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八卦

我爱八卦,娱乐真我
博主:天龙执行官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左权县委书记王兵严重渎职涉嫌死亡事故瞒报

一侧《山西左权县:汾西瑞泰正珠煤业涉嫌瞒报一起一人死亡事故》的爆料出现在多家网站和新浪微博,引起网民的广泛关注。笔者以标题(汾西瑞泰正珠煤业涉嫌死亡事故瞒报!左权县委书记王兵:是谁为官不为?)跟踪追问引起了左权县委、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立即责成县安监局牵头,煤炭局、公安局、卫计委等部门组成工作组,并由县安委办副主任、安监局副局长范建彪带队进驻正珠煤业展开核查工作。目前,核查工作正在进行,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左权县委书记王兵严重渎职涉嫌死亡事故瞒报

一句“正在核查”,越来越成为一些部门回应舆论监督的“万能回复”。日前,对此前备受关注的汾西瑞泰正珠煤业涉嫌瞒报一起一人死亡事故事件追踪,发现这些事件几乎都处于“正在核查”期间,甚至时隔数月也没有结论。

“再看看,再瞧瞧,再想想,再议论议论,再研究研究”。《三毛从军记》中的经典台词,如今是对“正在核查”的生动写照。

数不清的“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倘若没有笔者的连番追问,可能就此石沉大海,无人记得。“正在核查”的事件都有几个特点:一是耗时长。真的想搞清楚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细节种种,调查时间长是必然的。就怕有部门或人员磨洋工,无谓地把时间耗费下去,他们总是认为,时间够久,那么事件被重新提及,被摆上风口浪尖的几率越小。“正在核查”迟迟不出结果,反而成了某些人、团体心中最好的结果,拖到天荒地老,于己无关的人们,谁还会把事情记得那么真切。

“正在核查”也意味着核查结果是可以商量,有时候很难想象“正在核查”四个字隐藏了多少利益交换或是暗箱操作。核查的意义在于理清责任。公正处理,还全国人民一个明白。到现在,核查则成为了遮丑布,如何减少核查过程中发现的权力的丑陋、制度的缺陷、利益的交换,成了核查人员机构急于解决的头等大事,真相如何,并不是排在第一位。莫让“正在核查”成为核查的句号,那会让公共事件永远无法到达终点。

左权县委书记王兵严重渎职涉嫌死亡事故瞒报

 而今,左权县相关部门介入核查已经一个月有余,通过网络搜索,汾西瑞泰正珠煤业涉嫌瞒报核查已经陷于渺无音讯的“掉查”中,是什么原因?瞒报事故很难查吗?还是左权县监管部门主体领导心慈手软,亦或地方真的上演官商勾结?如此瞒报事故现象为何拖延到今天依然没有相关信息?安全事故瞒报也是一种腐败!请问左权县反腐的力度在哪里?左权县主体责任领导的职责在哪里?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安全生产工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不断强化安全生产监管监察体系和组织机构建设,并对出现安全事故的相关单位给予严厉处罚。然而,在滚滚而来的巨额利润面前,企业把安全生产和投入早已抛在九霄云外,致使安全事故频发。而瞒报谎报矿难则等同于埋下安全隐患,因为事故原因没有及时查清,安全隐患没有及时排除,所以再次发生事故的可能便不断加大,发生更大安全事故的可能也在不断增大!

汾西瑞泰正珠煤业涉嫌瞒报的事故来说不是小事,从曝光的信息来看,属于情节严重,性质恶劣,按一般程序和地方反腐力度早就给出措施。但是,通过现有信息来看,这起涉嫌瞒报到目前为止无任何迹象表明左权县在认真履行调查职责。

笔者通过左权县人民政府网站领导分工:左权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孟玲珑协助县长主持县政府日常工作,分管工业、煤炭、安全生产、交通、财税、国企改革、机关、商务、突发应急管理、政务公开等方面的工作。

网贴披露:死者巨某波,左权县石峡镇某村,36岁,在该煤矿工作多年。事故发生后矿方并未上报当地安监部门,而是迅速将死者拉往河北邯郸与死者家属商谈赔偿事宜。最终以赔偿200万与死者家属私了。

10月17日记者将采访资料反映给左权县安监局办公室,工作人称调查清楚后联系记者。

10月25日,左权县安监局局长郝济明告诉记者,局里安排人员调查后得知,汾西瑞泰集团井矿正珠煤业有限公司在9月13日确实有一名矿工死亡,据矿方汇报是因疾病死亡并非生产事故。巨某波井下作业时因身体不适,升井后被矿方拉到河北邯郸涉县某医院进行急救,急救无效后死亡。

郝济明局长进一步表示,安监人员在矿上见到了企业出示的河北邯郸涉县某医院的就诊证明,并盖有医院公章,至于公章真假无能力辨别。要想查明死者真正的死亡原因,只能进行尸检,但县安监局没有权利提出进行尸检。另外即便是企业瞒报事故,也应该是上级晋中市安监局组织事故调查。

涉事医院称医院无此患者信息

次日上午,记者在河北涉县某医院查询巨某波的就诊和住院信息。该院院长经过查询后告诉记者,9月份没有左权县巨某波的任何急救、门诊和住院记录,也没有开过该死者的相关证明。

