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子木的心灵小站 名博

我们都是行游的旅人,一路上,相互陪伴着行走。联系QQ:20664027
博主:簪子木

童话 | 森林之子

童话 | 森林之子

他被发现的时候是在一片森林里,在不知名的植物巨大的叶片保护下度过了他在这世间的第一个夜。第二天清晨,前一夜灿烂的星光还未完全褪去光华,他因为饥饿而哭泣,路过的猎人听见了婴孩的呼唤,于是把他带回了家。

他是个安静的孩子,有着草本植物般柔和的眼神,喜欢转动他漆黑的眼珠观察周围的世界。年迈的猎人和他的妻子没有孩子,他们相信他是神赐予他们的礼物,于是格外珍视。他喝着村里人共同接济的牛奶和羊奶,在猎人的棚屋中成长起来。他第一次学会走路之后,他的养父母惊讶地发现他吭哧吭哧独自爬下了木质小床铺,跌跌撞撞地走到棚屋的大门边,肉乎乎地小手扶着门框,静静地望向森林深处。于是他们给他取名“小森”,意为他是森林的孩子。

小森懂事之后,和所有村子里的男孩子一样,跟着村里的猎手们学习如何捕猎以及处理捕捉到的猎物。男孩子们普遍对这项技艺很有兴趣,因为这门技术的好坏将会决定他们成年之后在村里的地位以及娶妻的难易程度。小森对此却没有什么兴趣,更多的时候,他只是望着森林发呆。八岁开始,男孩子们被允许跟着其他猎手们一起出行,小森很快显露出他与众不同的天赋——他在森林之中找路以及追踪猎物的能力在年轻一辈中无人能及,只要有他的参与,人们总能得到比往常更多一些的猎物。于是许多出行的猎人都喜欢带上小森一起打猎,并分给他相应的那一份战利品,年迈的猎人夫妇因此不再担心没有足够的食物。但是总有人还不满足,希望小森给他们指点更多的远远超出他们所需的猎物踪迹,每当这样的时候,小森就会很严肃地拒绝。

“年轻人,”贪婪的人们这样说,“不要被迂腐的思乡束缚,森林之神不会责怪我们拥有更多的猎物,它会为我们的能力而骄傲。快快告诉我们哪里还有更多的动物吧!”

“不。”小森总是认真地回答,“我们依靠这片森林生活,如果我们提前拿走了不属于我们的猎物,必将遭受森林的惩罚。”

“我们本来就需要这么多。”贪婪的人们狡辩道。

“森林只会养育我们,但不会允许我们挥霍。”小森说,然后就不再理睬那些人了。

 

小森十二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漫长的冬季,村子里存储的食物已经不够大家熬到春暖,于是大家决定组织起来,一起冒险走到森林深处去碰碰运气。出发的前一夜,森林里下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簌簌的落雪声让很多人都没能睡个踏实的安慰觉。那一夜,猎人夫妇睡的很沉,而小森和往常一样透过窗户仰望落雪下的寂静山林。第二天清晨,整个森林银装素裹,阳光穿透云层穿过萧瑟的树木枝干洒向大地。村里最好的猎手们都已经在村口集合,带上了他们的装备,准备出发。

对于这次远行,几乎所有猎手的心中都没有底气,不知道会需要多少时间,也不知道是否可以带回足够的猎物。出发之前,大家像过去的任何一次远行一样先向天空祷告。小森也在队伍当中,他是最年轻的猎手和向导。

半个月之后,围猎的队伍平安归来,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受了一些冻伤,甚至有个年轻猎手冻坏了一条腿,从此失去了作为猎手的能力。不过,他们猎到了足够的猎物可以作为食物,还有可以添置厚实冬衣的毛皮。大家都很高兴,举办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围猎的细节很多天之后才被传开。他们说,森林的深处虽然积雪难行,但隐藏起来过冬的动物也更多,到达了森林深处之后,一开始的打猎太过顺利,所以大家甚至没有认真清点猎物,以至于围猎结束后才发现他们猎到了远远超出他们所需要的数量。几个老猎人们和小森都警告说这违背了祖训,会触怒森林之神,要求将那些还活着的动物放回森林,只留下足够大家过冬的食物便可。但更多的猎手们不以为意,觉得是他们危言耸听。当他们准备返回的那天清晨,从休憩的帐篷里出来时候,惊恐地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模样,他们完完全全找不到来时的路了。那一日无论他们怎么尝试,最后都会回到原地,猎手们开始惊慌,赶紧将还活着的多余的动物放回了森林,以期得到神灵宽恕。但似乎已经太晚了,他们在那里被足足困了一个星期。最后,在小森的带领下才艰难地走出了困境。大家说,被困和冻伤都是森林对于他们不守规矩的惩罚——那个受伤最重,被冻坏了腿的年轻人,正是在围猎中反对放还多余动物最激烈的那一个。

