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女孩欠贷致母亲自杀:无知和贫穷是一把尖刀

有媒体报道,19岁的夏双(化名)欠下“现金贷”后离家出走,母亲刘丽(化名)不堪压力自杀。就在刘丽(化名)葬礼的当日,先后还有四拨上门催债的人员。2018年1月11日,离家多日的夏双(化名)回到家。她面对母亲的坟头,悔恨不已欲撞碑自杀,幸好被跟随的父亲拦下,才避免悲剧的再次延伸。

 

夏双(化名)的父亲夏明国(化名)说,目前最重要的是稳定女儿的情绪,会好好保护她,让其尽快走出阴影,重新面对生活。事情发生在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金华村,目前当地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

 

不管怎样,因还贷闹出人命,就算是一场悲剧。替自己的女儿还贷款,被催款者逼到绝境,选择自杀。逻辑上看似顺畅,但却透着某种绝望。生活本来不富足,女儿又惹出“无底洞”贷款,这对于一个乡野家庭而言,自然就是天大的事情,追根究底,是一种“绝望的自杀”。而这种绝望之中,有“无知造成的短视”,更有“贫穷之重的致命一击”。

 

很多媒体舆论,将矛头直指“现金袋”,认为是“现金袋”将刘丽(化名)逼死。可实际上,在这样的悲剧形成中,并非一方就可以将其致命。不过,“现金袋”作为整个事件的串联介质,肯定有难以回避的责任。但作为母亲刘丽(化名),女儿夏双(化名),她们自己也有一定的问题。

 

母亲刘丽(化名)在遇到暴力催款的境遇下,除却借钱还款,努力挣钱,几乎没有想过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直到自己的精神崩溃,彻底绝望自杀。同样,对于女儿夏双(化名)而言,在没有搞清楚借贷方的情况时,不负责任的肆意借贷,而且在面对“还贷催款”时,选择把责任丢给父母,自己出走了事。

 

另外,作为监管“现金袋”的相关部门,对于“现金袋”的借贷程序是否合法,催款流程是否合法,监管力度都没有及时的跟上,这些环节上的问题,一起共振自然也就形成母亲刘丽(化名)的自杀悲剧。

 

当然类似因借贷而自杀的,常出现在赌博群体,他们因为输掉本金后,想要赢回来,就不考虑后果的去借贷。只是对于赌博而言,十有八九难回本,最终因欠款太多,一些人就选择自杀的方式解脱(逃避)。这里面有自责的考量,也有逃避的考量,当然也算一种不负责任。

 

坦白而言,站在个体的角度上去看,形成悲剧的主要因素,大概就是“无知和贫穷”。很多人说,贫穷限制想象力,更准确说,贫穷让人变得狭隘,甚至顾不得向外看,向远看。当然,作为母亲刘丽(化名)而言,已经是这场借贷关系中的牺牲品。出现这种悲剧,她自己或许也不由她自己,因为在她所经历的事情,认知的范畴内,或许死是一种解脱(逃避)。

 

这里并非是批评她,而是对于其绝望之际的一点考量。另外,如夏双(化名)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也不少。过去一年“校园贷”就是很典型的一种例子。一些女孩子为达到自己的借贷目的,不顾借贷方是否合法,“抵押的资料”是否符合法定程序,就去借贷。这种对自己不负责任,对家庭不负责任的现象,着实让人感到可悲。

 

不管是自己的“裸照”被借贷方公布,还是自己的母亲被逼向自杀,这其中的无知真是不可饶恕。当然,这有个体的认知问题,更有来自教育层面的缺失。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在不少农村,很多学生在上大学之前,几乎没坐过火车,没进过城,没用过银行卡。这种情况下,即便分数很高,但生活的常识才从基础补起,这种情况下难免出现一些令人尴尬的事情。

 

贫穷不一定酿造无知,但无知必生产贫穷,也生产悲剧。都活在二十一世纪,还有人因为还不上钱就用自杀逃避,这着实不正常。任何借贷行为,都是建立在合理的抵押,偿还能力的评估之上进行的。如若脱离这些,就很难保障借贷者的基本利益,不免出现“暴力催款”的事情。

 

所以,当无知和贫穷泛滥时,就需要在程序上给予一定的机制规范,只有如此才能让无知和贫穷造出的尖刀,不在滥杀无辜,制造悲剧。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