该医院院长表示如果相关企业有医院的就诊和急救证明且盖有医院公章,便涉嫌造假,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责任。

此事经过各大网站掀起巨大影响后,左权县安监局局长郝济明进一步表示,安监人员在矿上见到了企业出示的河北邯郸涉县某医院的就诊证明,并盖有医院公章,至于公章真假无能力辨别。作为主管安全生产的局长郝济明单凭涉事矿山出示涉县某医院的涉嫌造假的就诊证明一面之词百般掩盖事实真相,为什么不上报县政府相关部门介于调查?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视矿山安全事故瞒报如儿戏。

左权县常务副县长孟玲珑作为地方负有主体责任的领导,主管煤炭、安全生产,关于汾西瑞泰正珠煤业涉嫌瞒报死亡事故事件经过各大新闻媒体曝光掀起了巨大影响后,相关部门正在核查处理之中。那结果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相关部门仍在核查之中”等等,不难看出,此事件的核查工作和再根据情况处理是否受到了某种阻力。难道一个小小的煤矿后面隐藏着庞大保护伞?特别是“正在核查之中”之间这长达近2个月的核查处理更是惹人质疑。这还是人民的干部吗?你们到底是在为谁服务?

汾西瑞泰正珠煤业涉嫌瞒报死亡事故,是谁给了这个涉事矿山一路绿灯?显然仅凭地方安监局和煤管局两个部门的领导都没有这个胆量来为这个涉事矿山保驾护航,这说明左权县主管煤炭、安全生产方面的领导默许保护才是关键,没有左权县主持安全生产的这个老大同志点头配合,该县涉事矿山瞒报死亡事故无人重视?

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形势依然严峻,党委主体责任和纪委监督责任履行还不够到位;地方政府应该是维持良好的法治制度的主体,为官不为也是腐败,少数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对身边的违法违纪,不管不问,致使一些腐败问题触目惊心,有的为官不为,在其位不谋其政,该办的事不办;该管的事视而不见,官员尸位素餐,政令不畅通才是“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涉事矿山瞒报死亡事故核查不能成为“掉查”忽悠网友的减震器”的根源。

左权县委书记王兵作为地方负有主体责任的领导,主持政府前面工作,负责该县安全事故总揽全局,但是,非常费解,“正在核查”之间这长达近2个月的核查没有结果更是惹人质疑。这是渎职,还是不作为?满满的写在纸上。

左权县委书记王兵严重渎职涉嫌死亡事故瞒报

以下附各大网站爆料稿件全文如下:

近期,一位知情者向记者反映,称2018年9月13日,位于左权县龙泉乡西寨村的山西汾西瑞泰集团井矿正珠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一工人在井下作业时被巷道内掉落的物体砸中头部身亡。

知情者称,死者巨某波,左权县石峡镇某村,36岁,在该煤矿工作多年。事故发生后矿方并未上报当地安监部门,而是迅速将死者拉往外省与死者家属商谈赔偿事宜。最终以赔偿200万与死者家属私了。

据村里多位村民传言,巨某波在井下被砸身亡后尸体被矿方拉到河北邯郸等待家属商谈赔偿事宜,最终赔偿家属200万左右。死者尸体于2018年9月28日上午拉回村里安葬。

安监局称工人系因病死亡 有医院诊断证明

10月17日记者将采访资料反映给左权县安监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调查清楚后联系记者。

10月25日,左权县安监局局长郝济明告诉记者,局里安排人员调查后得知,汾西瑞泰集团井矿正珠煤业有限公司在9月13日确实有一名矿工死亡,据矿方汇报是因疾病死亡并非生产事故。巨某波井下作业时因身体不适,升井后被矿方拉到河北邯郸涉县某医院进行急救,急救无效后死亡。

郝济明局长进一步表示,安监人员在矿上见到了企业出示的河北邯郸涉县某医院的就诊证明,并盖有医院公章,至于公章真假无能力辨别。要想查明死者真正的死亡原因,只能进行尸检,但县安监局没有权利提出进行尸检。另外即便是企业瞒报事故,也应该是上级晋中市安监局组织事故调查。

值得一提的,该矿所在地距离河北涉县某医院80公里,且为山路,开车至少需要2个小时。如果按照矿方的解释,矿方抢救病人为何要舍近求远,耽误时间,还要跨省,郝济明局长称也觉得蹊跷,但是矿方提供有该医院的诊断证明,初查后没有向当地政府和上级汇报,如果记者能提供有价值的材料,可以再进一步核查。

涉事医院称医院无此患者信息

次日上午,记者在河北涉县某医院查询巨某波的就诊和住院信息。该院院长经过查询后告诉记者,9月份没有左权县巨某波的任何急救、门诊和住院记录,也没有开过该死者的相关证明。

该医院院长表示如果相关企业有医院的就诊和急救证明且盖有医院公章,便涉嫌造假,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责任。

随后,记者将了解到的信息反馈给左权县安监局郝济明局长。郝济明局长表示会进一步核查,调查清楚后回复记者。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无收到相关回复,记者将进一步关注!

来源城市头条:http://www.chengshitt.com/article-487-1.html

 

分类:社会杂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