 

小森因为带领大家走出森林而被大家称赞,但更多的人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奇怪的感觉——他在围猎之中的表现,尤其是在困境之中的表现让人困惑。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在追踪猎物方面无与伦比的天赋,准确地让人惊叹,而他指出的猎物总是比其他人指出的更加容易猎到;而当大部分人在困境中害怕担忧的时候,有人观察到他曾经悄悄起身离开过队伍,并且从头至尾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等到被困一周之后,他突然宣称自己找到了走出困境的方式,并且轻松地带领大家离开了之前无论如何都走不出来的迷阵。

流言渐渐传开,有人说,小森经常阻止猎人们猎到更多的动物,并不是因为害怕触怒神灵,而是不愿意让别人享受更多的食物;还有人说,小森本来就来历不明,谁知道他与众不同的能力是不是某种妖术;更夸张的是,有人恶意揣测,大家那次被困其实就是小森造成的,他明明已经提前找到了离开的路,却要先让大家受一个星期的苦。

小森并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一如往常地生活着。但是这些流言越传越烈,渐渐没有猎人愿意带他一起出行,猎人夫妇和他会被村里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甚至还有顽皮的小孩们悄悄往他的家里扔石子和故意弄坏他们的东西。

“爸爸妈妈,”有一天,小森对猎人夫妇说,“我没有想到我会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别这么说。”老猎人温和地回答。

“可是他们那样对你们……”小森很难过,“都是我的错。”

“不是这样的。”猎人的妻子轻抚小森的背,“你一直都做的很对,森林是我们祖祖辈辈一直生活的地方,我们不能贪得无厌地向她索取不属于我们的东西。”

“可是我继续留在这里的话,会让你们的生活更加艰难。”小森默默地在心里下定了决心,“我将要离开。”

“我的孩子,”猎人夫妇十分不舍,但他们还是问,“你要去哪里?”

“森林。”小森露出微笑。

于是他们相拥着告别。

“不用担心我,我会过得很好。”小森说。

第二天,小森便悄然离开了。村子里的人知道了小森的离去,渐渐有人开始为他说话,觉得此前大家对于小森的行为有些不对,但是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攻击过小森和猎人夫妇的村民们始终拒绝承认自己做错了任何事。他们说正是因为他们对小森的猜测属实,小森才会逃离村子。但是不管怎么样,猎人夫妇的生活再次回归了平静。他们非常安详地在对小森的思念中度过了晚年,然后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

 

很多年之后,一队远游的旅人经过这里。

“这里有人生活的痕迹。”一个人说,“看起来,从前应该是个人丁兴旺的村子。”

其他人纷纷往各处看去。“这是一个以打猎为生的村子!”另一个人叫起来,向别人展示他的发现,他的手指了指散落在各处屋子门边的各种打猎的器具。

“他们离开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带走这些用具呢?”一个声音质疑道。

“这些工具都好久没有用过了。”一个人说道,他随地翻看了一些器具,得出了肯定的结论。

“啊!”村子的另一头发出一声尖叫,是旅人中的其中一个,他撞撞跌跌地跑回来,吓得话都有些说不清楚,“那边,那边!”

大家都朝他指的那里看去,只见一个颤巍巍的老妪从一间小屋里走了出来。她的脸色灰暗,头发苍白且凌乱,看起来有些可怕。但是她走路的姿势却表明她不过是一个体弱的老人而已。

大家一起走近老人,她沙哑着嗓子回答了大家的疑问。

原来,这里确实曾是一个以打猎为生的村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不再遵守祖训,不仅猎杀了许多还很幼小的的动物,而且经常不分季节地进行大规模围猎。一开始大家都很高兴,因为他们拥有了比以前更多的食物和可以用来交换的毛皮和骨头等等,村子里老人们也因为总被嘲笑而不再发出警告。可是渐渐的,猎人们很难再猎到动物了,他们只好往更深的森林处走,但那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时间和面临更大的危险,许多经验不足的猎人在这些围猎活动中死去。因为食物的短缺,有人开始饿死。于是一些年轻人首先结伴离开了村子。随着情况的恶化,更多人的纷纷离去。曾经欣欣向荣的村子如今已经完全死气沉沉。

“现在,”老妪轻轻咳嗽着说,“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你为什么不离开?”旅人们不解地问。

“我?”老妪轻轻笑了起来,“我正要离开。”话音刚落,她便在大家面前变成了模糊的影子,很快被风吹散了痕迹。

 

人类总以为自己可以征服自然

而自然默然不语

簪子木  于2016.5.27

微信扫描识别下方二维码,期待你来听我讲故事

 童话 | 森林之子

分类:沐の故事集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