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养生月饼:我们都是附加功效困境里的囚徒

中秋节吃月饼天经地义,但商家们之间的“月饼大战”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在人人关注健康的时代,“健康”,“养生”是比较容易获得认同的一张“王牌”。一些商家深谙其道,便推出号称有“养生”,“保健”功效的月饼。实际上,国家食药监对这种行为明令禁止,按照食品安全法,普通食品不得宣传或暗示有治疗或预防疾病功能。坦白而言,就是“养生月饼”并不靠谱。

 

但这好像并不影响人们对于“养生月饼”的渴求。只要有商家忽悠,自然就会有买家上道,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被消费主义主导的时代。生活的犄角旮旯里,都充满物欲的气息。好像人们不消费点什么,都感觉不会生活了。

 

这种被“附加功效”所捆绑的现象,已经在影响我们的方方面面。买个手机,最重要的已经不再是“通话功能”,拍照,听音乐和玩游戏已经成为主要考量因素;买个轿车,最重要的也不再是代步功能,舒适度,安全性能和知名度成为主要考量因素。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很符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很多人的需求跟自己的收入水平并不符合,这又怎么去解释。说到底,现行社会里的很多消费,并不是健康的消费,它被太多情绪和非理性裹挟。

 

反倒是,那些真正有能力消费的人们,却对于自己的需求比较了解。他们不会去为证明什么或炫耀什么而消费,纯正是从自身需求什么就去消费什么而存在。说到底,非理性的人们,大抵是内心自卑所导致的一种盲目消费,这也正中商家们的怀抱。

 

实际上,一些人已经活在一种“附加功效”的困境里难以自拔。“附加功效”在刺激消费欲的同时,其实并非解决实质性需求,多数只是在满足一种非理性的虚妄。不断的消费升级,确实可以暂缓快节奏下的焦躁,但却并不能改变什么。

 

漂亮的包装,加上情绪流强撸的姿势,确实可以带来钱包满满的顾客和现金,只是,这种非理性下的消费主义洪流,终将不会维持的太长久。它不仅仅摧毁了人们对于核心功能的需要,同时也让人们进入一种消费漩涡,成为一种光鲜满满的囚徒。

 

很多人一边疏离这种“困境”,但又被生活中的人情世故强拉回来。即使很多常识告诉人们,要学会理性消费。可是满眼望去的社会里,都是被消费主义捆绑的迹象,大抵我们也就不得不同样走进去凑热闹,不然就会被认为不合群或怪人,真是件难办的事情。

 

露西·希格尔所著的一本书《为什么你该花更多的钱,买更少的衣服》中,写到很多消费时尚的问题。从生产、运输、服务等多个环节里窥探现代人的消费困境,从书中能很清楚的看到我们不曾考虑的问题。诸如一些附加的功效,我们从来没有割裂开去审视,只是觉得那样就好,那样就是对的。

 

实际上,类比所有的消费都差不多。在工业时代下的各种“产品”流程里,都存在过度附加功效的问题。当然,商家为掘取更多价值,就会想一些门道。可怕的是,消费者们总是入套,没有一次幸免。

 

以前,我们总讲需求在前,现在的困境是没有需求创造需求也要上,这大概是多数商业思维正在运行的一种机制。“养生月饼”或许并非先河,转而就会出现“养生元宵”和“养生火锅”等一系列“养生XX”,这种逻辑很简单,却很奏效。

 

我们俨然已经进入一种消费困境“难以自拔”,可这又能怎样呢?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