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也的博客 名博

生命是温暖而感伤的旅程QQ:329579119
博主:何也
博文分类

延续

  
  《离别》是我在三月份的时候写的,《延续》则是《离别》的延续,还会有最后一篇,那是《结局》。一切似乎在冥冥中安排,而我只是顺其自然地编写了一个故事。
  这是《离别》的地址: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461594&PostID=8778371&idWriter=0&Key=0
  
  离别
  
  在天长地久咖啡厅,杰和阿卡相对而坐。他们不约而同地透过玻璃窗,注视着马路边上开着火红火红的木棉花。每年的这个时候,五指山路的木棉花都会如期而开。杰就会约上阿卡,来到这家叫做天长地久的咖啡厅,一同观赏这条路上的木棉花。这个时候,却是夜晚。木棉花在路灯的照明下似隐似现,外面还下着迷蒙的小雨,水蒸气在玻璃上铺了“轻纱”,阿卡时不时地将手去擦干窗上的水雾,以免影响了他们的视线。
  阿卡有些痴痴地看着窗外的木棉花,突然痴痴地跟杰说,她明天就去丽江,已经买好了机票。杰愣了一下,没有说话。似乎是意料之中。然后不再去看那些木棉花,而是拿起手中的杂志,随便地翻了翻。然后又有些不心神不定地放在桌子上。他看着她。
  她的脸庞很娇小,精致的轮廓,留着短发,显得很有活力,像个小丫头。眼神却有着一股坚定信念。杰也知道无论如何他无法阻止她去丽江。于是他们陷入了沉默。
  他还是有些不甘心。一定要去么。他问。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雨下得有些大了起来,落在玻璃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他们走出了咖啡厅,前面忽然迎来一位小女孩,怀里搂着玫瑰花。
  要买花吗?女孩问杰。
  杰看了看阿卡,然后又看了看买花的女孩。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钱包,买了一束。女孩说了声谢谢,准备离去。杰叫住了女孩。这花送给你。他冲着女孩微微地笑了笑。女孩不解,说怎么不送给姐姐。杰木讷地看了看阿卡,然后对女孩说,姐姐只喜欢木棉花,不喜欢玫瑰花。
  女孩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突然间觉得路边的木棉花比她手上的玫瑰花还要漫烂,还要绝美。
  
  
  延续
  
  走出昆明机场后,杰给阿卡发了条短信,告诉她再过10个小时他就到丽江。但是,他没有收到阿卡的回信。
  杰上了车,从昆明往丽江的大巴。车子开动后,他倒头就睡。睡觉的时候他喜欢把枕头垫高,但是从来不用自己的手去当枕头。无论什么情况下。这是第一次去丽江,可他并没有了解过丽江,甚至连丽江有什么美丽的地方以及路程如何安排都不曾想过。他想马上见到阿卡。自从阿卡在两个月前离开他去了丽江之后,他一直思念着她。像喝了毒药,无法控制。昆明到大理的路段,可以见到山峰重叠而且连绵不绝。接近黄昏的时候,金黄色的光芒抚摸着这片高原大地。天空的云层有些灰暗,低低沉沉的盘旋在上空。杰这个时候已经安静地醒来,一路上安静地看着广袤的山野风光,心情变得舒畅了许多。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半,还有一条没有浏览的短信。
  阿卡的短信。
  车子估计会在晚上9点的时候到站。我去接你。
  他把手机重新插到裤袋里,忽然感觉无所事事,然后无聊地又眯了一会。再也无法入睡。索性睁开眼胡思乱想。
  
