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月年天涯名博

黄岳年,读书人。有《弱水书话》《弱水读书记》《书林疏叶》《书蠹生活》《风雅旧曾谙》《走进河西》《翰苑茗香》等著述在两岸刊行。参编《甘州府志校注》《高台县志辑》《创修临泽县志》《张掖地区志》等。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DayVisitCount$]
  • 总访问量:866664
  • 开博时间:2006-03-05
  • 博客排名:1559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读书应是最相宜: 《谈龙集》之魅

  

 

读书应是最相宜: 《谈龙集》之魅

 

          《谈龙集》之魅

      

中国的文学革命是古典主义(不是拟古主义)的影响,一切作品都像是一个玻璃球,晶莹透澈得太厉害了,没有一点儿朦胧,因此也似乎缺少了一种余香与回味。正当的道路恐怕还是浪漫主义,——凡诗差不多无不是浪漫主义的,而象征实在是其精意。《谈龙集·扬鞭集序》

 

在相信天不变道亦不变的中国,实在切需这类著作,即使是一小册也好。能够有人来做,表示道德是并非不变的,打破一点天经地义的迷梦,有益于人心世道实非浅鲜。《谈龙集·发须爪序》

 

文学不是实录,乃是一个梦:梦并不是醒生活的复写,然而离开了醒生活梦也就没有了材料,无论所做的是反应的或是满愿的梦。《谈龙集·竹林的故事序》

 

其实在人世的大沙漠上,什么都会遇见,我们只望见远远近近几个同行者,才略免掉寂寞与虚空罢了。《谈龙集·有岛武郎》

 

摆伦的革命,是破坏的,目的在除去妨碍一己自由的实际的障害;席烈是建设的,在提示适合理性的想象的社会,因为他是戈德文的弟子,所以他诗中的社会思想多半便是戈德文的哲学的无政府主义。《谈龙集·诗人席烈的百年忌》

 

他(波特来耳)的貌似的颓废,实在只是猛烈的求生意志的表现,与东方式的泥醉的消遣生活,绝不相同。所谓现代人的悲哀,便是这猛烈的求生意志与现在的不如意的生活的挣扎。《谈龙集·三个文学家的纪念》

 

我们在要批评文艺作品的时候,一方面想定要诚实的表白自己的印象,要努力于自己表现,一方面更要明白自己的意见只是偶然的趣味的集合,绝没有什么能够压服人的权威;批评只是自己要说话,不是要裁判别人:《谈龙集·文艺批评杂话》

 

客观的批评,同客观的艺术一样的并不存在。那些自骗自的相信不曾把他们自己的人格混到著作里去的人们,正是被那最谬误的幻见所欺的受害者,事实是:我们决不能脱去我们自己。这是我们的最大不幸之一。《谈龙集·文艺批评杂话》

 

这两种批评的缺点,在于相信世间有一种超绝的客观的真理,足为万世之准则,而他们自己恰正了解遵守着这个真理,因此被赋裁判的权威,为他们的批评的根据,这不但是讲“文以载道”或主张文学须为劳农而作者容易如此,固守一种学院的理论的批评家也都免不了这个弊病。《谈龙集·文艺批评杂话》

 

我以为真的文艺批评,本身便应是一篇文艺,写出著者对于某一作品的印象与鉴赏,决不是偏于理智的论断。现在的批评的缺点大抵就在这一点上。《谈龙集·文艺批评杂话》

 

我本不是什么御史或监察委员,既无官守,亦无言责,何必来此多嘴,自取烦恼,我只是喜欢讲话,与喜欢乱谈文艺相同,对于许多不相干的事情,随便批评或注释几句,结果便是这一大堆的稿子。《谈龙集·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他打赏