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名博

媒体人,专栏作家。
博主:姬二叔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尬舞之尬”远比广场舞钦定的驴鸣镇有品味

“尬舞之尬”或许并非肢体语言之怪诞,不能理解的时候,被公共权利叫停才是最大的尴尬。相关公共场所叫停“聚众尬舞”,并且禁止网友对舞蹈现场进行直播。理由简单粗暴,与人们的关注度明显唱反调。当然,大众所关注的也不一定是文明的,有文化的,只是对于“尬舞”而言,还需要从行为的深处出发,给出一个合理的评判。

 

对于“被缩水”的街舞,某种层面上沿袭着街舞的精神,动作做不到位,自然就会形成“逆天抽筋”的局面,不免看起来尴尬有余。从媒体的舆论口风中,似乎很不待见“尬舞”的存在。不过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态度上的趋向却和“广场舞”明显不同。

 

广场舞在某种意义上,被称为市民精神文明建设的积极一环,社区机构比较推崇。不过周边群众却在“驴鸣斗狗”中,总是被惊扰,这也成为“中老年群体”被攻击抹黑的主要原因。凡是有广场和空地的地方,都有过广场舞的步伐,已经成为一种生活中的共识。

 

讲真,广场舞也不是一无是处,对于中老年人而言,锻炼身体,排解孤单,丰富生活都有很好的积极意义。只是,过度泛滥自然就成灾,没节制的过分发展,自然就成为扰民的一大因子。不管怎样,能被中老年人熟知喜爱,也算是这个时代给悲苦的父辈们一个回应。

 

只是,从现实层面而言,广场舞仅算得上强身健体,社区和谐的一部分。行为的深处并没有精神层面的实质表达,这一点上,高度着实不及“尬舞”。作为街头文化的一种表达,被公共舆论扣上邪恶低俗的帽子,着实有悖“尬舞”初衷。

 

作为中老年人在“街舞”的维度上没有专业技能,硬深深跳成“尬舞”,这真的不怪他们。虽然动作夸张丑怪,但却受到大众喜欢,即便在直播的平台上,都能圈粉万千,这或许并非简单的“恶趣味”就能完全概括。旨在说明在某种层面上,“尬舞”的表达欲望着实打动人,所以才会有聚众围观的景象。

 

当然,其中也包括“看新鲜”的群众,只是持续的高涨势头,不免让我们觉得,人类的舞步和人类的思想,从来就没有分开过,只是在太久的农村重金属中,他们沉睡太久,迷失方向。

 

不管怎样,“尬舞”的兴起虽不能消除烦扰之行,却也撕开“驴鸣镇”集体喊麦的一个口子。毕竟,在品味的高低和思想的迸发之间,甩广场舞好几条街。如若硬说精神文明建设,“尬舞”的出路会比广场舞更开阔,只是在漫长的接纳过程中,不免受到一些狙击。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