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年轻一代的“情愫表达”终将国际化

过去一谈到“纹身”,就总觉得是“刺儿头”的标配,可现在来看,纹身已经成为一些年轻人,体现自我个性的一种生活方式。这从社交媒体上,对于“爷爷奶奶照片纹身上”的舆论走向来看,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纳纹身”。即便自己不喜欢纹身,但也不会带着偏见看待“纹身”的行为。

 

而对于父辈那代人而言,似乎纹身还是一种禁忌。因为纹身和犯罪、暴力、粗鄙、丑陋在很长一段时间被深深的捆绑。不管是影视艺术中的帮派老大,还是现实社会中的街边刺儿头“不是左青龙,就是右白虎”。所以,有过那一段记忆的父辈们,在脑海里对纹身就没有好印象。

 

只是,这样的坏印象越来越被打破,被软化,转而成为生活的一种常态存在。纹身在古代社会的作用,是为突出个人“暴力能力”的一种象征。而在近代的欧美社会中,人们开始将其生活化,用于美化身体,表达个性。

 

就如将“爷爷奶奶纹身上”的大学生,他所要表达的也并非纯粹的个性,因为里面包含些许怀念成分。如他所说:“马上要赴美留学,小时候都是爷爷奶奶带着我去玩,现在想带他们出去玩,以后想把全家人都纹在‘亲情手臂’上”。暂且不论他的表达合适不合适,可这又有什么错?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情愫表达”的国际化。我们并非说,中国的古代社会没有纹身,而是一直以来没有将纹身扁平化,生活化。比起纹身的意义,我更青睐将纹身生活化的意义。一定程度上,我们如今的“纹身文化”是从欧美引进的,而非从中国古代嫁接而来的。

 

虽然在古代社会,东西方的纹身都是“豪侠武士”、“流氓地痞”的专属特征,可近代社会中,只有西方人将其发展为一般性方式,并在生活上广泛应用。我时常看到NBA球员,欧美足球英豪,国际拳击赛以及影视节目时,发现很多明星都纹身,而且纹身的尺度很大,符号多元;有涉及图腾的,有涉及文字的,也有涉及过往名人的,而这些纹身非但不唐突,反而显得很有活力,很彰显个人 风格特点。

相反的,在国内的名人圈,纹身率就很低,只有那些自称是“玩摇滚”、“搞艺术”的才装模作样的纹身。只是,他(她)们多半也是为标签而纹身,而非为生活而纹身。不过,这几年这种模式也在打破,而这种打破也是在民间,某种意义上算是新生代的一种“原生接纳”。

 

现在的孩子们,从小就接触各种异域文化,甚至有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假期都往国外跑,也有一些家长让孩子直接在国外念书,这就更容易让外来文化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坦白讲,多一种生活方式,就多一种人生。这或许就是人们大谈“国际化”的原因。

 

人们总说“国际化”,实际上就是生活的现代化,异域的交融化。过去,人们总说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可实际上,世界的也可以反哺民族的,成为每个人表达自我的方式。过去一些年,不管是西方社会,还是东方社会,某种层面上都在彼此融合,很难说是西风压倒东风,还是东风压倒西风。

 

不管是公共意识,还是文化交流,不管是娱乐形式,还是生活方式。我们都能从其中找到“东西媾和”的影子,而这种彼此影响的过程,最终使得人们的生活更丰富,更容易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和初衷。比如国人唱嘻哈,外国人学京剧,这本来没有谁高谁低的问题,而是我们愿不愿意打开一扇别样的窗户,向外面看不一样的风景。

 

就拿将“爷爷奶奶纹身上”这件事情,如果用父辈那代人的尺度评价,觉得将逝者纹在身体上,很不吉利。可要是以西方社会的评价体系看,似乎就是一种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我们转念再想,人不就是为一种意义而活着的动物吗?

 

既然自己都觉得没问题,并认为那是一种让自己满足,并能体现意义的事情,为何就不能公开的纹在自己的身体上呢?我们有不喜欢的权利,厌恶的权利,就应该尊重别人喜欢和守护的权利。而这种懂得接纳和尊重意识的发扬,相信也只有靠新生代的“原生接纳”来实现了。

 

而对于固守的那代人而言,能表现出羸弱的偏见就已经算是一种进步,而非让他们也撩起衣襟“左青龙,右白虎”。年轻一代的“情愫表达”终将国际化,而这种国际化中也不是全盘的西化,而是有固有的气质和新生的骨肉融合而成,成为不被偏见裹挟的一代。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