  阿卡离开杰之后,独自来到丽江。凭着直觉,她知道自己会喜欢上这个美丽的地方。所以她顺从了自己的心灵感召。把工作辞了。把所有的牵挂都丢了。她换了手机卡,号码只让一个人知道。那是杰。可以猜测,如果没有杰,她不会再带手机。她觉得除了杰,其他的熟人都没有必要再联系。杰或许是她唯一的挂念。可奇怪的是,在她到了丽江之后就再也不怎么想起杰。似乎有意把他渐渐遗忘。她希望自己消失在曾经与她有过交流的所有人的眼前。然后重新开始。
  她在丽江古城附近的民居租了一间房子,空间不大但光线充足,稍微布置之后就成了一个温暖的地方。房东是个中年妇女,她喜欢在院子修剪花盆里的那些不知名的花儿。阿卡细心地发现那些在院子里看似零乱的花盆其实都是经过精心搭配摆放的。阿卡看得出这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女人。令阿卡奇怪的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的老公。后来这个女人告诉阿卡,他老公在外省经营生意。她总是喜欢说,男人就是应该到外面去才能做大事。但是阿卡发现,在她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都黯淡无光。
  因为房间的窗口朝东,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会将暖暖的阳光映射在床铺上。她从此改变了睡懒觉的习惯。每天早早就起床,到古城里散步。这个时候,空气清新,仍有阵阵寒意,她在肩上裹一条色彩鲜艳的麻布绵织围巾。丽江的空气干燥,来了两个多月,她还不是很适应。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更思念那个滨海城市。相反的,她也想着遗忘。
  她在丽江除了跟房东交流过,几乎再没跟其他的人有什么接触。她喜欢独自地行走在凌晨一两点的古城里。这个时候是古城最为寂静的时分。也许她想要的不是这份宁静,而是将自己融入这样的氛围之中,体会这深不可测的黑夜,还有古城散发出来的安详。除了这个时间阶段,她会在每天的正午时分来到大石桥边上的纳西人家吃午餐。吃完之后,再到旁边的布拉格咖啡馆休息。偶尔也会走到七一街的一座小桥上坐着,晒太阳,也看着来来往往的过路人。她从来不怕晒太阳,尽管高原地区的阳光是如此的强烈。她不在乎阳光把她的脸庞晒黑。她喜欢如此去贴近太阳,贴近自然。
  她来到丽江之后,杰总是会在空闲的时间给她发信息。但是她并不是每次都回信。她不想说话的就是这样。杰了解她。
  其实在更多的时候,她已经不再带手机出门。她知道即使带了出去也不会有人给她打电话或发信息。除了杰。杰是她与曾经生活过的那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某天,阿卡从外面回到房间,看到杰发来的信息。杰说,我想你。我去丽江找你。
  
  晚上10点的时候,她在车站接到了杰。杰见到她,有些激动的将她紧紧抱住。杰说,知道我多么想你吗?她静默。这个男人从她生活过的那个世界走来了。她也不知是喜是忧。因为她是多么渴望地与她熟悉的生活进行诀别。她不想再与那个让她逐渐失去自我的生活环境有任何关系。她只想着去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有这样,才会满足她的精神世界所需要的养料。
  她把杰接到了自己的住处。她觉得这个男人一定很劳累了,需要充足的时间休息。所以她需要在他的身边。其实她自己心里很矛盾。她甚至不清楚自己喜欢这个男人有多深。
  这天夜里,杰拥抱着阿卡,然后在沉沉的睡意中进入梦境。
  杰到了丽江几天之后开始有严重的高原反应。头晕甚至呕吐。还有干燥的空气,使得他的眼睛干涩麻痒。白天和夜间的奇怪温差都让他觉得难受。他开始讨厌这个地方。他觉得这个地方并不是他所想像的那么美好。于是他取消了所有的旅行计划。
  他对阿卡说,跟我回去好吗?让我好好照顾你。
  阿卡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突然感到异常的失落。她以为他会这么陪着她呆下去,看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阿卡轻微地摇摇头,坚定的眼神告诉杰,她不想再回到原来的那种随波逐流的生活。为此,杰最初来到丽江接她回去的幻想终于灰飞烟灭。
  这一天,阿卡独自一人到七一街的那座小桥边上的咖啡馆。这里有阳光,流水,鲜花。她静静地品味这里的一切优雅和乐趣。她在想,为什么杰会这么讨厌这个地方。在返回住处的路上,她一直想着这个问题。等她回到住处,她看见了一个让她更失望的现实。杰的行李都不见了。没有任何的留言。甚至没有任何的前兆告诉她,杰将会不辞而别。她拨打杰的电话,始终在关机。他究竟去了哪里?她想,也许他还没有离开丽江。
  可是一连数天都没有他的任何音讯。他在丽江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突然间再也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阿卡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这个只为他开机的手机像是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动。她打开专门设定的手机音乐,幻想着杰打了电话进来。结果只剩下让自己更加空落落音乐。
  她想,他真是回去了。那座滨海城市。
分类:凌晨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