言?

社交媒体上,有关“新人办完婚宴跑单”的话题被热议。事情发生在重庆,徐先生经营一家休闲山庄,承办新人的结婚喜宴。然而,一对新人在喜宴结束后,不结账就走人,按照徐先生的说法,这对新人仅预先交500元订金,而总的喜宴费用是13000元,自己做二十年餐饮,头一次碰到“跑单”的现象。报警后,这对新人表示会过几天来结算,但之后两人电话就再也无法联系上。   

 

就事论事,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尴尬。办过婚宴的人都很清楚,基本上都是先交定金,婚宴办完后再做结算,这基本上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对于一些经济条件普通的人家而言,提前预付婚宴消费,很多时候比较困难。所以一些婚宴提供商,应允新人收完“份子钱”后,再做结算。

 

作为“婚宴”,很多人一辈子可能就办一次,一般情况而言,别说在其中“耍手段”、玩骗局,就是婚宴办的不体面,很多人都觉得丢面子。毕竟,结婚可是喜事,容不得半点污点。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跑单”的想法基本上不会存在。

 

于此,作为婚宴的服务者,提供商,基本上不会预设这种“跑单”行为。因为,就常理而言,人们最忌讳在办喜事的时候掺杂“谎言”,可在“婚宴跑单”事件中,却很明显的反其道而行。而这也正是“婚宴跑单”得以成功的核心逻辑。

 

就“婚宴跑单”而言,确实算是小概率事件,但其中的“跑单逻辑”却并不陌生。在很多“骗局”中,惯用的套路就是猎杀“防备盲区”。而“防备盲区”多半是公序良俗里,被制度化的常理,比如伦理关系、婚丧风俗、市井诚信。这些事情很多时候已经被“想当然”,所以人们也就不太会倾注太多防备。

 

比如伦理关系中的“虎毒不食子”,比如婚礼中提倡的“喜结良缘”,比如丧葬过程中体现出的“死者为大”,比如市井邻里间借东西,借钱,基本上“无合同”,这些生活中较为常见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秩序,一般人不会去违背,所以多数人也不会去质疑。

 

由此,我们也会发现,在很多时候,“骗局”往往都热衷“杀熟”。而这种“熟”,有时候是关系上的,有时候是常理上的。从理论上讲,这种被制度化的常理,有坚固的一面,也有脆弱的一面。而坚固的一面体现在“交互双方”对常理尊重的情况下,一旦有一方不承认常理的合法性,制度化的常理就会“瞬间鸡肋”。

 

而这种“鸡肋化”的过程,摧毁的不仅是小概率事件中的交互关系,它甚至会让公共关系中的人们变得异常警觉,进入草木皆兵的地步。比如,有老人摔倒却“无人敢扶”,而导致最佳救治时间的错失。这样的尴尬已经不是头一次,但在已经被摧毁的常理面前,人们的代价就只能是“先保护自己,把别人当成坏人”。

 

而这种先保护自己的意识,着实在瓦解那些美好的共识。这就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交互,越来越紧张。明明可以讲情面,谈道德的事情,最后非得走上纸面,彼此搞得紧张兮兮。这方面,不仅体现在个人交互的层面,很多时候作为一些企业之间的合作更是如此。

 

在一些二三线城市的甲方,“耍流氓”的情况越来越多,很多时候乙方早已服务完毕,却迟迟拿不到尾款。虽然,白字黑字写在合同上,但维权的成本还是比较高。所以,不少乙方只能是有口难开,硬深深被坑。而对于“一手交货一手交钱”的信奉,甚至会被认为“很傻很天真”,真是“够流氓”。

 

朱光潜先生说:“如果九十九个人都是妓女,你一个人偏要守贞洁,你就会成为社会公敌,被唾弃”。而我们面对的现实是,如果九十九个人都是骗子,你一个人偏要玩真诚,你就会被骗得的一败涂地。于是,我们为寻求自保,不得不将别人预设成小人,然后才好表现的文质彬彬。

 

所以,我们可以确信,徐先生曾经很相信常理。但在这样的事件之后,我们也可以确信,徐先生在未来的经营上,会在婚宴后,让专门的工作人员,去严盯“新人”的去向。即便,那些“新人”根本就没有“跑单的想法”。从某种层面上而言,这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这又能怪谁呢?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