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闯红灯924次:卑微的人设不应成为自保伞

据央视新闻报道,近日,在广东茂名国际岗路段,一外卖小哥因闯红灯被交警拦下检查。经过核查后,交警发现这名外卖小哥不仅无证驾驶摩托车,而且驾驶这辆车在半年的时间内,共计有924起闯红灯的交通违法行为,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他将面临“十几万罚款”。

 

面对这样的事情,社交媒体上也是观点不一,众说纷纭。但基本上是围绕“外卖小哥弱势”在争论,因为与其相关的外卖方、顾客、执法者,都好像比其更有优越感,而外卖小哥在其中的挣扎,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作为外卖小哥,因为挣的是“辛苦钱”,所以在提到“面临十几万罚款”时,不少人就觉得外卖小哥“很冤枉”,挣的钱还不够交罚款。甚至,有些人能瞬间脑补出闯红灯的逻辑:“顾客是上帝”。按照个中逻辑,服务不好上帝,就会受到惩罚,可是我们所看到的事实是,上帝服务好的同时,自己同样还是会受到惩罚。

 

不得不说,有时候“上帝”只是想当然的“上帝”,当凭借“不守规则”而赢得上帝的“好评”时,最终的苦果还需要自己买单。虽然,在舆论上外卖小哥的“卑微人设”,已经成为一种天然的“自保伞”。可这种“自保伞”也终究停留在舆论层面,真要是面对事实,实打实的追究,还是难辞其咎。

 

当然,这里所指的“卑微人设”,并非说“外卖小哥”的“人格很卑微”,而是指他们的“处境很卑微”。一方面,为赢得顾客的好评,不得不以闯红灯的代价去争取送餐时间。一方面,却又在破坏公共交通的基本秩序规则。从某种层面上而言,不出事时,一切还好,可要是一出事,很可能就不只是简单的罚款那么简单。

 

我曾亲眼看到,外卖小哥被汽车撞倒的情景。还好,在市区里穿行,汽车的速度相对不快,后果还不算太坏。但既便如此,“小车”与“大车”短兵相接,后果还是难以预料。“幸运的”可能是皮外伤,“不幸的”就可能是终身残疾。

 

而且,我们很容易能想到,伤者多半是“骑小车”的人,而非“开大车”的人。说到底,为挣钱不守规则,就等于拿命挣钱,而拿命挣钱的人,钱终究随命而去。于此,对于“骑小车”的人而言,就更应该明白:“守交通规则的重要性”。

 

俗话说,久走冰面,难免摔倒。有924次的闯灯经验,就难免有第一次的人仰马翻。而类似的“惨剧”(电动车或摩托车因不守交通规则被撞的事件),已经并非是个例,而是城市交通事故中的“高频事件”。

 

这从城市交通事故的统计中已经能看出,如电动车和摩托车一类的交通工具,已经成为交通事故中的“马路杀手”(杀别人也被别人杀)。这些交通工具在发挥灵活多变的作用时,也在成为“汽车时代”最危险的交通工具。这也是为何在很多城市“禁摩”或“禁电动车”的主要原因。

 

只是,对于外卖和快递而言,“最后一公里”的送达,至今还是难以摆脱“电动车”和“摩托车”使用。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想真正维护外卖小哥的利益,靠“我弱我有理”是难以有所改观的。一个合理的社会之下,“商业化”和“规范化”应该是相辅相成的,而非人们所认为的“为赢得上帝的好评,就不得不违规”。

 

我甚至认为,因为“卑微人设”的存在,就回避不守规则的习性,会让行业更无序,让社会更溃烂。不能因为外卖小哥挣钱不易,就不去按规定处罚而回避是非。从因果的逻辑上讲,不直面错误终究会成为一把尖刀,将“犯错者”(外卖小哥)送上不归路。

 

所有人都在提倡保护,外卖小哥“卑微人设”的基本权益,但这个过程里却不应该打破正确的规则存在。不管是“好评”还是“差评”,作为被尊称为“上帝”的顾客,首先自己要合理考量服务质量,而作为行业的标准和规则制定者,也不能为商业而失去对基本人性的敬畏。

 

我们很清楚,以数据交互建立起的商业模式下,人都在数据的掌控下活动,不管是外卖小哥还是快递小哥,都是以数据为指令在工作。这种境遇下,数据所反馈出的指令是否合理,是否能全面评价一个人的工作优劣,都需要综合的因素去评价。

 

正如人们所说,“闯红灯”的外卖小哥就是“怕差评”,与其说是判断,不如说那就是事实。可我们也要知道,不同城市的交通状况不尽相同,交通效率自然也不一样。在二线城市能在“规定时间内送到的”,在一线城市就“不一定能在规定时间送到”。

 

而这些“送不到的代价”,如果都转变为“闯红灯”的行为,实则是一种商业的“恶”。而这种商业的“恶”,着实值得外卖行业、外卖小哥、交通执法者,顾客们去深思。而非在不可控的“恶”中各自为阵,只求自保。最终在不讲理的逻辑里,失去人性中该有的理性和慈悲。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