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进城过年的父辈:等不回孝子只能前去团圆

社交媒体上,一则被标注为“大爷带200斤年货辗转千里看孙子,鱼糕、豆皮、糯米糍粑、橘子全都有”的短视频被热议。视频中,64岁的王大爷带两百斤重的土特产 ,正从湖南衡阳火车站走出。跨两省,转三次车,耗十多个小时,只为与家人团聚过大年。

 

对于这样的一幕,不仅与春节“回乡大潮”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时也透着这个时代深深的无奈。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便平日里很少回家(故乡:出生的地方化和父母生活的地方),但对于过年这种传统节日,人们无论怎样“也要回家过年”。这种强大的社会传统,早已植根于人们的深处,成为一种惯性活动。

 

于此,每到过年的时候,春运便会到来,年货消费便会重来,回乡的囧途便会复盘。这其中有历史记忆的成全,也有来自民间宗法的牵引,总之回乡过年已经成为一种骨子里的驱动,不到万不得已,谁都无法阻挡。

 

可就这样雷打不动的大传统,也敌不过经济风潮的侵蚀。太多的年轻人为登上人生巅峰,早早的将青春埋葬在大都市。并且,还美其名曰:“为追随梦想,为实现自我价值”。他们一年之中,几乎没有时间回乡,就连过年这种节日,也并不能完全放下工作。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家人能理解自己,因为让公司理解自己,或许过年之后就是“鱿鱼一条”。

 

尤其,在一些服务行业中工作,过年回不去似乎已经成为定局。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也是槽点满满,可面对社会的经济大潮,再大的传统也难敌时代的趋向。就这样,过年不回家的情况开始被人们所接受,“回乡大潮”出现小范围的缺口。

 

说到底,“年好过”(团聚好过),“日子难过”,面对生活貌似大传统也得让步。“回乡大潮”的主体即便还在,但局部的缺口已经实证,没有什么不可以改变,没有什么是可以永垂不朽。如王大爷这种进城过年的父辈人群,已经开始逐年增多,而且随着城市化的不断进程,这样的趋势将越来越猛。

 

总有一天,“回乡大潮”会被“经济大潮”瓦解,最终成为现代社会的“进城大潮”。对于子女而言,这里面有生活的不得不;对于父辈而言,这里面有情感的不得不。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忧虑,这种历史的钦定宿命着实难以逃离。

 

生活的富足让人们怀念穷困潦倒的年味,可无论怎么复盘,都终将逝去曾经的感受。大鱼大肉没变,可食欲早已减半。衣服的款式越来越多,可穿新衣的场景早已寻常。年味已经变味,对联已经工业化,生活确实变好,可传统已经濒死。

 

这种情况下,作为父辈们不得不选择走进城去,让过年的团聚氛围有些许保留。他们全副武装家乡的特产,带着浓浓的家乡手艺。但他们对于大城市而言,依旧算是天外来客。他们的不适应的有太多,但又要勉强适应。城市的路,岔道多,容易迷失方向。城市的马桶,太干净,大小便都有点尴尬。所以,对于过年的短暂进城,他们也是受尽煎熬。

 

可这对于他们而言又能怎样,等不回孝子团聚,便只能进城团圆,这种小家生活与大家团圆的冲突,能做出牺牲的往往也只有父辈们。即便如王大爷而言,满心欢喜,一身特产。但那种失落的故乡氛围,却也时时刻刻闪现在他的神情里。

 

作为父辈们,谁都希望儿女们能在过年时回家探望。可时代已经大变,那些被城市捆绑的儿女们,他们渴望亲情,但又难以破局自己的生活。于是,生活就如一盘囹圄,在团聚与生活面前,生存的底线摇摇欲坠。

 

就这样,“不回乡过年”从不情愿到情愿,从情愿到父辈进城。很多父辈们为掩饰其中的悲伤,总以儿女发展为重,搪塞别人也安慰自己。可实际上,谁都清楚这就是一场无奈的进城赶集,在城里儿女很忙,生活紧凑,团聚本身已成形式。可如果有一天,当这样的形式也被消逝,大概“年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

 

很多人埋怨父辈们喜欢“拼儿女”,却忘记父辈们曾经的生活希望和人生理想就是“儿女”。虽然,用现代意义上的人生准则评判,这种逻辑很荒诞。可在贫穷的年代,饥饿记忆都能成为“年味”的一种沉淀时,似乎父辈们的那点“儿女虚荣心”也值得理解。

 

他们为儿女们付出青春和汗水,到老却还要牺牲回乡过年的大传统。不得不说,父辈们的一生充满妥协,尤其在儿女的一方,几乎是单向的妥协。我时常在想,如若说父辈们一生为儿为女,大抵新时代的儿女们多数为生活奔波。

 

生活早已吃饱穿暖的一代人,却感知不到年味的浓郁和欢乐,这自然算是时代的缺憾,但对于芸芸众生而言,除却顺从大势,又能怎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